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一個人的畢業照":北大古生物學專業"六代單傳"

2016年05月21日 09:06:23 來源: 揚子晚報

  薛逸凡的師弟、北大古生物學2016年畢業生安永睿,成為該專業本屆的唯一畢業生。

  薛逸凡當年“一個人的畢業照”,讓大學四年默默無聞的她在網絡上爆紅

  兩年前,穿著白色襯衣、頂著黑色學士帽的薛逸凡似乎還沒來得及笑一下,四年的大學時光就在相機的咔嚓聲中畫上了句號。鏡頭前嚴肅拘謹的薛逸凡沒有想到,就是這張一個人的“北大2010級古生物專業合影”,讓她幾天之內成為熱門人物。

  “今年6月份拍畢業照的時候,我也是一個人。”薛逸凡的師弟、北大古生物學2016年畢業生安永睿,成為北大該專業本屆的唯一畢業生。

  每年只有一個畢業生的低頻率,讓北大古生物學專業成為我國高等教育的特殊存在。到今年,其實已是“六代單傳”。又是一年畢業季,薛逸凡告訴記者,“古生物學出來的同學目前在很多行業都有,前途不差。”她希望,有一天古生物和其他小眾專業再被提及,人們能不再以獵奇標榜。

  北大“網紅”

  曾拍一個人的畢業照 已在美國成準博士

  當記者時隔兩年之後再找到薛逸凡時,她已經修完美國卡內基梅隴大學計算生物學碩士課程,成了準博士——4月14日,薛逸凡正式選擇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院生物醫學信息學作為她的博士專業,研究方向為癌症信號網絡,從下半年開始將攻讀博士學位。

  談及兩年前的網絡爆紅,薛逸凡自言難忘,“一個人的畢業照”讓大學四年默默無聞的自己頻繁見諸報端,到現在都覺得意外。當時為了附和父母來個畢業留念,為不顯無趣才隨手PS了一張圖書館前的“合影”。沒想到的是,這一曬,引來了同學和外界如此大的興趣。

  面對採訪,薛逸凡不下百次回答同一個問題,“為什麼會選擇古生物這樣一個生僻專業,有沒有考慮過就業?”“我來元培學院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圓兒時對古生物喜愛的夢。”薛逸凡對古生物的興趣,簡單又執拗。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003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