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全程見證大師修復國家一級文物:我在瞻園修文物

2016年05月06日 14:23:48 來源: 揚子晚報

    瞻園,南京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古典園林。遊客穿梭庭院間,不會察覺一扇尋常木門的背後,是南京市文化遺産保護研究所的文物修復實驗室。45歲的李瑋和他的“90後”團隊,正在修復國家一級文物——“吳煦檔案”。通過一件件糟朽不堪的文書信札,向這位親歷太平天國運動的清末高官,追問歷史的細節。

    央視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余熱未消,揚子晚報再為您講一個《我在瞻園修文物》的故事。

一份吳煦檔案修復前後的對比。

    從一部神奇的紀錄片説起.....

    《我在故宮修文物》刷屏

    評分高過《瑯琊榜》《舌尖》

    一部神奇的國産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最近一直在被熱議,這部三集的作品,沒有明星大腕,沒有特效傳奇,講述的是一群能工巧匠在故宮修文物的故事,豆瓣評分高達9.4,比《舌尖上的中國》還要高,超過熱播劇《瑯琊榜》,故宮裏這群文物修復師,一輩子兢兢業業,精心維護著傳世古董,讓很多觀眾為之動容。

    這部紀錄片是配合故宮博物院90周年院慶而拍攝的,故宮出場地,也提供被拍攝者和題材。片子講述了一群文物修復師的故事,攝制組連導演一共5人,光籌備就用了5年,兩位導演光調查資料,就寫了10萬字,最終連拍帶剪7個月,每集50分鐘,總投資150萬元。觀眾可以通過鏡頭近距離觀賞故宮的稀世珍寶,而且見證了破碎的文物,經由心靈手巧的修復師,經過繁瑣、枯燥、漫長的修復後煥然一新的過程。修復師日復一日的雷同工作,重現文物的風採。其中不少細節很有意思,修復青銅器的師傅稱:“調不出來正確的顏色,一個禮拜都調不出來,難受死了。”

    還有一位女師傅,花了十年時間臨摹出一幅《清明上河圖》,片中將她年輕時的照片與現在的照片對比,一生貢獻給文物修復的畫面讓人震撼。師傅在教徒弟時,第一句話就是:只有耐下性子,才能做好文物修復工作。

    片子的旁白裏説:“現代中國需要‘工匠精神’。”這引起了很多網友的共鳴,“原來我們身邊還有這樣的人,真的一輩子只幹一件事兒。”

    南京的文物修復大師

    他們是什麼樣的人?

    最後一代“拜過師傅”的修復師

    李瑋在瞻園從事文物修復已經25年了。文獻檔案修復,最需要的是這種“坐得住”。他現在是文保所文保部主任、副研究館員。和目前年輕一輩修復師出自大專院校不同,李瑋是通過專業培訓班走上這條路的。他也是南京博物館的文物修復師裏最後一代“拜過師傅”的人。再往後,這個行當裏已經沒有傳統意義上的師徒關係了。

    “我的老師叫宋駿,今年已經90多歲了。他是很老派的一個人,方方面面都講究規矩。”李瑋説,當年拜師宴、選徒這些程序都沒少,一旦師傅收下,要求近乎苛刻。“傳統的老師教你手藝不是耳提面命,而是很少説話,暗中觀察你,偶爾提點幾句,句句命中要害。”李瑋還記得,有時遇上一個技術難點,老師能半天不説話,香煙一根接一根地坐在那裏冥想。待問題解決一切豁然開朗時,又會把李瑋喚去下盤象棋,作為枯坐一天後的放松。

    修復“網紅剁手俑”的是個90後

    目前李瑋所帶的團隊是3個“90後”:巫驍、秦逸晗、周嫻婷。他們都是南京藝術學院的畢業生,剛剛參加工作2到3年。這兩年由于博物館文物修復的需求量不斷增長,年輕一代已經大量入行。他們不拜師也不是學徒,與李瑋之間更像是一種上下級或前輩後輩的關係。“傳統師徒有它的好處,但也會導致徒弟恪守陳規,現在這種新的傳承方式一定程度上能避免這個缺點。”

    還記得去年“雙十一”時紅遍網絡的嗎?這件因木手腐爛而被網友演繹為“過度網購自砍雙手”的陪葬俑,現展出于南京六朝博物館,就是這3人中的巫驍修復的。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639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