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瑯琊”名士寫信損友一不小心寫入《古文觀止》

2016年05月18日 07:44:01 來源: 廣州日報

清 金廷標 《竹溪六逸圖》

  話説中國文化史上有一種特殊文化,那就是“隱士文化”,這種現象應該從殷周時期就開始有了,例如孔子周遊列國時碰到的荷蓧丈人,子路對這位隱者畢恭畢敬;再如劉邦遇到的商山五皓,五位老者的話對漢高祖也産生了重要的影響,解了一時之急。

  當然,若論隱士的名氣,當數陶淵明,他“採菊南山下,悠然見南山”的姿態成為隱士的標準形象。陶淵明是鐵了心要隱居,甘心種豆,誠心稼穡,不再出世。而有一些隱士,住在山林裏,表面上不去找工作,其實是想要工作來找他,因為朝廷注意到隱士素質高,經常會去隱士成堆的終南山聘用他們,所以有個成語叫“終南捷徑”。

  話説南朝時期,今天的南京郊區,有位隱士要結束隱居生涯,去建康城裏工作了,另一位名士有點看不過眼,于是寫信下逐客令。此信很有可能是遊戲之作,戲謔一下老友而已,不想卻成了千古名作。

  真隱士:亭亭物表 皎皎霞外

  話説在“瑯琊榜”那個時代,有一位大才子,名叫孔稚珪,是會稽山陰人,山陰這地方聽起來似乎不熟悉,但紹興大家總知道吧,這是陸遊、秋瑾、魯迅的故鄉,文才輩出,山陰就是紹興。東晉南朝時期,隨著中原人士的南移,紹興山水美逐漸被發掘,因此《世説新語》裏就有“山陰道上,應接不暇”的點讚,説的是這裏的山水自然之美,讓人看都看不過來,為紹興的風景做了個大大的廣告。

  孔稚珪也是那個時代的俊秀人物,文名滿天下,他和著名的“江郎”江淹一同當過南朝皇帝蕭道成的秘書,史稱“對掌辭筆”。孔老師不是隱士,一直在朝廷任官,當到散騎常侍。不過,他有一顆向往隱居的心,所以他的住所不怎麼歡迎別人來拜訪,甚至門前鞍馬稀,都長草了,“門庭之內,草萊不剪”。

  話説這一年,據説有位叫周顒的隱士,得到朝廷的聘用,馬上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去赴任,把平日裏的隱士風度全扔到了九霄雲外。孔老師有點看不下去了,決定發帖子吐一下槽,讓大家見識見識周顒的本來面貌。

  要有破,先得有立,要揭穿假隱士,先得樹真隱士標準。雖然是損人的,但文採不能損,孔稚珪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借助一切自然形象和神仙界的神秘氛圍,來給那位假隱士寫譴責信,因此,信的一開篇就如同看《西遊記》和《封神榜》一般,紫金山的神靈,一路駕駛著浮雲,風馳電掣,在山前的岩石上刻下這篇聲討假隱士的文字,“鐘山之英,草堂之靈,馳煙驛路,勒移山庭”。孔稚珪的意思就是説:我寫的是神文。且看到底是怎樣一片神文——

  就當時的審美主流而言,真正的隱士應該是“夫以耿介拔俗之標,瀟灑出塵之想,度白雪以方潔,幹青雲而直上”,品德上要正直,風度上要超俗,比起一般世人,隱士要矗立在高高的雲端,讓大家仰望才對;要純潔得連冬天的雪花都覺得自慚形穢,要高超得可以飛上天和青雲肩並肩。而且還要視金錢如糞土,視榮華富貴如剛剛脫掉的鞋子。至于出來工作求職,那肯定是不要的,“芥千金而不盼,屣萬乘其如脫”。做隱士,舍棄的東西比索要的東西多。再用八個字來總結,那就是“亭亭物表,皎皎霞外”,超然于世俗之外,站立在雲霞之上,這畫面實在太美,也好形象。把這八個字再總結成一個字,那就是“高”。都在雲霞之上了,都與雲朵肩並肩了,還不算高嗎?

  同時,孔稚珪又樹立了一個對立面,既然決定隱居,那就義無反顧地做山林宅男,切記“倉皇反復”,“回跡以心染”,不要反反復復,改變初衷,污染了自己純潔的心靈。

  接下來,就寫到主人公周顒,他是怎樣一個人呢?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924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