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中南大學輔導員林韻玲:超常之愛贏得超常尊敬

2016年05月24日 10:54:08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長沙5月24日電  題:中南大學輔導員林韻玲:超常之愛贏得超常尊敬

  新華社記者謝櫻

  林韻玲,中南大學一名普通的輔導員。她從教31年,退休後又為學校老年大學義務工作了10多年。2014年10月,林韻玲因病去世,讓她的學生和同事深深懷念。

  作為中南大學資源與安全工程學院思政課教師,林韻玲的工作異常忙乎。“天不亮,她就出去了,趕到採礦樓上班。晚飯匆匆扒兩口又走了,再回來往往是後半夜。”林韻玲的丈夫陳壽如回憶。

  早上,她把學生一個個從被窩叫起,催往大操場跑步、晨練;然後,逐個檢查寢室衛生;晚上檢查學生晚自習、作業,找學生談話、交心,或組織年級、班級活動;末了,一個個查寢……這是林韻玲尋常一天。

  在她兒子陳曉方的記憶中,母親總是在與人談話:“跟學生談,跟老師談,跟家長談,在辦公室談,在學生宿舍談,在路邊談,每次談很久。找上門來的就在家裏談,家裏房子小,她們談她們的,我該學學,該玩玩,該睡睡……”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學生把她當作自己的“媽媽”。多年過去,他們提起“林媽媽”,親切和感念油然而生,一件件往事浮現眼前。

  工程測量85級一名同學,因感情問題與同學拔刀相向。有領導主張開除學籍,林韻玲調查後覺得此為年輕人衝動所為,草率處理可能毀掉學生一生,應給予他悔過自新的機會。之後,她一直關注這位同學,不斷給他精神上的幫助、引導,畢業後又把他推薦到一家設計院工作。2002年,師生在蘭州見面,學生激動痛哭:“我們村好不容易出了我這個大學生,若不是當年您給我機會,讓我醒悟,我哪有今天!”

  就讀于採礦77級、後成為林韻玲同事的吳超,最佩服林老師“超強記憶力”。數千學生,不論是哪屆,也不管多少年未見,一見面,林韻玲立馬能説出姓名、專業、年級、籍貫、工作單位、興趣、特長、愛好等。一次,吳超偶然間發現林韻玲一個隨身攜帶的小本子,上面記載的,全是學生們的基本信息,工整的小楷,密密麻麻。吳超感嘆:“她並沒有超強的記憶力,只是擁有超常的愛。”

  林韻玲去世後,數百名學生、校友組成紀念文集編纂小組,收集、編纂了一部幾十萬字的文集,追思、記述著“林媽媽”的點滴故事。

  “我是從事爆破技術研究的,一輩子‘活’在講臺、實驗室和項目中,而林韻玲的一輩子,‘活’在了學生們的心裏。”陳壽如翻看著厚厚的紀念文集對記者説。

  “林韻玲老師的精神信仰已經融入中南大學的文化中,將責任扛在肩上,謹記作為黨員的義務與責任,用人格、愛心感染了身邊每一個人。她用自己的一生回答了‘如何做一名優秀教師’。”中南大學黨委書記高文兵説。

【糾錯】 [責任編輯: 黃銳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640111892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