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一婚窮十年”?別讓彩禮致貧遮蔽年輕人的詩和遠方

2016年05月20日 07:07:1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圖片來源:網絡

    年過半百的老張“心裏一塊石頭落地了”——他給17歲的兒子找到了媳婦,幾個月後就將迎娶進門。

    讓他開心的不單是家裏又要添一口人,更現實的考慮是,“娶的兒媳婦人很體面,花的彩禮並不多。”

    老張是國扶貧困縣甘肅省康樂縣草灘鄉農民。當地很多農民仍在貧困線下掙扎,面對高額彩禮,要麼舉債結婚,要麼遲遲結不了婚。“一婚窮十年”,康樂農村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在寧夏西吉縣等地,也存在高額彩禮導致的新的貧困現象出現。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這是當下很多年輕人熟知的歌謠。但眼下,高額彩禮正成為新的“攔路虎”,攔住了一些農村青年奔向“詩和遠方”的路,也拖了精準扶貧的後腿。

    貸款送彩禮

    “這裏的彩禮高得很,現在娶個媳婦要十七八萬元。”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見到老張時,一提起彩禮,他就不住搖頭。

    老張一家三口在草灘鄉中心位置開了家小飯館,家庭情況在鄉裏也説得過去,但即便這樣,他仍然覺得彩禮有些吃不消。眼看著兒子長大了,村裏女娃少,他盤算著得盡快給兒子找媳婦。

    年前,老張算了算全家的積蓄才意識到,盡管兒子還小,也必須盡快了——彩禮年年在漲。

    “我的兒媳不是在本鄉找的,是從臨洮找的,臨洮的彩禮便宜,我們就花了11萬元。”老張得意地説。

    臨洮縣和老張所在的康樂縣毗鄰,近年來康樂彩禮行情上漲,普通人最高到20多萬元,女方有正式工作的甚至過了30萬元。和老張一樣,康樂部分人家想方設法從臨洮找兒媳。

    在康樂縣,農民大都世代務農,農閒外出打工。2015年該縣農民人均純收入為5524元。這意味著,一個三口之家9到11年的純收入總和,才能支付得起一份彩禮。

    彩禮高企且年年增長,甚至迫使年輕人早早就“結婚”。老張的兒子剛過17歲,在自家飯館裏幫工。當城裏同齡的孩子還在為高考拼搏的時候,即使沒到法定婚齡,他已經要履行做“丈夫”的責任了——婚禮定在今年10月。

    老張告訴記者,之所以這麼早結婚,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彩禮增速實在過快。“一年能漲一兩萬,可能今年十五六萬,明年就十七八萬了。”

    在草灘鄉很多村民看來,當地彩禮遠高于外地,已是不爭的事實。24歲的楊軍大學畢業後在鄉上工作,去年10月結婚,只給了女方家6萬元彩禮,大夥兒都説他“撿了個大便宜”。“我們在學校談的,她家是會寧縣的,要得不高,我們商量著結的婚,雙方都滿意。”楊軍解釋。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楊軍鄰家的女兒去年剛在鄉上工作,談婚論嫁時,給男方家裏開出了40萬元的“天價”。楊軍覺得鄰居有些“獅子大開口,把後半輩子的本錢都要下了”。可鄰居卻反問他:“我姑娘有正式工作,一個月拿3000多元,一年也能給我兩三萬元,40萬元要的多嗎?”

    其實,草灘鄉的彩禮也是近幾年才“水漲船高”的。開榨油坊的楊彥文説,他的兒子8年前結婚時,出了7.5萬元彩禮。現在行情已經“漲得不像樣子”,結婚前要小汽車,結婚時再要上十七八萬元的彩禮。

    據老張分析,草灘鄉彩禮暴漲的主要原因是,近幾年一部分人去外地打工,在青海、西藏等地承包了工程,收入頗豐。賺了錢的人還是會回家鄉找對象。“他們每年回家也待不了幾天,回來就要相親,要是看上的姑娘,別人家給10萬彩禮,他們就給15萬元、20萬元,只要盡快把事定下來。”

    除了“富人”提價的因素,農村男多女少的局面也造成了彩禮的攀升。老張告訴記者,草灘鄉的大姑娘比較少。“高三有考不上大學的,才能去説媒,考上的都走了。”

    近年來,草灘鄉的光棍現象越來越嚴重。“一過30歲就相不上對象了。”村民馬大姐無奈地説,她的弟弟40多歲還沒結婚,彩禮又這麼高。“有錢人能結婚,沒錢人實在是結不起了。”

    因為收入有限,貸款送彩禮也成了當地村民的無奈之舉。楊彥文告訴記者,老百姓一下子拿不出這麼多錢,有的只能貸款娶媳婦。當記者詢問多久能還清貸款時,他比劃了一個誇張的手勢:“娃娃都長得這麼高了,結婚時的貸款還沒還上呢!”

    “一婚窮十年,即使有點積蓄的都吃不消,家庭困難的是更雪上加霜,現在上上下下都在努力精準脫貧,其實就這一下就把人搞窮了。”楊軍感慨地説。

    過高的彩禮成為新的貧困現象出現的重要誘因。記者也了解到,在草灘鄉,一些社會賢達人士注意到這一情況,在各種場合大力提倡理性看待彩禮,鼓勵男女雙方都講求合情合理,否則不利于發家致富過日子,可效果並不明顯。

    彩禮負擔之重,甚至成為當地樓盤的營銷噱頭。康樂縣城裏,一幅印有“2萬元蓋不了房,2萬元娶不起媳婦,2萬元輕松得金鋪”的露天廣告煞是搶眼。

    不遠處,一則“精準扶貧是為了精準脫貧”的標語卻清晰表明,脫貧仍然是這個國家級貧困縣的主要任務。而因婚致貧現象的出現,正悄然蠶食著這個貧困縣精準扶貧的成果。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995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