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大學為何偏愛體育特長生

2016年05月24日 13:36:12 來源: 光明日報

    編者按

    《頂尖大學還需要招收藝術特長生嗎》在本版發表後,許多熱心讀者來信,詢問為什麼沒有談談體育特長生的問題。其實,當初在寫藝術特長生時,原本計劃有體育特長生的內容,但後來刪去了,原因在于作者認為,盡管體育和美育都是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從大學招生和本科教育的角度來看,體育特長生的問題遠比藝術特長生復雜得多,有必要另外寫一篇文章專門加以分析,于是有了此文的産生。在編者看來,此文的意義並不只是議議體育特長生,更是大學作為社會文化的引領者,在學生體質不斷下降,國民陽剛之氣日漸消減的當下,如何通過自身可作為的招生政策和行為,去扭轉人們對體育重“體”輕“育”的傾向,去影響、幹預乃至確立社會對教育的共識和價值觀。

    就全球而言,體育特長生是世界一流大學,特別是美國頂尖大學最重要和最偏愛的招生群體之一。無論在私立大學還是公立大學,體育特長生是唯一被冠以“特長生”稱謂的特殊招生類型,它們就從來沒有招收過“藝術特長生”。尤其在私立大學,體育特長生所享有的特權地位僅次于校友子弟。所謂“常春藤聯盟”,並非人們推崇的頂尖大學的學術共同體,不過是美國東部大學的校際體育比賽聯盟而已——位于西海岸的斯坦福大學就不在其列。體育特長生也是許多家境貧寒的孩子進入頂尖大學的途徑之一,他們靠打球實現了上大學的夢想,電影《阿甘正傳》中的阿甘就是其中的典型。在奧運冠軍榜上,許多取得輝煌成就的偉大運動員出自大學,他們在競技場上實現了另一種卓越。

    為什麼美國頂尖大學熱衷于招收體育特長生呢?究其原因,固然有活躍校園文化的考慮,但更根本的,則在于美國社會對體育的重視,體育在人才培養中的特殊作用,校友捐贈以及校際商業比賽的利益驅動,等等。脫離了這些具體而微的背景因素,就不可能準確理解體育特長生在美國大學中的存在。

    美國社會重視體育並非與生俱來

    首先,美國是一個非常重視體育的社會,尤其偏愛戶外運動。住在郊區的人家,一般都會在院子裏至少安裝一個籃球筐。城市公寓也會配置設施齊全的健身房。周末美國家庭喜歡遠足、跑步和騎自行車。在西部,寬闊的道路會劃出專門的跑步和自行車道,隨處可見大汗淋漓的運動者。美國孩子的課余時間,大部分在運動場上度過,越是年齡小的孩子,越是滿校園裏瘋跑瘋玩。運動已經成為普通美國人的生活習慣,使他們充滿活力、樂觀向上、自信陽光。

    美國社會對運動的重視並非與生俱來。實際上,就在150年前,美國人還並不怎麼重視體育。當時,伴隨著工業化的快速推進,從事金融和管理工作的“辦公室一族”大量增加,再加上內戰之後的繁榮使美國人沉湎于紙醉金迷、驕奢淫逸的物質生活,喪失鬥志,找不到生活的真諦,從而導致民眾體質不斷削弱,國民陽剛之氣日漸消失。那時候,一個典型美國人的形象是:“夜幕降臨時拖著疲憊的身軀下班回家。他的大腦還在不斷地運轉而身子骨已經散架了。”

    面對這種普遍性的社會危機,一些有識之士憂心忡忡,他們一方面大聲疾呼,每個人都有責任鍛煉身體,強健體魄,以便有能力承擔生活重任,提高生活質量;另一方面,他們從學校入手,通過教育影響和改變社會對體育的認識。在他們的努力下,美國人的觀念開始發生變化。人們逐漸意識到,體育在塑造性格、提升境界、凈化靈魂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和力量,並由此確立了至今長盛不衰的體育生活觀。

    體育塑造“完整的人”

    另一個因素在于美國頂尖大學對于體育在人才培養中的特殊作用的認識與理解。那些富有遠見的校長認為,頂尖大學如果要培養未來美國和全球的領導者,就絕不能把目光僅僅局限在考試成績高、學術潛力大的學生身上,而要培養能夠面對、分析、駕馭、處理復雜資訊和艱難局面的“完整的人”。一個整天沉湎于書本的柔弱嬌嫩的書呆子是不可能有能力應付真實世界裏瞬息萬變的種種挑戰的。在某種程度上,對于政治(特別是國際政治)和商業來説,野性、精明、堅毅以及對人性的洞察等品性也許比對學術的興趣重要得多。1960年,哈佛大學招生辦公室主任本德在他離任前的一份長篇報告中宣稱,一個完全由學術成績頂尖學生組成的群體是不健康的,它不利于學生個體充分、全面的發展。這一觀點深刻地影響了此後哈佛和其他頂尖大學的招生培養政策。

    實際上,美國頂尖大學對體育的偏愛可以追溯到盎格魯·撒克遜精英文化的母體——英國。19世紀末,當鑽石大亨塞西爾·羅德在牛津大學確立著名的“羅德獎學金”選拔標準時,曾明確表示他不想要“書蟲”,而要有能力的“對有男人味的戶外運動有所愛好並表現不凡”、同時還要有點“殘暴”的學者。為了確保實現這一要求,他甚至為陽剛運動設置了具體的權重(20%),並將其提高到和學業同等重要的地位。

    大學對體育的認識受到用人機構選擇員工的直接影響——它們對體育特長生情有獨鐘。例如,招聘哈佛畢業生的用人單位認為,所有能被哈佛錄取的學生都是足夠聰明的。在這種情況下,體育隊或其他學生團體的領袖將更被看重,因為擔任領袖的經歷使他們比平均成績優異的學生更可能在未來的工作崗位上取得成功。更極端的例子是,華爾街一家咨詢公司招聘畢業生的對象居然只瞄準所有大學運動隊的隊長。因為他們發現,與高分學生相比,這些學生所具有的堅毅、時間管理能力和問題解決能力等素質使他們更適合在商界立足。當然,還有一些校隊隊員在大學畢業後直接進入職業賽場,逐步成長為獲得巨大成功的職業選手。比如,全美歷史上最著名的高爾夫球員老虎伍茲就是從斯坦福大學高爾夫球隊走上職業生涯的。

    到底大學和用人單位看重了體育在促進學生成長中的哪些作用呢?

    首要的是勇往直前,不屈不撓、堅持不懈的意志。運動可以幫助學生獲得在激烈的對抗和競爭中,面對落後和不利局面調整心態、沉著應對、快速決定並重拾活力的經驗。運動還可以幫助學生習慣于接受有悖于自己意願的事實——不可能所有的比賽都能贏,他們可以輸掉比賽,但不可以被擊垮。

    其次是遵守規則的意識。所有的體育比賽都有明確公平的規則,參與者必須在規則范圍內行動,違反規則將受到懲罰。一次比賽就會使學生深刻理解規則和遵守規則的重要性。這些經歷在學生心靈中所産生的影響要遠比課堂上老師的説教大得多。

    第三是團隊合作的精神。特別是在群體比賽項目中,雖然個人能力很重要,但決定最終勝利的,往往是團隊的共同努力。學生將從親身經歷中明白,勝利屬于整個團隊而不是個人。這就要求運動員具有自我奉獻的精神,共同享受成功的喜悅,共同承擔失敗的責任,而不是推卸責任。

    第四是體育賦予人的靈魂以一種神奇的力量,能從最一般的意義上體現人類追求卓越的精神。在賽場上,運動員必須竭盡全力去挑戰自我,發展和利用自己的潛能,力盡所能達到最高境界。

    這些品質在學生的未來生活和職業發展中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大學應當將這些寶貴的價值注入所有學生的靈魂中去。

    校友捐贈和商業利益驅動

    第三個因素是校友捐贈。對于頂尖私立大學來説,這是影響大學招生和培養政策最重要的風向標之一。由于捐贈是私立大學最主要的財政來源,大學不可能對校友的態度置之不理,也沒有動力和理由拒絕他們的慷慨捐贈。許多熱愛運動的校友基于對大學時代參與體育活動的美好記憶,基于對體育塑造學生靈魂,促進社會發展的深刻認知,投入大筆資金用于建設母校的體育場館設施和讚助體育比賽,甚至直接設立體育特長生的獎學金。校友的行動有力地推動了大學體育運動的開展和體育特長生的招生。

    最後一個因素是校際商業比賽的利益驅動。在實用主義盛行的美國,這一點實際上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盡管按照全美大學體育聯盟和常春藤聯盟的規定,參與比賽的運動員必須是業余而非職業運動員,不能通過比賽賺錢,但校際之間的比賽卻是不折不扣的商業比賽。它們為大學帶來了豐厚收入,一部分收入來源于門票。那些傳統的橄欖球、曲棍球和棒球比賽,往往會吸引數十萬觀眾的參與,不僅有學生和校友,還包括學生家長和所在社區的居民。另一部分收入來源于電視臺和網站對體育賽事的轉播。還有一部分收入來源于冠名費和商業廣告牌——幾乎每場大學的曲棍球校際比賽的場地上都挂滿了形形色色的商業廣告牌。除收入外,校際比賽的商業性還體現在對體育教練的薪酬支出上。這些教練是大學裏薪酬最高的人,遠遠高于大學教授,並且其薪酬水平完全取決于市場競爭。比如,哈佛大學歷史上首位帶薪的橄欖球教練比爾·瑞德的薪水要比當時哈佛工資最高的教授還多30%,甚至可以和有著40年校長資歷的埃利奧特的收入相當。

    大學當引領社會對體育的共識

    我曾經一度以為,和中國大學招收體育特長生時動輒降一兩百分的情況相類似,美國頂尖大學的體育特長生也是靠降低入學標準才被錄取的。實際上,這可能是一個誤讀。也許在一般的州立大學存在這樣的情況,但至少像哈佛、斯坦福這樣的頂尖大學並沒有為體育特長生降低入學標準和培養質量。斯坦福大學招生辦公室主任愛德華·肖告訴我,斯坦福所招收的體育特長生,的確是因為學業成績和體育特長同樣突出,達到了大學的入學標準才被錄取的。唯一的區別在于,在決定他們錄取結果的諸多因素中,體育特長所起到的作用最大而已,但這並不意味著其學業成績不達標。

    上述美國大學招收體育特長生的背景,無論是社會因素還是經濟因素,目前在中國都不存在,至少並不顯著。中國大學招收體育特長生的主要目的,仍然集中于活躍校園文化和在校際體育比賽中爭得榮譽兩個方面。因此,《頂尖大學還需要招收藝術特長生嗎》一文中所分析的問題,對體育特長生而言也一樣存在,在此不再贅述。

    然而,正如蔡元培先生所説,“完全人格,首在體育”。拋開校友捐贈和校際商業比賽兩個經濟性因素不談,另外兩個社會性因素——美國社會對體育運動的普遍重視和大學對體育在人才培養中的特殊作用的認識,尤其值得當下的中國社會和大學借鑒。今天,我們不也面臨著學生體質下降,國民陽剛之氣消減的危機嗎?從頂尖大學裏走出的學究氣息濃厚的畢業生,能夠在未來的領導崗位上應對真實世界裏復雜多變的商業和政治上的國際競爭嗎?從這個意義上説,大學招生不應當也不可能脫離社會而存在,恰恰相反,應當通過大學招生的政策和行為,影響、幹預乃至確立社會對教育的共識和價值觀。

    頂尖大學招收體育特長生,不僅僅只是為了活躍校園文化和在校際比賽中爭得榮譽,更要喚起學生對體育運動的重視和熱愛,使他們在運動中磨煉意志、塑造靈魂、提升境界、追求卓越,為國家和社會選拔培養未來的領導者。體育特長生招生並不意味著簡單的降分錄取,更不能為了提高比賽成績而招收專業運動員,也不意味著給退役運動員提供上大學的補償,而應當將其納入大學招生的整體綜合評價體係中,為大學選拔適合自己培養的全面發展的優秀人才,從而實現招生標準的統一。這才是中國頂尖大學招收體育特長生的出發點和歸宿。秦春華

    (作者係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曉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90113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