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蜀繡是女性的絕活?重慶男性蜀繡非遺傳承人想招徒

2016年05月10日 11:31:36 來源: 華龍網-重慶晚報

劉熙貴在刺繡

   近日,重慶唯一一位男性蜀繡非遺傳承人劉熙貴準備在南岸區少數花園開館收徒。多數人看來,刺繡應該是女性的拿手好戲,但劉熙貴卻一心想找大老爺們做徒弟。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記者,男性其實比女性更適合學習蜀繡。隨著時代的變遷,蜀繡一度面臨失傳,目前重慶有功底的蜀繡大師也就十多位,新一代男性蜀繡大師更是少之又少,因此招收徒弟傳承蜀繡文化迫在眉睫。

  從戲服管理愛上刺繡工藝

  今年35歲的劉熙貴來自貴州,早年在重慶打工,因緣巧合進入重慶川劇院管理戲服。戲服上刺繡孔雀、蛟龍等秀麗、大氣的圖案深深吸引了他,使他走上了刺繡學習的道路。2005年,劉熙貴經人介紹,拜在“重慶蜀繡第一人”李尚余門下,成為了李尚余唯一的男弟子。“師傅一直都想招男弟子,但學蜀繡的男性越來越少,我去了以後,師傅對我格外偏愛。”劉熙貴説,師傅以前也教過男弟子,只是大多半途而廢,而他一學便堅持學了十多年。

  “起初學習時,沒有繡好就要拆掉重新繡,最多的拆了五次。”劉熙貴説,師傅每次在他遇到困難時,只會開導他不要鑽牛角尖,讓他自己去尋找方法。例如劉熙貴在繡《蝴蝶犬》這幅作品時,圖案上狗的眼睛一睜一閉,繡完後發現不好看,于是又拆開,不斷修改、調節眼睛大小比例以及色調,最後才獨立將作品完成。

  2011年,劉熙貴被評選為重慶蜀繡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劉熙貴説,現在除了自身的成長發展,他更要肩負起蜀繡傳承的責任,所以希望招收更多的男弟子。

  蜀繡是女性的絕活為誤傳

  不少人認為,穿針引線應該是女性的絕活。但在蜀繡領域,古代大師皆是男性,且蜀繡手藝傳男不傳女。劉熙貴説:“古代女性要避嫌不便教學,並且女性出嫁後會將自家手藝外傳出去,所以蜀繡手藝都是傳男不傳女。到了現代,女性可以學習蜀繡了,但男性學習蜀繡的卻越來越少了。”作為重慶唯一一位男性蜀繡大師,劉熙貴希望男性在學習蜀繡前要了解自身優勢,消除顧慮。

  “其實男性比女性更適合學習蜀繡。”劉熙貴告訴重慶晚報記者,男性在學習蜀繡過程中,不會因為結婚、生子而耽誤學習,而女性一般會為此耽誤幾年時間。蜀繡手藝不練便會生疏,時間斷裂對蜀繡學習幾乎是致命的。其次,男性通常做家務的時間比較少,這樣減少對手的傷害。“經常洗衣服、做飯會讓手變得粗糙,刺繡時就常挂線,影響繡品質量。”劉熙貴説,他們在繡花之前都會洗手、抹護手霜,這樣是為了讓手更光滑,線不起毛,繡品更加有光澤度。

  重慶蜀繡面臨失傳危機

  劉熙貴説,“現在有些人不能接受男性學刺繡,有人甚至看到我的作品後,也不相信是我繡的。”重慶蜀繡領域不僅大師級的人太少,甚至面臨失傳危機,“蜀繡近年受衝擊本就嚴重,有些大師去世後,他們的徒弟也放棄不學了。”劉熙貴介紹,學習蜀繡如果有繪畫、設計功底會更好,但目前重慶蜀繡這類專業人才很少,在繪畫、配色上依舊依賴別人的作品,所以在創新上比起成都等地相對滯後。重慶的蜀繡大師之間缺乏交流,也是蜀繡創新相對滯後的原因之一。

   劉熙貴告訴重慶晚報記者,蜀繡花費的成本不算太高,一般不會超過300元,但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繡完一幅作品,圖案簡單的至少要十多天,復雜的需要幾個人合作繡幾年,所以也要求刺繡的人有足夠的耐心和毅力。劉熙貴説,目前他已有六位徒弟,都是女性,所以他更想招到男性徒弟來傳承蜀繡文化。(重慶晚報記者 范聖卿)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734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