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愛子21年前為救人不幸遇難 至今仍被説多管閒事

2016年05月23日 07:05:52 來源: 重慶晨報

盛國正因救人在這處石灰窯中遇難。

盛國正因救人在這處石灰窯中遇難。

失去兒子後,李光超很少有笑顏。

失去兒子後,李光超很少有笑顏

兒子過世後,老兩口相依為命。

兒子過世後,老兩口相依為命

  5月20日,是臨江鎮的趕場日。72歲的村民李光超買了些許的蔬菜和生活用品。東西不多,她卻腳步沉重。每次趕場,她都遠遠望一望兒子的墳頭,心裏跟兒子説幾句話。兒子的墳頭立了21年,這樣的“對話”幾乎每天都有。

  李光超時常幻想:如果兒子還在,一家人又是怎樣的情景?而這幾天,村裏關于兒子的一些風言風言,再次傳進她的耳朵,她聽後更是心如刀絞。

  這幾天,孫子也會問她,關于爸爸救人的事。她總這樣告訴孫子:你爸爸是見義勇為的好人,你長大了也要像他一樣……

  救人的兒子離開了21年

  從臨江鎮出發,沿老成渝鐵路線開行9公裏,一直往深處走,到達天堂村。如果要去李光超家,就還得再走一段山路。山下是農田,山上埋著兒子盛國正。

  在鄰居王代順記憶裏,他清楚地記得這出白發人送黑發人悲劇的一切細節。盛國正于他而言,是英雄般存在。

  幾天前去臨江場鎮路上,他親耳聽路上幾個小夥議論:不要去多管閒事,死在磚窯裏的盛國正,管閒事死了有啥好報沒?

  王代順的心被這句話深深刺痛。盛國正的死正被悄然遺忘甚至被曲解。

  過去,李光超曾夢想過天倫之樂,但在盛國正30歲那年,這個夢想卻連同兒子還未來得及展開的人生,一同埋被進了黃土。

  如今,年邁的她,有時在家搬動一些大物件時會感到吃力。這個時候她總會黯然神傷。“如果兒子在有多好”。

  在天堂村的山坡上,許多土地已經荒廢。李光超一家靠著低保維持生活。他們居住在一間土墻房裏,房裏燈光昏暗,地面坑坑洼洼。她身上衣物上的補丁還是新的,顏色就像她在山上種植的紅苕葉。

  盛國正的死沒有媒體聚焦。也沒有見義勇為的表彰,更沒有怒斥和追責。有的,只是當年石灰窯老板拿出的一筆7200元安葬費。

  對于李光超來説,前半生有30年。她撫養兒子長大,學了石匠手藝,娶了兒媳婦,一家人雖苦尤甜。

  後半生就是痛苦。離兒子過世已經過去21年,李光超是一年年熬下來的。

  石灰窯奪去了三條人命

  21年前,盛國正在天堂村村口的石灰窯裏丟掉性命。

  在出事前一天,盛國正幫他幺叔抬豬到鎮裏售賣。腰部被石頭硌傷。第二天就去村裏赤腳醫生那兒拿了藥。路過村口時,他聽到呼救聲。

  兩個窯工裝窯時,因一氧化碳中毒。當時三十出頭的盛國正,看病回家恰巧路過土窯。他跳進去背起窯工脫險時,從窯口樓梯上仰面摔下身亡。兩個窯工也沒能走出窯洞。

  盛國正幺叔見到侄兒遺體時,已被人抬出坑洞,石灰窯邊聚集了很多人。他看到侄兒腰上別著雨傘,口袋裏還有藥品。“他身上有傷,連雨傘都沒來得及放,就去救人。”

  石灰窯就此奪走三條人命。在這個事件中,有著令人痛心的過程。王代順回憶,兩位窯工在窯坑中燒制石灰,沒做好通風措施,以至于産生了有毒一氧化碳是悲劇源頭。

  而當時在坑洞外,其實還有另一位村民把守。只是,這位村民“頭腦木訥,出了事就知道胡亂喊一通”。但如果不是他的見證,盛國正的壯舉也將被永遠封存在石灰窯中。

  李光超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吃不下一粒飯,睡醒了就哭,直到哭得筋疲力盡。在親戚朋友的幫忙下,喪禮簡單舉行。盛國正的墳就在山腰上,與他家相隔而望。

  下葬那天,娘家人不讓李光超出門,怕她抑制不住內心的悲傷。但當嗚咽的嗩吶聲和嗡鳴的鞭炮聲傳來時,她知道,兒子真的走了。

  現在,李光超和另兩家失去親人的汪啟水、鐘香高的家人,因為共同的命運被拴在了一起。可能是怕觸及李光超和老伴的傷疤,這兩家人嘴上雖然沒有感謝的話,但人懷奉往,他們都要像親戚一樣,相互走動和幫忙。

   1 2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006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