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15歲童工之死:每天工作10小時 曾是“尖子生”

2016年05月09日 07:15:51 來源: 新京報

王寧攀(中)在QQ空間曬出的與朋友的合影。

  3月26日,王寧攀在網上曬出了自己所工作車間的照片。4月10日,他猝死在工廠不遠處的出租屋內。

  王寧攀湖南老家,學校外的黑網吧裏,很多小學生在玩網遊。 新京報記者 孫瑞麗 攝

父母花錢將王寧攀送進省重點祁東一中,但他仍輟學打工。 新京報記者 孫瑞麗 攝

  14歲又298天的王寧攀(化名),死在了工廠幾百米外的出租屋床上。被同事叫做小攀的他,同母親一起在廣東佛山的這家內衣廠打工,因身份登記信息顯示未滿16歲,王寧攀被打上“童工”的標簽,他的死,也難免讓人對其工作環境和強度有所猜測。

  在湖南老家,像王寧攀一樣未成年即輟學出來打工的孩子,並非少數,他的三個姐姐,當初也是初中未畢業,就外出打工。此外,還有一些孩子在暑期來見打工的父母,也進了工廠,成為“假期童工”。

  在王寧攀的老家湖南祁東縣,很多孩子迷戀網遊,産生厭學情緒。王寧攀的初中班主任説,在當地幾所中學,80%的學生厭學。而當地曹炎中學一名副校長則表示,至少10%的學生初中畢業後流向社會。在嚴禁“童工”的環境之下,這些流向社會的未成年人,進入“黑工廠”或者辦假證進正規廠打工,甚至有的孩子像王寧攀一樣,在家長的保薦下,進入同一工廠工作。

  4月11日,接到王寧攀出事消息的沈道壽,趕到了王寧攀和父母一起租住的出租屋。在這套兩居室的一張小床上,王寧攀已沒了呼吸,桌子的電腦旁,放著頭晚的快餐盒。

  對于王寧攀的死,作為車間班長的沈道壽,至今覺得不可思議。他對三月份剛入職的王寧攀印象不錯:不太愛説話,平時就埋頭幹活兒,跟工友關係也挺好。

  4月10日下午5點30分開始,工人們陸續下班。沈道壽回憶,王寧攀也是這時離開的,“沒想到是最後一面。”

  “死因不詳”

  王寧攀的工友説,他們每月休息兩天,從早上8點工作到晚上9點半,周日不強制加晚班。

  王寧攀所在的至雅公司位于被稱為“中國內衣之都”的佛山市南海區鹽步市場。官方數據顯示,鹽步僅有26平方公裏的土地上,聚集了500多家內衣企業。

  走在鹽步居民區、胡同裏,隨處可見挂牌的內衣廠,或幾十個工人坐在機器邊埋頭縫紉、或幾個人圍坐在一起擺弄一件件還不成型的內衣。

  “二三十人就能開一個廠,門檻很低。”一家內衣廠老板説。而埋頭工作的工人中,看起來年輕的男孩女孩居多。

  至雅內衣廠在這些公司中屬于中等規模,有300多工人,主要給內衣品牌做代工。

  出事前一天,是周日,王寧攀在他的工位上,不斷重復地用女式內衣模具,切出所需形狀的比布。按照王寧攀同事的介紹,這個工序在內衣廠眾多工序中叫“切大比”。

  “手工的,很簡單,兩分鐘學會。”他的同事説。

  在入廠的這一個月裏,王寧攀幹過三個工種,都是比較簡單的活兒。工友説,在這裏工作時間從早上八點到晚上九點半,每月歇兩天,每周日下午5點半下班,晚上不強制加班。

  4月10日剛好是周日,下午5點50分左右,王寧攀停下手中的工作,從這裏走出去,消失在沈道壽視野中。

  警方出示的王寧攀媽媽匡艮蓮的筆錄顯示,當天晚上,王寧攀吃了一份快餐後,在出租屋玩遊戲到“零時”。

  王寧攀很愛玩網遊,他昵稱為“沒有當年的熱血”的QQ空間顯示,他生命的最後一個月,幾乎每隔1天,他就分享一次有關遊戲的狀態,時間大多在深夜11點以後,甚至有時在淩晨1點半以後。

  第二天早上6點20分左右,王寧攀跟媽媽説不舒服。20分鐘後,匡艮蓮打電話到南海區公安分局指揮中心,説:“兒子身體不舒服,需要救護車。”

  7點08分,鹽步醫院醫生到場檢查,“男孩已死亡。”

  對于王寧攀的死因,公安機關出具的“死亡證明(推斷)書”中顯示“不詳”。

   1 2 3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68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