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面向2030:職業教育咋“升級”

2016年05月10日 13:42:34 來源: 中國教育報

  5月9日,2016年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賽場,選手在進行“沙盤模擬企業經營”比賽。記者 樊世剛 攝

  在信息時代,世界各國政府、企業正紛紛著手對未來10年乃至15年的産業和人才布局進行規劃。我國也啟動了面向2030年的規劃。在這樣的背景下,産業界對人才的需求將出現何種變化?與産業結合最緊密的職業教育將以何種樣態出現?2016年職業教育活動周期間舉辦的中國職業教育現代化論壇暨第二屆全國職業教育科(教)研院所聯席會議上,一些與會專家對此進行了分析。

  工業發展進入信息化時代

  “新工業革命的核心是智能化、網絡化、大數據分析。”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劉湘麗認為,從世界趨勢看,工業發展已進入信息化時代。比如,以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為代表的企業,正嘗試將信息技術和制造技術結合。德國提出了“工業4.0”概念,利用互聯網技術把設備、技術、人連接在一起。日本提出了機器人戰略,在生産的所有環節盡可能使用智能設備。我國提出的智能制造2025同樣立足于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

  新工業革命加速推進機器人等智能設備的應用,這無疑將給人力資源的布局帶來影響。研究顯示,用機器人替代人力可以使制造業的成本降低50%。而這個數字已超過了將制造環節工作外包給低人工成本國家和地區所節約的成本。“所以,現在已經有跨國企業把工廠從發展中國家回遷到發達國家。”劉湘麗説。

  據了解,我國的機器人使用也呈現出爆發增長的態勢。例如,富士康江蘇昆山工廠引進自動化智能生産線之後,員工已經從2013年的11萬人減少到2015年的5萬人,廣東的很多工廠也已被稱為“無人工廠”。

  “技術的進步,將實現少量知識型員工對傳統勞動者的替代。一方面,這有利于提高效率、降低勞動成本;另一方面,低技能者將面臨失業風險。”劉湘麗援引牛津大學兩位學者對美國勞工部就業統計數據的研究,為未來人才培養方向提供了數據支撐。該研究基于對美國702種職業內容的分析,預測未來20年,將有47%的美國從業人員被替代,銷售與批發、辦公室行政事務、生産制造等屬于易被替代的職業。

  “給我們的啟發,是要調整技能培養方向和工作方式。要考慮什麼是未來的智能設備無法替代的?我認為是人的思考,包括想象力、創造力、問題解決、項目管理、團隊合作,這些是未來勞動者更需要具備的能力。”劉湘麗説。

  職業院校要消除技術恐懼症

  “無人工廠不是沒有人,智能制造不是不要人的制造。”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長楊進在發言中説,“現在一談工業機器人、3D打印技術,很多人就覺得特別高端,職教不行,培養相應人才得讓學生讀本科,這就是一種‘技術恐懼症’。”

  楊進認為,當前人才需求結構的確發生了一些變化,“歐洲職業培訓機構預測,高技能人員佔比將從1996年的21%提高到2020年的31%,初級技能人員佔比將從33%降到19%,但是中級技能人員比例大體保持在50%,並不會有很大調整”。

  “這並不能得出結論,未來職業教育都要移到高中後進行。”楊進轉而提供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高中教育階段的職普比,數據顯示,奧地利有75%的學生接受中等職業教育,比利時的這一比例為72.8%,芬蘭為70%,意大利、盧森堡、瑞士等國也都在50%以上。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是45.7%,歐盟平均為52.7%。

  楊進專門就工業機器人應用和3D打印的核心技術及其對人才的需求問題咨詢過一批相關領域的專家。

  “工業機器人對應的崗位包括現場編程、生産線維護和改進等七大類,如果以100個人為單位,那麼現場編程大約10個中職畢業生就能勝任,總體算下來需要中職生的崗位佔24%、高職生49%、應用型本科生27%,並沒有達到全要本科的程度。”楊進説。

  同樣,3D打印的設備操作、應用等工作中職生就可以勝任,高職生可以做通用零件工藝技術開發、設備技術維護等工作,應用型本科生則可以進行復雜零件、工藝技術的開發。

  “職業院校要消除這種技術恐懼症。”楊進説,“201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仁川宣言》,提出教育的‘2030計劃’要走向全納的、公平的、高質量的教育和全民終身學習,要求向學習者提供公平的、高質量的技術和職業教育培訓機會。”

  別把職教變成第二座“獨木橋”

  “技術工人、技師、技術員、助理工程師、科學家,我們的社會分工和人才培養基于這樣一種層次觀,認為培養技術工人、技師、技術員的就是低層次的教育,培養工程師、科學家的就是高層次的教育,拿人才的社會分工框定教育層次的高低。”説這番話的時候,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員姜大源做了一個大拇指向上的手勢,然後轉了90度,變成四指平行的手勢後接著説,“如果變成人才分工的類型觀,是不是會更加平等呢?”

  “類型中有層次。正所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行’就是類型,‘狀元’就是高層次,每個類型中都有頂尖人才。為什麼要把自己看低了呢?”姜大源建議,建立國家資格框架制度和職業教育體係的分級制度。“目前,歐盟46個國家、東盟11國都建立了資格框架。我們過去是8級,8級技工相當于副教授的工資,比工程師的地位還高。”

  “升級版的職業教育,應等值而不同類。”姜大源説,“不管是全日制學歷教育,還是在職培訓,都能在國家資格框架下達到相應的資格層次,不要千軍萬馬再過第二個‘獨木橋’。”

  在姜大源看來,未來的職業教育不能“職前教育一條路走到黑”,而應該是一種職前職後融通的、開放的體係,“職業教育不能是斷裂的教育,要使每個人都有上升的空間,根據勞動力市場的需要輸送出去,根據個體的需要決定是否再回來接受教育”。記者 高靚 本報記者 劉博智 董魯皖龍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曉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89735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