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人物·韓春雨:磨出基因編輯“新剪刀”(組圖)

2016年05月24日 08:23:42 來源: 光明日報

 

高峰(韓春雨團隊成員)在實驗室。陳鵬攝

韓春雨(前)在實驗室。陳鵬攝

河北科技大學官網截圖。

  利用凝結在琥珀中的史前蚊子體內的恐龍血液,科學家提取出了恐龍的遺傳基因。絕跡6500萬年的龐然大物開始復生,整個努布拉島也由此成為恐龍的樂園……

  當年坐在電影院裏,韓春雨津津有味地看完了電影《侏羅紀公園》。這個年輕人怎麼也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取得基因編輯技術的重大突破,成為一位“磨出基因編輯新剪刀”的科學家。

  土博士放的“核彈”

  初夏,河北省藥用分子化學重點實驗室樓的外墻上,爬山虎又開始了一年的生長。這棟位于河北科技大學老校區的四層小樓,再一次被綠色和生機所覆蓋。

  一樓門廳的成果展示欄裏,還沒來得及添上基因編輯技術的相關內容。但是,這座省部共建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主人”——韓春雨,已帶著他的科研成果一夜之間成為“名人”。

  5月2日,韓春雨研發出基因編輯新技術NgAgo-gDNA的成果發表在英國《自然·生物技術》上。論文刊發幾小時後,學術圈裏的朋友開始打電話向他祝賀。沒多久,千裏之外的麻省理工學院(MIT)的BBS上開始討論這個話題了。而零星的報道也逐漸見諸“生物通”等國內專業網站。

  從業內到行外,人們對于韓春雨的“一鳴驚人”充滿了好奇,有人甚至發出這樣的驚呼:“這會是中國‘土博士’放的一顆‘核彈’麼?”

  “一鳴驚人”“世界一流”……一大串“高端”詞,預構起了記者腦海中的那個科學家形象。但是,見到韓春雨本人的一剎那,此前的設想卻被一一推翻。

  鼻梁高聳、皮膚白皙、圓寸發型、一身運動裝的韓春雨,看起來更像一位活力迸發的文藝青年。

  從黑色挎包中拿出鑰匙,打開鐵門,韓春雨領著記者走進實驗室。3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裏,擺放著各種儀器和設備。門口的空氣浴振蕩器和離心機依然在工作,像平時一樣傳出低頻噪音。兩個撕去標簽的大可樂瓶立在墻邊,一個上面貼著塊白膠布,寫著“銀染固定液”,另一個則是“PBS”。桌上的便簽紙上,還列著幾項未完成的事項……

  “我平常喜歡喝茶。”進門後,韓春雨就張羅著燒水,一張脫了漆的辦公桌上擺著一套頗為講究的舊茶具。

  實驗室的試劑散發著各種味道,一縷茶香夾雜其中。我們的採訪就這樣開始了。

  問答談話間,韓春雨的電話不時響起。研究成果發表後,索要這套技術係統的來電和郵件接連不斷,還有許多直接登門造訪的研究者,“在科學圈裏大家都很友善,我當然也不會吝嗇與大家分享。”因為實驗室人手少,韓春雨正在加緊向Addgene(一個非營利性分子生物學科研工具平臺)上傳相關研究數據。

  韓春雨團隊發明的新一代“基因剪刀”NgAgo-gDNA,向此前最先進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發起了挑戰。被認為是“第三代”基因編輯技術的CRISPR-Cas9,一直以來是諾貝爾獎的熱門候選。而韓春雨團隊的發現被看作是“第四代”。

  CRISPR-Cas9造價昂貴、精準性不夠。因此,讓各路研究者看中的是,NgAgo-gDNA具有更大的優勢:它規避了原有技術令人頭痛的“脫靶效應”。向導設計制作簡便的NgAgo-gDNA,幾乎可以做到如六脈神劍般“指哪打哪”,能有效針對基因組內的任何位置進行定位並改造,對遊離于細胞核內的DNA具有更高的切割效率,讓基因編輯技術實現“精準、簡單操作”,大幅降低了基因編輯門檻。

  “如果説,此前的技術是‘一個菜市場’,那我們就是發現了‘另一個菜市場’,而這個‘菜市場’到底好不好,有待全世界的科學家去驗證。”打破了外國基因編輯技術專利壟斷的韓春雨認為,“至少,它提供了一種基因編輯的新途徑。”

  《自然》雜志執行主編尼克·坎貝爾評論説:“雖然這項新技術還處于初期,但有一些理由讓我們相信它與現在普遍使用的CRISPR-Cas9技術相比有多種優勢,特別是在更精準的基因編輯方面。”北京大學理學部主任、生物學家饒毅教授如此評論:“韓春雨的工作是國際一流的技術推進。”

   1 2 3 下一頁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51290101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