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盤點十二位院士的中學時代:人生成長是一場馬拉松

2016年05月23日 07:19:4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圖片來源:網絡

  “小學印象模糊,大學印象不深刻,唯獨中學在我的人生中留下抹不去的記憶。我後來能做點事情,與在中學時代打下的基礎密不可分。”中國工程院院士羅錫文曾深情回憶自己的科學起航原點。

  懷抱青春、激情和夢想的中學生活到底應該怎樣度過?作為擁有中國科學技術領域最高學術稱號的院士群體,他們的“學習秘籍”、成長歷程和追夢故事對于今天的青少年無疑是一個鏡鑒。

  為此,本報記者在北京、武漢、南京、深圳、合肥多地連續尋訪了12位院士,並在近日推出的圖書《院士的中學時代》中盤點,試圖打撈一段不可復制的記憶,還原院士青蔥歲月,追慕他們成長的圖景,破解培養英才的密碼。

  “他們是星空中最閃耀的群星。”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傅振邦為《院士的中學時代》一書作序推介。

  回望院士們的成長之路,記者發現,他們是科學界皇冠明珠的鍛造者,也是我們身邊的普通人;他們中有教育世家之子,也有山村農民的後代;他們中有少年成名的“學霸”,也有高考落榜的崛起者;他們曾經愛讀《天龍八部》、而今也追《中國好聲音》……而中學時代的積淀正是他們得以厚積薄發的關鍵所在。

  在接受採訪時,院士們不止一次公開表示:“中學是人生中最好的時光。”

  “人生成長是一場馬拉松”

  “不要輸在起跑線上”的教育理念被今天無數的家長和老師奉為圭臬。

  然而,記者採訪的院士們則表達了截然不同的觀點。

  楊樂院士曾算過一筆賬:博士畢業到成為一名專門人才,大約要經過8~10年的努力,如果從中學畢業算起,4年的本科,6年左右的碩士博士,加起來差不多20年時間。

  閱歷經年,楊樂感慨,“努力幾個月或半年,很多年輕人可以做到,但是20年的奮鬥,其間面臨身體、家庭、婚姻等重重考驗,沒有一個理想的支撐,沒有雄心壯志是很難實現的。”

  “學習成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定要有長期努力的思想準備,要有吃苦耐勞的精神。不能只奮鬥一段時期,而要像跑馬拉松一樣,堅持不懈,不斷進步,提高自己的水平。”楊樂院士一語中的,成長成才不僅要跑得快,還要跑得遠,成功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初中立志一定要把用中國人名字命名的定理寫在未來的數學書上,20多年後,楊樂和同事張廣厚的成果被國際上稱為“楊—張定理”;高中時,楊樂在書皮上寫下“中科”二字,而今與中國科學院已攜手走過半個多世紀。

  這位數學大家用自己的人生為這場“成長的馬拉松”寫下了最好的注腳。

  盤點12位院士的中學時代,他們將人生比喻為一場需要耐力、恒心的馬拉松長跑,把興趣、理想與堅持視為這場長跑的動力,是他們最終功成名就的一大原因。

  年過古稀之際,成為百年學府武漢大學唯一一名女院士的張俐娜,用自己的人生經歷詮釋了馬拉松的內涵。

  年輕時,囿于家庭原因,她難以全身心投入科研,46歲才“半路出家”,開始真正意義上的科學研究。

  從一個燒瓶、一支試管到創建國際一流的科研實驗室,“大器晚成者”張俐娜憑借世界首創的一種神奇低溫水溶劑“秘方”,獲得美國化學會安塞姆·佩恩獎,成為半個世紀以來獲得該獎項的第一位中國人。

  17歲那年,鄭永飛走上講臺,開始了長達兩年的鄉村執教生活。1977年,正式恢復高考,鄭永飛與“老三屆”同臺競技,不幸落榜了。

  有過失落,也曾懷疑自己還能否考得上,但他依舊選擇了來年再戰,最終跨入了南京大學的大門。

  2009年11月,這位剛過完50歲生日的科學家正埋頭實驗室裏繼續手頭的科研,獲選中國科學院院士的消息傳來,他成為當年入選的最年輕院士。

  而同時期做民辦老師的,有人一起考上大學,也有人在打牌玩耍中度過,多年後聚會時,依舊是一個鄉村的民辦教師,讓人感慨命運的乖張和堅持的力量。

   1 2 3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王琦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0062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