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建設未來人類命運共同體,一流大學的人才培養使命

2016年05月24日 13:39:55 來源: 光明日報

 

四川大學畢業生在圖書館門前拍照留念。資料圖片

   習近平總書記在前不久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重要批示中特別強調:加快構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人才制度體係。這為新時期高校人才培養工作指明了方向,也為“兩個一流”建設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個國家的視野,能夠決定它在整個國際格局中的地位;一個人的視野,能夠決定他未來發展的水平和高度;一所大學的視野,能夠決定它教育的廣度和深度。去年10月,我國正式頒布了《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明確提出了推進“兩個一流”建設的戰略部署。在推進“兩個一流”建設中,我們的大學具有怎樣的視角,直接決定著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的水平和高度。

    1.推進一流大學一流學科建設的高度和視角

    現在,我們國家已經有多所大學在世界一流大學排名的指標體係中進入全球百強,更有600多個學科進入了ESI全球排名前1%,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些大學、學科已經是世界一流水平。因為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不僅要在國際認可的排名體係中處于前列,還要有關注世界、關注人類、關注未來的高度和視野,要對國家和民族的發展、對人類的文明進步作出創造性貢獻。

    建設“兩個一流”,關鍵要有國際一流水平的學科,要有引領未來科技發展的顛覆性成果,更要培養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一流人才。從根本上來説,我們要有衝擊世界一流的自覺和自信,更要有促進全球共同繁榮、增進人類福祉、引領國家和民族未來發展的視角和高度。在一定意義上講,我們高校對世界、對人類、對國家更顯著、更持續也更長久的貢獻,就突出體現在人才培養上。但與學科、科研成果等辦學指標的快速增長相比,我們在創新人才培養上如何成為真正的一流,應有怎樣的視角和高度,更需要我們大學去認識、去思考和探索。

    2.站在全球的視角、站在建設未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

    縱觀國際一流大學的辦學經驗,可以看出,不管是劍橋、哈佛,還是牛津、麻省理工,這些世界頂尖大學都把培養能為人類發展進步作出突出貢獻的一流人才、把培養未來的世界領袖作為人才培養的根本目標。耶魯大學的前任校長理查德·萊文曾經這樣講過:“耶魯要致力于領袖人物的培養,我們教育的目的是為每個人未來的成長確定方向,為社會、為人類的進步作出貢獻。”牛津大學也明確把學校的人才培養目標定位為“培養各領域的領袖人才和未來的學者精英”;最近,密歇根大學的校長珂曼也明確提出“要為推動全球可持續發展培養未來的世界領袖”。

    雖然這些世界一流大學培養人才的方式、舉措都各具特點,但它們在人才培養的出發點上都有一個共同的視角和高度,那就是站在全球的視角、站在建設未來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去思考、去定位人才培養的理念和目標,都把培養具有領導力的未來社會引領者、開創者、建設者作為一個共同的任務和方向。實際上,國內不少大學都已經意識到了人才培養的視角問題,也進行了一些改革和探索。但是應當説,目前國內大學的人才培養,往往還是更多地去關注現在、關注就業,而對世界、對人類、對未來的關注度還不夠,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參與、影響和引領未來全球事務的能力和膽識就不強,未來的國際競爭力和領導力就更不會強。

    3.中國大學人才培養的高度和視角

    從根本上説,所有的教育模式和人才培養的視角,都是順應時代和社會發展需求而形成發展起來的。一直以來,中國大學人才培養的視角,都定位在要培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和接班人。這是我們大學培養學生最基本的要求和根本的出發點。

    在不同的歷史發展階段,我們培養人才的落腳點也有所不同。新中國成立以後,各項事業百廢待興,為了能迅速發展國家經濟、特別是在短時間內促進工業快速發展,急需大批技術專家和各種專門人才。國內很多高校成了“工程師的搖籃”,事實證明,我們培養出的“又紅又專”的人才,適應了當時的社會需求,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國家建設越來越需要高水平、多樣化的創新人才,也越來越需要未來社會的合格公民。我國高校順應社會的需要,不同的大學對自己的人才培養提出了不同的目標和要求。清華提出了“厚基礎、重實踐、求創新”的人才培養目標,北大開始致力于培養“能夠引領未來發展的人才”,上海交大則把“培養一批創新型的領袖人才”作為自己人才培養的定位。四川大學在2004年確立了新的人才培養目標,就是要培養具有“深厚人文底蘊、扎實專業知識、強烈創新意識、寬廣國際視野的國家棟梁和社會精英”。

    面向未來,我們要全面實現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前不久,習近平總書記在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重要批示中特別強調:“要加快構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人才制度體係。”這就為我們高校在新時期的人才培養目標和定位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這就要求我們必須站在全球的視角,站在中國未來將從世界大國成為世界強國的高度,努力培養更多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一流人才。從2012年起,四川大學提出並構建了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培養體係,也就是一個體現川大精英教育、個性化教育、全面發展教育的“323+X”創新人才培養體係,更加注重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創新創業能力、協作精神與社會擔當能力,努力培養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創新人才。

    那麼,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具體體現在哪裏?這就體現在我們培養的人才,不僅要有知識、更要有文化,不僅要有智慧、更要有擔當、有胸懷,不僅要關注中國,更要關注世界、關心全人類;不僅要參與、融入國際事務,更要影響、引領國際事務,真正為國家、為世界、為人類的進步作出貢獻。

    面向未來,中國大學要培養更多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創新人才,關鍵就是要認識和做好兩方面工作。

    一方面,中國的大學要有這個自信。去年,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給我們的一個重要啟示和激勵就是,中國不僅可以産生世界一流水平的科技成果,更能夠培養出具有國際競爭力、能夠引領人類發展進步的傑出人才。所以,我們推進“兩個一流”建設,培養一流人才,應當立足國際一流水平,但更應體現中國特色,真正實現從“跟跑者”“並行者”向未來“領跑者”的轉變。

    另一方面,我們要走好高端國際化教育這條路,真正培養能參與、影響和引領國際事務的一流人才。近幾年來,四川大學在這方面進行了努力探索。2008年汶川地震以後,我們與香港理工大學共建了全球第一個“災後重建與管理學院”,引進了原聯合國教科文助理總幹事卡隆基教授擔任院長,致力于為國際機構培養防災減災、重大災害危機處理的國際高端專業人才。我們與匹茲堡大學共建了“川大—匹茲堡學院”,引進了匹茲堡大學在世界前沿學科領域的辦學理念和優質教育資源,作為學校培養具有獨立思考能力和國際競爭力人才的高層次、高水平改革實驗區。同時,我們正與成都市共建一個“3+3”國際創新創業學院(研究院),匯聚川大、牛津、匹茲堡大學“三校”和成都、牛津郡、匹茲堡“三地”的創新優勢資源。此外,學校專門拿出經費,列出課題指南,鼓勵和支持廣大教師開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國別研究,開展全球政治經濟、反貧困及全球變化科學等方面的研究。從2012年起,學校每年拿出1500萬元在6—7月舉辦“國際課程周”,邀請牛津、哈佛、耶魯等世界一流大學的400多位外籍教授來校開設全英文課程。

    高校推進“兩個一流”建設,不僅要在水平上達到國際一流,還要有一種立足中國、胸懷世界、關注人類的視角和情懷,更要有一種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卓越貢獻的擔當和氣魄。從一定意義上講,當國內高校真正伴隨中國走向世界,能夠不斷涌現改變人類生活的成果、不斷培養引領世界未來發展的頂尖人才之日,就是我國世界一流大學真正建成之時。謝和平(作者係四川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曉宇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801290113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