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8歲男孩參加越野賽引嘩然 若是好苗,該不該助長?

2016年05月20日 07:34:31 來源: 廣州日報

進行50公裏的越野賽而且還完賽的8歲小孩。

年僅18歲的荷蘭車手小維斯塔潘登上F1頒獎臺最高處。

  ■本期特邀嘉賓

  首都體育學院院長鐘秉樞

  國家體育總局科研所研究員 胡利軍

  五月處于青年節與兒童節之間,我們也將目光放在了一些與“未成年”天才相關的體育事件上。日前的2016北京國際越野跑挑戰賽上,一位8歲的男孩參加了TNF 50公裏組的比賽,並以14小時的成績完賽,引起一片嘩然。近日,組委會以轉讓參賽名額的原因取消了這位8歲男孩的成績。而在上周的F1比賽中,紅牛車隊年僅18歲的荷蘭車手小維斯塔潘一鳴驚人登上頒獎臺最高處,刷新了F1最年輕分站冠軍紀錄。

  這兩件事的最大爭議點在于兩位參賽者的年齡與他們對應的比賽來説太小了。有人譴責8歲男孩的父母和號碼布提供者,對未成年人灌輸不負責任的價值觀。而維斯塔潘自去年登陸F1後就爭議不斷,前世界冠軍維倫紐夫甚至放言讓這麼年輕且缺乏經驗的孩子參加比賽是F1的恥辱。一邊是令人咋舌的天才表現,另一邊是“拔苗助長”的指責。在體育界這種爭議並不罕見,那麼,應該怎樣看待這個問題呢?本期三言兩拍特邀首都體育學院院長鐘秉樞、國家體育總局科研所研究員胡利軍來對此進行探討。

  拔苗與否,差別對待?

  白志標:低齡兒童參與專業化訓練甚至比賽引發的爭論並不新鮮。一個8歲的小孩兒進行50公裏的越野賽而且還完賽,就算不是因為弄虛作假被取消成績,僅是8歲和50公裏這兩個詞匯就足以讓人驚訝。我記得北京奧運會前,同樣發生了類似的事情,一位父親帶著8歲的女兒從貴州跑步到北京“支持奧運”,完成了上千公裏的行程,當時就引發了全社會的討論,都將矛頭對準了其父親的“拔苗助長”行為。當時我採訪那位父親時,他也覺得自己很委屈,因為那是他的親生女兒,是自己充分了解女兒的身體情況才在當時做出那樣的壯舉。我想,這位參加50公裏越野跑的8歲男孩的家長同樣認為自己的孩子有這個能力。

  我的看法是,就大多數孩子來説,不應該過早參與到這種大強度訓練或比賽中,理由呢我借用很多專家的説法,因為小孩兒的身體還未完全發育,過早大強度訓練和比賽會影響到其健康,但對于確實有天分甚至是一些競技性項目的孩子來説應該區別對待,事實上就競技體操、跳水等技巧性項目而言,很多運動員就是從幾歲開始就進行專業化訓練和參加比賽,國際單項組織乃至國際奧委會不允許低齡選手參賽也是考慮到運動員的健康問題。

  胡利軍:我是強烈反對讓這麼小的孩子參與到這種虐人的類似考驗身體極限的比賽中,不管是你説的從貴州跑到北京的那位父親,還是這次讓8歲兒子參加50公裏山地戶外賽的家長,我毫不客氣地説,他們就沒有為自己的孩子健康考慮過,説得徹底些,是非常不人道,更多是持一種功利心理,不是希望孩子早早出名自己跟著沾光,就是想從中獲得什麼名次將來能利用得上。我不否認這些孩子可能有這方面的天賦,但這絕不是這麼小就出來參加這種成年人都隨便誰能應付得來的考驗身體極限的賽事。

  想想看,一個8歲孩子的身體在應對50公裏越野賽時是什麼狀況,成人都會處于一種高負荷狀態,而小孩的身體結構、骨頭成分,內臟器官等都發育不完全,不要説沒有一個科學的保障團隊,就是有都難以保證不會對小孩的生長留下負面影響。至于你説的有天分或個別項目要求,即便如此我也不讚同過早大強度訓練,尤其是那種沒有科學依據僅憑經驗的訓練。另外,我想説的是,體操、跳水這些項目與馬拉松等長距離跑項目還有很大差別,是一種技巧訓練,但也絕不能不計後果的一味採用高強度大負荷做法去追求成績。

  鐘秉樞:我覺得前面説的8歲孩子戶外極限跑和17歲青少年F1拿冠軍得分開了看,前一個事件我相信大多數人的反應是絕對不合適,因為就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説,參與體育運動更多是學校教育中的一個內容,培養的是一種體育興趣、體育精神和運動習慣,而並不是追求成績,而這個案例已經不是簡單地通過運動來達到體育教育目的了,可以説是拔苗助長了,就算這個孩子有這方面的天賦,也應該循序漸進來發展;至于説那位18歲的荷蘭車手奪取F1分站賽冠軍,我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應該説很正常,現在隨著科技的發展,反而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更適應類似F1這種越來越智能化的運動,看一下電競項目,有幾個年紀大的選手呢?

  年齡限制,埋沒天才?

  白志標:前面我也説過,對于那些天才少年的體育之路需要區別對待。在體育界存在著大量的天才,他們在很低齡之時便表現出很高的運動天賦。如果以嚴格的年齡規定來限制參賽,那很可能會讓運動員白白蹉跎了時光,而且會影響到競技成績。比如奧運多金王菲爾普斯在2000年參加奧運會時就僅僅15歲,伏明霞更是14歲就獲得了奧運冠軍。而在足球場上,也不時會有十五六歲的少年球員登陸頂級聯賽甚至世界大賽。所以,我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我們反對針對大多數孩子的體育訓練或體育比賽方面存在的拔苗助長,但絕不能一刀切,因為不同個體、不同項目有著不同的要求。不過,這就更需要一個完善的科學的培養體係,尤其是針對那些有天賦的少年,要防止過度開發。

  鐘秉樞:我覺得沒必要過分擔心,因為年齡上的限制而認為會埋沒天才。我們有句老話,是金子終究會發亮,到現在依然在某種意義上是正確的。另外,我們可以發現,一是體育教育和競技體育是兩個體係,從前者來看自然不能以追求成績為主,承擔的是教育功能,但從後者來看則無疑追求成績是放在重要位置的,那就需要在訓練上有著科學而嚴格的要求,並通過不斷的比賽來檢驗和提升;二是,對于青少年運動員的參賽,無論是國際體育單項組織還是我們國內體育部門,都有著嚴格的年齡劃分規定,根據年齡差別設置對應的賽事,這就是充分考慮到不同年齡運動員的身體特點和所能承受的訓練和賽事強度,另外就奧運會而言,國際奧委會針對不同項目也有著不同的年齡要求,所以根本不用擔心有天賦的運動員因為年齡限制問題而埋沒。

  胡利軍:其實所謂的年齡限制與出成績並不矛盾,在參賽年齡上的限制是為了更好保護運動員能健康發展,正如鐘院長説的,國際體育單項組織有的發展歷史已經上百年,對于各自項目的特點、年輕運動員的保護等有著成熟的經驗了,設定了那麼多不同年齡段的比賽,而且我們從基層到地方到省乃至國家隊都有少年隊、青年隊,所以我們根本無需擔心天才運動員出不來這個問題。我們倒是需要關注現在那些各種名目的所謂的大眾健身比賽,尤其是這兩年的跑步活動,比賽距離越來越長,而多個馬拉松也取消了那種健身功能的短距離項目,不僅成年人追求全程跑,而且很多青少年也以此為目標,我一直在説,馬拉松是個極限運動,並不適合作為健身目的的平臺,尤其是青少年,而且大多數人並不能得到專業保障團隊支持,對身體的損耗可能數年之後才能顯現出來。(廣州日報記者 白志標)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89997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