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出國黨"要分戰:本屬"地下活動"逐漸"光明正大"

2016年04月11日 07:07:4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原則下的方便”還是“不近人情”

  作為當事一方的高校教師,自然也感受到了出國要分現象正愈演愈烈。東北地區某211大學理工類專業教師陳衝坦言,“有時候老師們聚在一起,會抱怨現在的學生太浮躁。”但面對這些年輕人直白的訴求,多數老師的情緒卻很復雜:反感、理解,更多的是一種無奈。

  在北京一所重點大學傳播學專業教授白艷紅的印象裏,平均每門課她大約會收到2到3封要分的郵件。這些來要分的同學基本都把目標明確鎖定在了90分以上,也就是教務處核算分數時的“滿分績點段”。

  白艷紅有時會給予“原則下的方便”:有學生得了89分,平時課堂表現不錯,她就幫著提到90分。“很有可能加1分他就出去了。學生出國,對自己還有父母來説機會成本都不小,挺辛苦的。”但白艷紅有自己的底線:向上浮動,最多不超過2分。

  但白艷紅困惑的是,一些明明憑借自己的能力就可以獲得高分的學生,卻仍然依賴于和老師的臨時溝通。“其實出國的第一步就是建立對自己的肯定,這群孩子總是對自己的能力産生懷疑,找老師求情,他們出國以後真的能夠享受學習帶給他們的樂趣嗎?”

  陳衝一直扮演著“不近人情”的角色,因此,找他的學生越來越少。在陳衝眼裏,分數高低靠的只有學生自己,老師並不起決定作用。“很多人抱怨出國壓力大,但難道不應該是有多大的能耐才做多少的事情嗎?”

  “學生總會説我這門課對于他出國而言生死攸關,但一般來説,如果我的課成績不好,他別的課成績也都一般。”陳衝説。

  為了避免直面學生的糾結和尷尬,有些老師幹脆把準備工作做到了前面。在山東某985大學擔任副教授的李暉,近3年摸索出一套應對辦法:到某個班任教的第一天,李暉就會給同學們拉一個微信群。每次考完試後,李暉除了會在群裏公布一下考試的給分要點,還會加上一句話——“任何學生不得以任何形式向老師要分”。

  李暉反感要分行為,源于自己內心的價值觀。“我也出過國,了解這其中的艱辛和不易,但同時會覺得這打破了公平競爭的規則。”李暉表示,“學生本該是一塵不染的,我不希望他們過早世俗化,不應該讓人情模糊了規則的界限。”

  大學的“分數”客觀嗎

  對于要分破壞規則的指責,“出國黨”自然不認同。

  “本人不是想不勞而獲,只不過想讓老師在打算給88、89分時,能盡量打90罷了。”一名讀商科的本科生在知乎上提問:有什麼讓大學老師給分上90的技巧?

  他説,自己很多門課都是87到89分,按照美國績點算法,他很可能因為與90分相差一二分的“毫厘”被理想的學校“拒之千裏”。

  這名學生坦言,其所在專業有很多“水課”,挂科難,但是上90分也很難,“‘水課’的分不一定是跟努力程度完全正相關的。”

  這個本科生説出了很多“同行者”的心聲,在大學,尤其是文科專業,分數都有一定的“主觀性”:老師對于一二分的權衡比較隨意。

  白艷紅老師表示,在她的學校裏,學校對學生的成績分布有著嚴格的要求:優秀(90分及以上)率在每門考試中不能超過學生總數的20%,不及格率控制在5%左右。“可以説優秀率相比不及格率是一個更加嚴格把控的標準,這個統計指標限制了最好和最差的兩部分學生的比例,把大部分學生的成績段都集中在了80分到89分之間。”白老師説。

  “學校的分數比例為老師們提供參考,但在實際操作中靈活性比較強。”雖然如此,但李暉不認同“分數隨意論”的説法。她表示,分數是根據學生的答題情況,包括要點是否完整、觀點是否清晰、字跡工整與否等綜合給出的。

  同時,要來的虛高分數,也會引來另外的問題。新東方前途出國留學中介美國組的老師表示,美國各個大學根據歷年申請人的情況會對中國各所學校進行一個排名和統計,如果某位學生的分數與該校的普遍情況出入較大,學校也會産生疑慮,並且將安排面試。(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受訪學生和高校教師均為化名)

   上一頁 1 2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8813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