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任“野雞大學”野下去?

2016年05月23日 14:09:36 來源: 中國教育報

  近日有媒體報道,上大學網與百度安全共同發布《上大學網第五批中國虛假大學警示榜》,總共揭露全國73所虛假大學。自2013年以來,上大學網逐年發布虛假大學警示榜,至此已經曝光5批共計400余所虛假大學。這些“野雞大學”通過各種手段,騙取考生入學,或者直接販賣假文憑,標價從150到4500元不等。

  “野雞”為何總能充“鳳凰”?

  與去年公布的118所“野雞大學”相比,今年的曝光數量略有減少。但不能不正視的是,被曝光的數量並不等于“野雞大學”的總量。被曝光的虛假大學僅僅是被發現並被確認的部分,“野雞大學”的真實數量並不確定,而且許多“大學”只是換了個地名,如“同濟醫科大學”只是從上海搬到了北京。幾年來,被曝光的虛假大學總量不小,而許多“大學”被曝光後改頭換面又再次“鳳凰涅槃”。為什麼“野雞”總能充“鳳凰”?曝光也總是依靠媒體的“主動作為”?管理者、教育者和社會都應深刻反思。

  虛假大學屢禁不止,首先暴露出相關部門的監管漏洞。應當説,虛假大學在辦學過程中,留下了許多可以跟進管理的痕跡,甚至許多是由“正規培訓機構”所主辦的。但遺憾的是,這些年來,哪怕“野雞”滿天飛,我們也幾乎看不到哪個地方真正重拳出手,在打擊“野雞大學”上取得了成效。所謂無人舉報難受理、“遊擊戰術”難跟進等説辭,難卸失職之責。

  教育者失位也屬重要因素。識別“野雞大學”其實並不需要多麼專業的知識,通過一些簡單的方法就可以基本認定。而對于教育機構,特別是對高考考生負有特別責任的高中學校來説,幫助考生識別真偽高校,應當是基本職責之一。學校組織專人對可疑高校進行核實,並不需要花費太多精力,查一查這些“高校”的網站就基本可以識別。在對學生的志願填報教育中,也應教會學生對“野雞大學”進行甄別。

  從根源上説,“野雞大學”的産生,主要是高等教育資源缺乏,造成在教育市場上的消費端有著巨大的需求。這些“野雞大學”所面對的消費群體,都是學習成績相對較差、高考不理想的低分考生。由于社會普遍追逐高學歷高文憑,許多本應去職業學校學一技之長、走更務實道路的考生,依然渴望著走一條通往高校的捷徑。同時,由于相信“後門”的存在,為自己低分上大學找到了可能的依據。在社會的鼓勵和考生的自我“腦補”中,“野雞”也就趁機化為一只只“鳳凰”,飛向這些充滿希望的低分考生。

  要切斷“野雞大學”的“涅槃”之源,讓虛假大學失去生存土壤,必須形成相關部門監管打擊、教育機構精確識別、加強對考生識別能力和報考指導等係統措施。要真正對“野雞大學”進行嚴厲打擊,提高他們的違法成本,使其不敢;教育機構要為學生把好關,準確提供正規大學招生名單,在教育中上好識別課,使“野雞大學”的招生行為無用。若能如此係統施策,“野雞大學”才會失去生存土壤,不再需要媒體每年進行挂一漏萬的警示提醒。(作者廖德凱,原載蒲公英評論,有刪改)

  要曝光更要法律嚴懲

  作為一家民間高考咨詢服務平臺,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對虛假大學進行曝光,體現了企業的社會責任感,值得肯定。

  但並非所有的考生和家長都能看到這份虛假大學名單,尤其是對于那些地處偏遠地區的考生和家長來説,上網沒有那麼方便。即便有上網的機會,也未必那麼巧能看到這份名單的存在。再加上這些虛假大學的名字往往起得非常“高大上”,喜歡和當前的熱門專業挂鉤,動輒冠之以“經濟”“管理”“外貿”“信息”等字樣,極具欺騙性和誘惑性。對于一些沒有考入正規大學但又想上大學的考生來説,稍有不慎就會中了圈套。

  對于虛假大學,曝光很好,但只有曝光還遠遠不夠。尤其是這些名單上的大學,幾乎年年都上榜,已經是老面孔了,這也從一個側面説明有關部門查處與取締的力度不夠,所以它們才如此有恃無恐,年年高考前後都跳出來招搖撞騙。

  按照業內人士的説法,這些虛假大學在域名注冊、虛擬主機等網站建設的手續,在大陸以外的很多供貨商那裏方便快捷,這也導致了中國虛假大學“年年喊打,年年更多”。但越是這樣,越應該加大查處和取締的力度。在查處與取締的過程中,既需要如“上大學網”這樣的社會企業密切配合,比如把有關虛假大學的名單、信息提供給有關部門,同時也需要政府各職能部門之間,比如教育部門、網絡主管部門、公安部門等之間的密切合作,採用各種手段對這些虛假大學進行圍追堵截,關閉他們設立的虛假大學網站,不給它們露面的機會,在這個基礎之上深挖背後的違法犯罪分子,對他們給予法律的嚴懲。(作者苑廣闊,原載《南國都市報》,有刪改)

  最該追究的是 監管責任

  一些虛假大學的常年存在,無疑比虛假大學本身更值得關注。為什麼被媒體反復報道後,這些李鬼式大學還能堅挺不倒?為什麼它們還有數目可觀的生源?

  網上的一種觀點是,虛假大學的經年存在,主要是因為社會中長久不衰的文憑意識。不能説這種觀點毫無道理,然而,在一個競爭越來越激烈的現代社會裏,追求文憑和學歷是一種錯誤嗎?按此推論,要讓虛假大學消失,責任其實在于受騙者?

  討論虛假大學最應該探討什麼?顯然依舊是監管問題。報道中有一個細節是,被假冒的大學表示自己“很無奈”,教育部門則表示無管轄義務,公安部門則強調無報案難受理。由此來看,明顯涉嫌欺詐的虛假大學,竟然處于某種監管真空中。如果説一次的行騙得逞具有偶然性,那麼多年間同一所學校相似的行騙手段也能成功,就只能驗證了相關治理的發力遲緩。

  在所有的社會行騙手段中,虛假招生其實是危害性極大和不能容忍的一種。因為它欺騙的是那些剛剛畢業的高中生,賠上的可能是這些年輕人的四年,乃至一生的前途。而一個有希望的社會,最不能辜負的就是年輕的面孔。唯願“虛假大學預警名單”不再在下一年出現,唯願監管者出臺切實行動,最終走出當前“只能預防”的虛假大學治理困境。(作者王聃,原載《濟南日報》,有刪改)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曉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9008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