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出國黨"要分戰:本屬"地下活動"逐漸"光明正大"

2016年04月11日 07:07:4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圖片來源:網絡

  □本屬于“地下活動”的要分行為已經逐漸從暗處轉為“光明正大”,看似“理虧”的要分同學也越來越理直氣壯

  □“其實出國的第一步就是建立對自己的肯定,這群孩子總是對自己的能力産生懷疑,找老師求情,他們出國以後真的能夠享受學習帶給他們的樂趣嗎?”

  □“我也出過國,了解這其中的艱辛和不易,但同時會覺得這打破了公平競爭的規則”

  一門隨堂打分的課程剛結束,黎婷身邊幾個準備出國的同學就圍在了一起,“老師給的分數太低,我們去找老師!”

  黎婷就讀于華中地區一所985高校,在她四年的大學生活中,這種情況時不時就會出現,尤其學期末,更是集中。每每看到這種情景,黎婷雖憤憤不平但又無可奈何,“都是同學,終究不忍心擋人前程”。

  要分現象由來已久。2013年,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曾通過民意中國網和搜狐網對1398人進行了一項調查,該調查顯示,有71.1%的受訪者坦言自己上大學時身邊有過學生向老師要分的現象,41.1%的受訪者感覺答應給學生加分的老師很多。

  但近年來,要分已不再是差生怕“挂科”的“投機取巧”行為,很多“高高在上”的學霸也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其中為出國而奔走的不在少數。在網絡上,很多過來人頻頻支招:他們將“説自己要出國”作為破解“高冷”老師的“終極攻略”。

  要分、給分到底對不對?這並非是旁觀者黎婷一個人的疑惑,它甚至關乎教育公平問題。

  為出國,對績點“錙銖必較”

  從準備申請出國開始,一985高校新聞專業的蘇婭文就經常聽到一些同學關于要分的“悄悄話”。

  起初,蘇婭文還不屑于此,總是鮮明地表達立場——“我才不幹這類偷偷摸摸的事呢,該多少分就多少分唄。”

  轉折發生在大三。根據國外高校對績點的要求和師兄師姐的經驗,“申請出國,所修科目平均成績在80分以上是必須的,最好能在85分以上”。蘇婭文大三時的平均成績在82分左右,對于能否申請到理想的學校,她有些忐忑不安。

  這種不安在一門名為《物聯網概論》的通識課成績公布後被徹底引爆,七十幾分將她“殺了個措手不及”:每次都準時上課,考前認真復習,還是開卷……蘇婭文怎麼也想不通哪裏出了問題——就因為這門課,她的績點直接掉了一分。

  從那以後,為了奮力彌補績點上的差距,蘇婭文也開始要分。一次英語課後,她和另外一個“出國黨”一起向老師呈情,老師聽完之後沉默了一會兒,“那幾秒簡直太煎熬了。”蘇婭文回憶,最後他説知道了,會根據情況處理,她的心才放下來。“當時實在沒辦法了,我只有出國這一個選擇,根本沒有退路”。

  對于另一部分“出國黨”來説,要分關係的不是能否走出去的問題,而是走得好不好的問題。

  平均成績從大二的83分陡然升到了出國讀研申請書上的90分,在林祎的眼中,自己成績提高帶來的改變不只是績點,而是申請學校的排名從全球200開外飛升到了前100的榜單內。雖然林祎本科就讀于浙江一所名不見經傳的非211高校,卻拿到了英國名校愛丁堡大學的錄取通知,為此,林祎沒少“公關”:4年來,她和老師要分的“博弈”只失敗過一次。

  和林祎經歷類似的,還有陳斐然。作為北京一所985高校年年都拿獎學金的好學生,為了實現自己去美國康奈爾大學的夢想,她在同學們面前留下對分數“錙銖必較”的印象。上個期末,陳斐然還和自己選修同一門課的舍友聯名給老師寫下了一封長郵件。為了保證成功率,她甚至打聽來老師的電話“提醒查收”。

  出國是“一個人的事”?

  “我們想要90多分的唯一原因就是要出國,不是為了獎學金或者保研。”陳斐然在給老師發郵件要分時都會特別注明這一點。“出國是自己的私事,保研和評獎學金就和別人的利益相關了。”這是陳斐然對此的理解。

  網絡上,在“如何向大學老師要分”的問題回復中,不難找到這樣一條“攻略”:因為出國需要GPA,不涉及他人,老師一般都會理解。

  出國被要分者奉為“一個人的事”,不影響他人利益,但實際上,這場“暗戰”影響的絕不止一個人。

  大學前兩年,黎婷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雖然身在文科學院,但她的計算機基礎、VB編程、微積分(學校要求涉獵)的成績全都名列前茅,但自從上了大三,雖然她和之前一樣努力,排名卻被甩到了後面。

  她説,有一部分和自己成績相當、甚至不如自己的同學總是打著出國的旗號或明或暗地向老師要分,“這些人目的性很強,都如願了”。

  表面上看,這些要分的人看起來和她“井水不犯河水”:黎婷要保研,他們要出國,“不衝突”。但實際上,以出國名義要分的同學,有些是做兩手準備的,如果托福或者雅思成績不高,就要加入保研隊伍,那麼,其排名就會在黎婷前面。

  “出國黨”的要分行為被其他同學反感還有一個原因:大多數高校對學生成績的優秀率都有嚴格限制,老師如果把“出國黨”的分數都提到90分以上,就可能會把另外一些人的分數壓到90分以下。

  而且,本屬于“地下活動”的要分行為已經逐漸從暗處轉為“光明正大”,看似“理虧”的要分同學也越來越理直氣壯。有時候,成績剛出來,課還沒上完,幾個“出國黨”便聚在一起準備“時刻待命”了。

  黎婷時常會懷疑大學裏的評判體係,以往實打實、最客觀“分數”似乎並不管用了,那對于踏踏實實埋頭鑽研的學生,什麼才是最公平的肯定?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813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