新華網 > > 正文

教育關注:“攔”不住的作弊,你怎麼看?

2016年01月08日 07:14:1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漫畫:徐 簡

  每逢重要考試,關于“作弊”的新聞似乎總是“攔”不住地冒出來。至于學校裏的大考小考,你懂的……學校裏,圍繞作弊有各種各樣的説法,有人覺得作弊不公平,有的人覺得作弊可以理解,我們在微信公號中青評論(ID:cydplb)上徵集了網友的觀點。

  @翰墨竹苑:學生作弊,學校也需反思。學校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在防范學生作弊的同時,更需要在考核上下功夫。根據不同專業,制定不同考核方案。例如,文學、新聞學等專業通過學生發稿質量和數量來考評,電子商務專業可以通過制作網站、推廣優化效果等考核。用實踐來檢驗學生的真才實學,既能從源頭上遏制作弊,又能讓學生早與社會接軌。

  @喬木:但凡上過學,考過試的人,有幾人敢説自己沒有過“作弊”經歷的?在我看來,雖然“作弊”不值得鼓勵,但也不必一棍子打入萬劫不復之地,要根據具體情況,視情節輕重程度來區別對待。為按時完成作業而偶爾抄襲,或者在日常小考中,甚至在期中、期末的考試中偶爾“借鑒”一下同學的思路或答案,在筆者看來,都是可以原諒並挽回的小錯。

  @段躍初:記得高中時一次期中考試,有個我平時覺得考試成績最好的女生,突然悄悄要我把試卷給她看,當時我感到很驚奇。後來才知道,一些成績好的同學是作弊得來的,我們只能考在他(她)們後面,後來我也學會作弊了,覺得這樣得來的分數最方便快捷。工作後,才知書到用時方恨少,考試作弊騙老師,最終騙的還是自己。

  @玉:作弊的定義是什麼?如果在考試之前,老師就把大部分題目公布出來,而學生僅僅是把答案背下來進考場考試,算不算作弊?大學四年,經歷過很多考試,但是幾乎在每次考試前,老師都會劃所謂的重點(説白了就是考試內容),而學生只需背好重點,成績肯定不會低,甚至比認真學習的同學成績還要好。我覺得大學作弊,學生有錯,但老師也應該承擔責任。老師為了評級,為了教學成果,就默許學生“作弊”,很多學生也欣然接受。

  @貴龍大道:我發現一種有趣的現象:如果把作弊概率按學習階段來分,小學最少,初中、高中次之,最高發的是在大學。我覺得可以説明兩個問題:一是隨著年齡增長,考生誠信度反而在下降;二是隨著學歷增加,考生責任感反而在弱化。作弊的真正根源是誠信的缺失和認知的滑坡。我認為,小學生作弊之所以少,不是因為他們膽子小,而是因為他們的思想純度高,覺得那樣丟人現眼,有羞恥之心;而大學生包括考研生作弊者多,不是因為怕挂科、就業壓力大,而是因為他們內心雜念太多,而且毫無愧疚之感。

  @胡波:據以前的新聞報道,有教師在期末試卷中設計“一人一題”,不重復。這當然是一種創新,但是任何創新都會加重任課教師的工作量,對大班上課(動輒一二百人)的教師來説尤其如此。僅僅是改革期末的考核方式,就會給教師平添很多負擔,更別提加重平時的考核,或是增加平時的考核次數了。

  @消失在宇宙深處的美少女:作為一名剛進大學的新生,我已經歷過幾場期中、期末考試,監考之嚴格出乎意料。首先,考試前各科老師、輔導員會組織動員大會,告訴我們考試作弊的後果——取消考試成績,個人檔案上記過;其次,考試過程中,單人單排坐,三個監考老師全程巡視。嚴格的監考措施,讓平時不好好學習的同學對作弊這條路望而卻步。可是,採取政策壓制終歸是不長久的,根本還是要轉變學生對分數的態度。如果在乎學到了什麼,而不是只關心多少分,作弊這件事自然會消失。

    》》教育時評:法律“嚴打”考試作弊,管不管用?

    從犯罪經濟學角度看,當作弊帶來的效益遠大于刑罰威懾時,就不能排除有“敢于踐踏一切人間法律”者。考試作弊入刑雖説增加了犯罪成本,但還要在司法執法上使力,讓國家考試作弊者得到及時恰當的處罰。

    及至現今,固然不會再有如此血腥懲戒之舉,但為了懲防考試作弊,法規制度的籠子也是越扎越緊,追究作弊責任趨于嚴厲。之前,對于考試作弊行為,屬于規章約束的范圍。2004年5月,教育部頒布的《國家教育考試違規處理辦法》,對考試作弊行為等予以界定。2012年1月5日,教育部又對該《辦法》作了修訂,進一步明確了違規行為認定與處理程序,規定對作弊者可視情節輕重,暫停其參加各種國家教育考試1至3年;在校生、在職教師如果替考或被替考,開除學籍或予以解聘等。

    》》他山之石:美國高校如何防作弊?

    很少有老師願意做警察,去抓作弊的學生。教育機構的目的,終歸是通過測評激勵學生去學習。教學思路上的改革,給作弊問題的解決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如果學生想通過歪門邪道的方式解決作業和考試問題,會累得疲憊不堪。老老實實地學習,反而成為“捷徑”了。

  關于美國高校對待作弊的各種説法,您所聽説的情況可能都是對的。學術不誠實,通常被視為個人品格問題,與一般學校所要弘揚的培養方向和價值觀格格不入,故而在所有學校都被認真對待。

    》》教育反思:本該明晰的是非漸漸變得“無傷大雅”?

    作弊現象並不可怕,年輕人一時混淆了“借鑒”和“抄襲”之間的界限,或教育,或懲罰,都是對偏差加以修正的正常手段。可一旦作弊變成了一種文化,而且是一種“玩兒得越大越安全”的文化,那麼整個社會的誠信體係就會受到嚴重衝擊。

  凡是當過學生的人,必然與“作弊”發生過直接或間接的關聯。尤其在中國這樣一個慣于以考試來選拔人才的國家,各類大考小考在磨練人意志的同時,也不可避免令一些人産生不勞而獲的幻想。于是,作弊就演變成了一種文化:它既是一些人投機取巧的鑽營之道,也在一些時候被視為對現行規則的反抗或挑戰。

    》》教育思考:“作弊經濟學”憑什麼贏得市場?

    拋開道德角度,僅僅從學習效果上講,考前突擊與考試作弊的結果是差不多的。很多同學之所以不作弊,並不是因為所學的知識多有價值,而是因為畏懼于學校嚴厲的懲罰政策。

  盡管從小就堅定地信奉“作弊可恥”的信條,可是每次看到青春電影裏花樣百出的作弊手段時,我不禁感慨:原來沒有作過弊的青春也是不完整的啊!一些人也在為大學裏的作弊現象辯護,甚至提出了一種“作弊經濟學”的理論:作弊本質上是一種高風險、低投入、高潛在收益的投資行為,與道德無關。而且,許多課程內容刻板無趣,耗費大量時間復習是在浪費時間。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6072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