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把“現管者”的隱性權力關進籠子

2016年05月23日 10:23:49 來源: 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俗話説“縣官不如現管”,這話道出了一種社會普遍現象,在教育領域也不例外。不少“現管者”看起來似乎權力不大,其實各種隱性權力藏于水面之下,對教育教學活動和學生們的直接影響不容小覷。 

  電子科技大學一位博士生導師斂財、欺淩學生等劣跡日前被媒體曝光。據學生反映,“信不信我讓你畢不了業”是這位教授威脅學生時的口頭禪。其實,在當下的高校尤其是理工科院校,導師對自己帶的研究生擁有很大權力:從開題報告到論文答辯,諸多環節大都是導師説了算;而學生實習、找工作、發論文等也常要仰仗導師提攜,從而形成了一種不平等的人身依附關係。翻看媒體報道,關于導師壓榨、欺淩學生的報道並不少見。 

  當然,我們相信為人師表的導師們絕大多數都是好的,被曝光的只不過是少數害群之馬。但問題在于,為何一些導師肆無忌憚地壓榨、欺淩學生?這絕非單純的個人品質問題,除了顯而易見的“縣官不如現管”,還涉及一個深層次問題——隱性權力。 

  學術界一般認為,隱性權力是相對于顯性權力的一種權力運作形態,其可能産生于顯性權力的延伸和輻射、權力主體的個人魅力、正式權力角色形象的擴散等。隱性權力集中且不規范、權力運行隱蔽且權力范圍與責任不清,同時往往還會表現在文化與心理層面。隱性權力的一種表現形式,就是由某人在組織中所擁有的技術、能力、經驗、人情等所形成的超出其職位權力的隱性權力。不難發現,導師面對自己的學生,恰恰就擁有這種隱性權力,如果這種權力被濫用,很容易導致師生關係偏離正常軌道。 

  在教育領域,“現管者”的隱性權力得不到制約,誘發了諸多次生問題。比如,日前有媒體報道,河南平頂山市六中5名學生放晚自習路過政教處主任辦公室,看到辦公室開著空調,其中一名學生説了句“日子過得真美,過得跟神仙一樣”。聽到這句話後,這名政教處主任將説話的學生叫進辦公室,二話不説上來就扇耳光。在基層學校,政教處主任主抓衛生、紀律、德育等工作,倘若學生違反了校規校紀,政教處主任是“現管者”,當然有權力出面給予適當處罰。但在上述案例中,學生只不過説了句風涼話,就慘遭毆打,這顯然不屬于一個政教處主任的顯性權力,而恰恰是對隱性權力的濫用。隱蔽、不規范,是“現管者”隱性權力的重要特點。仔細想來,最近頻繁被曝光的營養餐被教師蹭吃問題,以及飽受詬病的校服採購、食堂衛生等基層學校管理中的突出問題,不都有“現管者”濫用隱性權力的魅影嗎? 

  法國思想家孟德斯鳩説過:“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有權力的人使用權力一直到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因此,對“現管者”的隱性權力,同樣需要進行制約。在上述幾起案例中,事發後,電子科技大學那位教授被學校調查,目前被停課並被調離專任教師崗位;平頂山那位毆打學生的政教處主任也向學生道了歉。這種“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式的處理固然有一定震懾效果,但很多時候存在滯後性、隨意性、短期性。 

  近日,中山大學出臺了《中山大學研究生導師遴選辦法(試行)》。辦法重點對導師的權責進行了厘清與限定,未能認真履行導師職責或違反師德規范者,嚴重的將被取消導師任職資格。這無疑是一種積極有效的嘗試,即通過完善制度,對導師形成長期、普遍、強烈的行為感召力與約束力。 

  對于“現管者”的隱性權力,不能視而不見,更不能姑息縱容。避免隱性權力被濫用,“現管者”的自律顯然不足恃,而是亟待加強他律,除了來自媒體和公眾的外部監督,還需要通過對制度的編織、完善,真正把“現管者”的隱性權力關進籠子裏,這才是根本之道。(楊國營)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曉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90075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