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大學為何好課寥寥?

2016年05月17日 09:05:56 來源: 北京青年報

  熊丙奇

  “大二的課件,老師現在又拿出來講一遍。其實好好備一次課也挺省事的。”就讀于某985高校新聞學院研究生一年級的章林忍不住在朋友圈“吐了槽”。從本科“直升”同校同院讀研,章林在課堂上邂逅的老師多是熟悉面孔。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在研一下學期一門與大二名稱相近的課上,曾教過章林的老師直接“甩”出了原版課件,他只得硬著頭皮又聽了一遍。“那些案例早都過時了。”章林説。

  給研究生上課,都可拿出給本科生上課的課件,那給不同的本科生上課,拿出的課件,就可能更沒有多大變化了。拿原封不動的PPT給學生照本宣科這樣的教學,早就飽受學生的詬病,可是,這樣的“教學方式”,在高校中非但沒有被遏制的跡象,反而在被教師們發揚光大。對于這種現象,給教師們講如何上好一門大學課,是沒有多大價值的,教師們都懂得“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道理,但是現實的大學考核評價體係,讓不少教師希望“臺下一分鐘,臺上年年用”,由此可把從教學中“節省”出來的時間,用到申請課題,發表論文中。

  本來,PPT的使用,也曾被譽為教學的現代化,教師在上課時使用PPT,可以拓展課程內容,但未承想,目前很多教師患上了PPT依賴症,上課就對著PPT講,離開了PPT根本就不知道該講什麼。這比以前不用PPT,寫板書還省事——有的教師是備一次課,準備一次PPT,就用多年;還有的教師根本自己不做PPT,而是從同事那裏拷來PPT,這更省事——而由于PPT把講課內容呈現無遺,沒有演進、推理過程,課堂極為乏味,學生也就應付課堂,只是在課後到老師那裏拷一下PPT。這還是教師對必修課的態度,如果對待選修課,那情況就更糟糕,在一些大學,選修課還被學生稱為混學分的“水課”。

  如果是一個教師這樣對待教學,這還只是個體的問題,可現實是,認真對待教學,對每堂課進行精心準備的教師很少,這就是學生們感慨的好課寥寥。當大多數教師對待教學都持差不多的態度時,就必須分析這背後的根源了。

  其實,大學教師對課堂教學不重視,採取應付的方式對付,已是根深蒂固的老問題了。教育部曾三番五次發文要求高校重視本科教學,建立教授為本科生上課的制度,高校也提出要以本科作為立校之基,並從重視本科教學出發,改革教師評價體係,按教學、研究不同類型評價、晉升教師,社會則呼吁高校擺脫功利辦學,不要追求功利的辦學政績,要回歸到育人本位,可教育部門的文件歸文件,學校的表態歸表態,大學還是在功利的辦學道路上漸行漸遠。

  怎樣扭轉大學的功利辦學,這才是解決問題的要害。為何高校表態重視教學,可最終教學在辦學中處于次要地位,根源在于對于學校的教育和學術資源配置,普通教師和學生沒有參與權、表達權、決策權,學校的資源配置,都是由行政部門和一些有顯赫學術頭銜的“大牛”教授們説了算。曾經引起社會熱議的川大教師的“自白書”,以及清華大學受學生歡迎的教師因缺論文而無法晉升“非升即走”新聞,都一次次給教師們“反教育”,要上好課,就要做好被邊緣的“另類”的準備。因此,現在上得一手好課的教師,在大學中是寂寞的,只是在學校宣傳重視教學時,才拿出來作為典型表揚,聊以安慰,而那些寫得一手好論文的教授,才是人見人愛,各處逢源。

  一所好課寥寥的大學,絕對不可能成為好大學。一所追求功利辦學目標而漠視育人的大學,永難成一流大學。要讓大學辦成好大學,必須讓普通教師、學生參與學校辦學的管理、監督和評價,不能再由行政部門制訂對教師的考核指標,而要對教師實行同行評價;不能不顧學生的權益,而要把今天的學生、明天的校友作為學校最寶貴的資源。每個辦學者必須捫心自問,如果一名大學生在大學求學期間,沒有得到大學好課的熏陶,他怎麼會對母校有感情,連校友都對母校的教育形象感到模糊,這所學校又怎能樹立起自己的教育形象?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曉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89896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