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95後生意經:賺錢也要賺得酷炫

2016年05月16日 10:13:5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自稱是“專注吃喝100年”的北京大二學生邢一,最近覺得自己有點跟不上節奏了。“朋友圈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來了一撥撥兒做代購的同學,與日常追的劇相應,可以分為日、韓、美三大代購派係;幾個校花級別的妹子一曬出她們在校園裏取景當模特兒的照片,我就知道,大概又是哪個同學新開了一個藝術工作室。”

    在北京另一所大學讀大二的王中麒,“小宇宙”也正在被一些信號疾速催化。“學校官網上大寫特寫的主角,從‘青年標兵’變成了自主開工作室賺得第一桶金的隔壁班‘老王’。”一次參加“創業輔導”的講座,王中麒發現,有些同學竟然已經開始在互遞名片聊自己的小商業項目了。

    “95後是口味有些挑剔的一代,他們成長的環境整體比較富裕,生活負擔小,喜歡自由空間大的嘗試。新鮮、刺激且自我主導型的項目是他們進行社會實踐時的首選。”這是鄭璇宇的觀察,他是大學生社交軟件tataUFO的CEO,在他搭建的線上社交平臺上,活躍著30萬實名注冊在校大學生。“實習生已經不是唯一的名號了,更多人選擇了為自己的項目打工,而且越玩越嗨。”鄭璇宇説。

    tataUFO之前在其社交應用軟件內部,發起了題為“最青睞賺錢方式”的調查,共有404名95後大學生參加,結果顯示:有212人首選的賺錢方式是開自己主導的小項目,其中包括合夥、微商、工作室等,而首選去大牛公司掙實習津貼和閃光經歷的有162人,願意去幹來錢快的體力活的,只有30人。

    “雖然需要錢,但是從不會為了賺錢而賺錢。”這句看似繞口的人生哲學,正在被一群“挑剔獨到”的95後身體力行。

    “連自己都覺得酷炫的錢,才去賺”

    淩晨兩點多,明明依舊在朋友圈裏曬圖。

    採訪過明明的媒體曾經用“狂野”來形容這個95後女孩兒的社交媒體生活。其實,嬉笑玩樂的背後,是獨屬于明明的“生意模式”。

    明明的大生意,開始于大一時微博上一次次有水平的“罵人”。“當時,只要是我看著不爽的,比如學校裏一些不公平的事情,我就會匿名@人家,編各種好玩的東西去罵他。但是我從來不會説臟話,全靠語言技巧。”

    爐火純青的“罵”功,讓明明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那時候,玩新浪微博的人還很多,我注冊了幾個號,各有各的性格,有的像段子手,有的像意見領袖。”由于內容好玩,號裏一下有了六位數的粉絲。明明在這些微博號裏接商業廣告,賺得第一桶金。

    “生意”竟然就這樣越滾越大了。後來的事情,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明明在廣東佛山,説服政府和投資人,獲得了8000畝的荒地,成為合夥人。她做了一個現實版“體驗農場”——寶苞農場。

    這個寶苞農場也被明明在各種社交媒體上“玩壞了”:油菜花迷宮、今日最佳草泥馬、寵物團Cosplay、中國首款油菜花田麻將……明明要求來玩的體驗者在寶苞農場的同一地點做“規定動作”發到社交網絡,明明就從這些人的社交圈中做再度挖掘,“曬”在自己平臺上,給予點評。在寶苞農場裏,明明拍狗、拍人、拍黃瓜,炮制出了不少現實版的“表情包”。

    現在,明明有自己的粉絲群,按照明明的要求,群名片一律寫成以“明明”打頭的一句話,如“明明想睡覺”、“明明要賺錢”,這被明明稱為“粉絲的職業道德”。

    明明曾經和很多人説過這樣一句話:“擺地攤的流水也很好,但是我從一開始就不會做。因為那個東西,用腦太少。只有真的好玩有腦的錢,才賺。”

    “暴脾氣代購.口紅.2.20日本.飛機”這就是趙旸旸的微信名。這就證明,趙旸旸又在去韓國的路上了。旸旸在朋友圈的背景照片中寫道:“不講價、不推薦,店主是學生,96年。”

    “就報那個最便宜的四日遊,1000多元,這樣有一天半都在免稅店裏買買買,我們兩個幾乎跑到虛脫,見什麼拿什麼。”同一家旅行社同一條路線,每個月趙旸旸都要和她的小夥伴兒結伴去一趟韓國。出發前,她一般已經在微信上攢了100多個化粧品的訂單。跟團走景點的時候,趙旸旸就和同伴留在車裏呼呼大睡,養精蓄銳。回程之時,趙旸旸和她的小夥伴已經斬獲了100多斤的化粧品:兩個大行李箱撐到不能再塞,袋子七歪八斜都快從手裏掉下來了。

    每次滿載而歸,趙旸旸是最興奮的:“你就想象一下,這些化粧品都能讓你試一個遍的快感吧。”

    “這個口紅的色號不好,顯老氣,不建議買!”顏值頗高的趙旸旸常常會“曝出”一張噘嘴戴哈雷帽的自拍,作為代購産品的體驗者,肆無忌憚地寫出用戶體驗。

    趙旸旸算不上是一個合格的商人,卻是絕對合格的“意見領袖”。趙旸旸常常“光顧”自己的生意,無論成本有多高,她都會從成堆的新貨中拿出一支,作為送給自己的禮物。

    “有時候,她們的確是看了我的差評,就不來買一個型號的化粧品了。”在趙旸旸的眼中,給自己的代購生意“抹黑”,其實更多不是出于誠信,而是一個95後“韓粧達人”出于榮譽感的自我品牌維護。

    “有所為有所不為”的趙旸旸,更多時候,賺錢就像是在刷無數雙眼睛為自己美粧達人的認同積分。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孫多偉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