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老人被少年毆打致死戳中社會痛點 我們的孩子怎麼了

2016年05月13日 07:24:0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除了兩個年僅14歲和17歲的施暴少年,沒有人目睹一位七旬老人生前最後時刻所經歷的痛苦與絕望。

  5月7日,山東省泰安市肥城發生一起殺人案。根據肥城警方5月9日提供給記者的案情通報稱,經初步調查,5月7日淩晨,犯罪嫌疑人辛某某(男,2002年1月出生)、李某某(男,1999年11月出生)酒後將宋某某(1946年4月出生)毆打致死。

  目前,兩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就我們目前了解的情況,這是一起非常惡劣的案件。”山東省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處處長欒馭説。

  鑒于該案社會影響重大,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第一時間安排泰安市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處提前介入,即時取證,同時保證犯罪嫌疑人的合法訴訟權益。

  又是一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公眾視野又被拉回未成年人犯罪話題:我們的孩子怎麼了?他們為何走上犯罪道路?如何拯救他們?

  未成年人犯罪呈現新趨勢

  來自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的統計,近幾年,未成年人總體犯罪率呈逐年下降趨勢:2014年1月~4月,山東各級檢察機關受理提請逮捕數415人;2015年同期為409人;2016年同期為360人。

  然而,單純的數字下降無法掩蓋一例例個案背後折射出的未成年人犯罪新趨勢:未成年人團夥犯罪日趨明顯;侵財犯罪、暴力犯罪和妨礙社會秩序罪佔多數;作案動機單純、盲目跟隨;涉嫌犯罪的未成年人大多文化素質低下,法制觀念淡薄。

  以2014年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加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典型案例之一的“鄒城紅玫瑰社團”為例。這一個以中學生為主體的社團具有獨立口號、章程及金字塔式的組織結構,最初由幾個退學學生組成,後來成員發展至350余人(90%為未成年人),並引發數起犯罪及治安案件。社團成員有5人涉及犯罪,兩人涉及治安案件,嚴重危害校園安全。

  此外,低齡化趨勢日益明顯,在校未成年人佔很大比重。據一些辦案檢察官觀察,毒品犯罪、性侵害案件中涉案未成年人開始有所增多。

  “問題孩子”背後的“問題家庭”

  究竟是什麼讓這些孩子走上了犯罪道路?具有有多年檢察工作經驗的山東省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處副處長姜欣認為,這些孩子最終誤入歧途並非偶然。

  “從某種意義上説,涉罪未成年人本身都是受害者。絕大多數孩子走上犯罪道路,都有一個漸變的過程。一開始是一些小毛病,自己沒有注意,家長也沒有注意,最終走上犯罪道路。”姜欣説。

  經過梳理,該院未成年人檢察處的檢察官們發現,多數“問題孩子”背後都有“問題家庭”的存在。

  比如留守兒童家庭、父母一方或雙方服刑的家庭、過度溺愛家庭等,這些都可能極大刺激和影響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導致其心理畸變;不少孩子缺失關愛,與社會不良青少年接觸,最終誤入歧途。

  2013年7月,年僅14周歲的劉某某因瑣事將同學捅傷,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相隔僅半月,在對方傷情鑒定期間,劉某某居然又因瑣事將另一同學在公眾場合多刀捅死,而這一次劉某某行兇的借口竟是對方藏了自己的皮帶。

  劉某某在因瑣事捅傷第一名受害人後,其父母未對其進行深刻教育,還在傷情鑒定期間,父母又將其轉至其他學校就讀。直至劉某某再度捅死另一名受害人後,其母親仍固執認為兒子沒有錯,對方藏了自己兒子的皮帶,就該受到懲罰。

  學校法制教育的缺失同樣不容忽視。

  姜欣總結,部分中小學過于追求升學率,忽視道德法制教育,農村中小學的法制教育尤其匱乏,為未成年人犯罪埋下隱患。

  此外,對成績較差的學生管理不力,導致差生更差,極易被社會上的壞人教唆拉攏。

  顯然,社會環境的負面影響同樣難辭其咎。特別是有關部門對網吧、電子遊戲室監管不嚴,導致許多未成年人沉溺于虛擬世界,人生觀、價值觀扭曲,暴力傾向嚴重。據統計,未成年人搶劫、強姦、尋釁滋事犯罪的發生多與網吧、迪廳等有關。

  “不容回避的一點是,打擊與預防犯罪工作失衡同樣會導致未成年人犯罪。”欒馭坦言。

  欒馭介紹,現實中,司法機關、政府部門、學校、家庭對未成年人犯罪的打擊、處理、預防工作存在“重打擊處罰,輕教育挽救”問題,對未成年人犯的教育挽救工作還停留在表面,整個社會沒有建立健全完善的未成年人犯罪預防工作機制。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795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