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遠方饑渴症怎麼治?

2016年05月17日 08:36:36 來源: 人民日報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一場説走就走的旅行”……這一場來勢兇猛的“遠方饑渴症”正在年輕人中蔓延開來。當現實的不滿與心中的情懷交織在一起,“出走”便成為逃避當下堂而皇之的理由。

  與魯迅先生提出的“娜拉走後怎樣”相似,我們今天仍然可問:“年輕人追逐遠方之後又能怎樣?”

  有一個朋友,曾在金融行業工作,社會地位、工作環境、收入水平都很不錯,就是工作強度比較大,常需要加班。受到風靡網絡的花樣辭職信“鼓動”,他也一封信遞到主管那兒,聲稱要去環遊世界。帶著工作兩年的積蓄和倚馬仗劍走天涯的豪情,他出發了。

  3個月後,我又見到了他。“怎麼樣,你那一顆放蕩不羈愛自由的心找到歸宿了嗎?還準備繼續前行嗎?”我問。他搖搖頭,略帶疲憊地説:“走這一趟確實很有收獲,但錢花光了,總要回來。現在還要重新找工作,似乎活得還不如以前呢。生活哪有永遠的詩和遠方,做好眼前才是真。”

  在一地雞毛的日子裏,“遠方”似乎成了超越性的體驗和更有意義的追求,而手頭的工作、生活的瑣碎卻成了所謂的“茍且”。這的確很有迷惑性,以至于許多年輕人還沒開始奮鬥,便滿腦子面朝大海、寫詩唱歌了。可是,對大多數人而言,骨感的現實根本無力為昂貴的“詩和遠方”埋單。況且,年輕的時候,誰不為生活忙碌?誰不為理想奮鬥?“責任重于泰山”,生活中的“重”還沒擺弄好,便滿腦子“輕”,怕是遲早“輕”也變得不能承受。燭光晚餐可以有,但柴米油鹽、家常小炒才是生活的常態啊。

  人生在世,享受生活的樂趣、追求精神的愉悅無可厚非,但顯然不必把華麗的“詩和遠方”與“眼前的茍且”對立起來。真正的高手,都是在當下尋找意義,在實踐中證實意義。一心想著離開,很容易陷入鏡花水月,滑向虛度與荒廢。歷史上的“虛談廢務”或許有無奈,現實中“説走就走”更多的是任性,其實質或許只是兩個字,“逃避”。如果説第一個“出走”的人會讓我們感到新鮮刺激以及勇氣,那麼當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患上“遠方饑渴症”,便著實令人擔憂了。

  “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幹出來的。不幹,半點馬克思主義也沒有。”任何美好生活的獲得,都需要從自身做起、從點滴做起,都需要專注眼前、腳踏實地、埋頭苦幹、不懈努力。這個過程或許難熬、或許“茍且”、或許讓人想逃離,但卻是個人成長,乃至民族奮進的必由之路。魯迅先生曾説,“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何況大部分年輕人真實的人生未必就“慘淡”了,需要吃點苦是真的。

  生活需要詩意,但“遠方”絕不是逃避“眼前茍且”的“解藥”。或許有時候我們無法評判哪樣才是人生的真諦,但可以肯定的是,只有用自己的雙腳去丈量生活,遠方才不會遙遠。丁雅誦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曉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89893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