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浙江湖州南潯區推進教育資源均衡試點觀察
2017-11-03 09:42:2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這裏的教師大面積跨校交流之後

  浙江湖州南潯區推進教育資源均衡試點觀察

從南潯“名校”到農村小學,主動參與交流的宋國萍針對孩子們的實際情況,努力培養孩子們的閱讀興趣,僅一年就成果頗豐。現在,她已經有點“不想走”了。(南潯區教育局供圖)

  公立學校的教職,一直被人們當作標準的“鐵飯碗”。在同一所學校裏“教一輩子的書”,是不少老師的人生寫照。

  章月英也是這麼想的。

  20歲從師范學校畢業後,她就回到了老家的千金小學教語文。在這所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南潯區千金鎮上的鄉村小學,她已教了23年語文。她本打算在這裏一直幹到退休。直到有一天,校長沈國良突然讓她走……

  沈國良也很無奈,他也不願意損失章月英這員“大將”。可是,為落實南潯區中小學教師人事制度改革的要求,他實在沒有辦法。

  為促進教育資源均衡配置,促進教師的全面成長,作為浙江省教師人事制度改革的一個試點區縣,南潯區從2014年開始執行中小學教師跨校交流制度——同一所學校連續任教超過12年的教師,如無特殊情況,必須離開本校,到其他學校教3年書。

  今年9月,南潯區的中小學教師交流工作的第一個3年周期徹底結束,效果卻遠超想象。

  交流工作啟動之初,南潯區教育局上下心裏也打鼓:老師們不願離開熟悉安逸的環境;校長們擔心影響教師隊伍的穩定和學校的發展;學生和家長也都有意見。這個政策能安穩地推行下去,並實現均衡教育資源的初衷嗎?

  3年前的9月,章月英“無可奈何”地離開任教23年的千金小學,來到隔壁菱湖鎮上的菱湖實驗小學“從新開始”。

  那時的她,怎麼也想不到,今年9月,3年交流期滿後的她竟不想再回熟悉的“母校”繼續過安逸日子,而堅持留在曾被她視為畏途的菱湖實驗小學,繼續當一名每天都要面對挑戰的老師。

  “這個交流平臺,讓我開拓了眼界,有了全新的改變,真的特別感謝能有這樣的機會!”章月英再三向記者説。

  3年前“第一批吃螃蟹”的老師們,已重返“母校”或踏上新的工作崗位。而發出類似感慨的,並非章月英一個人。

  被動的交流,意外的收獲

  章月英的交流並非一帆風順。剛到菱湖實驗小學時,她遇到了工作20多年來前所未有的困難。

  章月英在千金小學教了23年語文,當了22年班主任。那裏的學生多為農家子弟或打工子弟,家長對她都很信服。可是,剛來到菱湖實驗小學,家長們卻對她很抵觸。

  原來,菱湖實驗小學是菱湖鎮的“名校”,也是有百年歷史的老校。學生家長的知識層次高一些,對孩子的教育更重視,聽説換了個“從鄉下來的老師”,家長們反應很大。他們建了個微信群議論章月英,背地裏把她調查了一番,最後相約圍在學校門口,要求校長把章月英換掉。

  “我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下亂了方寸。”章月英告訴記者,本來她接手的班裏,就有4個被老師們私下戲稱為“四大天王”的小淘氣,已經讓她不知所措,家長們又這樣嚴苛,“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壓抑得喘不過氣來,開始整宿整夜失眠。她去醫院看病,被診斷得了抑鬱症。

  她決定家訪,逐一上門和家長們交流:“我是鄉下人,到鎮上來當老師,你們不接受,我都理解。但是,能不能給我個機會?讓我試著跟孩子們接觸交流一段時間,看看孩子們的反應再説,可以嗎?”

  看到老師這樣懇切,家長也不好再説什麼。章月英加倍努力,一學期下來,她接手班級的成績不但沒下降,還明顯提升了。曾經反對她最兇的幾位家長,也和章月英成了好朋友。

  從農村的學校,來到菱湖實驗小學這麼個“名校”,章月英起初一直有著“跳龍門”的忐忑,生怕新同事們會看不起她。可是,這個“龍門”裏的老師校長們,從沒把她當外人,他們無私與她分享自己的教學資源和方法,在她遇到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各種評優機會也都想著她。

  短短3年間,章月英在菱湖實驗小學獲評“南潯區區級優秀班主任”,並順利評上了高一級的職稱。

  “説實在的,如果一直留在千金小學,可能到我退休,這個職稱都難評上。”章月英告訴記者。據南潯區教育局統計,千金小學的教師平均年齡46歲,每年分配到的職稱指標很少。要輪到章月英,確實還要等很多年。

  將評優和評職稱等發展機會向交流教師傾斜,是南潯區教育局伴隨教師交流工作的配套保障性措施之一。為激勵老師們積極參與交流,南潯區教育局提出了“四個優先”,即職稱評審優先、崗位聘任優先、個人評優優先和業務比賽優先等,目的就是想讓教師從被動轉為主動。

  主動的交流,來了不想走

  來了就不想走的交流教師,不止章月英。

  2014年,陳麗從重兆中學主動申請去洪塘中學交流。現在3年期滿,她已鐵了心留在洪塘。

  作為一名青年教師,她起初申請交流的主要原因是洪塘中學離家更近,方便照顧孩子。可是來這裏後,她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獲。

  陳麗畢業于計算機相關專業,對口教的學科是信息課。原先在重兆中學,學校一直安排她教英語和數學,偶爾帶一帶信息課,可學校裏的電腦一半都是壞的,大半節課時間都浪費在修電腦上。陳麗覺得自己年輕,教教其他科目、鍛煉一下是好事,但如果長期如此,她擔心自己的專業就廢了。

  來到洪塘中學以後,她很快就得到了教信息課的機會。別看洪塘中學位于南潯區最邊緣,是一所僅有141人的小學校,但是電腦和電教設備卻很齊全。

  除了教課,陳麗還在學校組建了名為“PC Dream”的社團,給有興趣的中學生開設計算機拓展課程。她自己的專業水平也因此得到了維持和發展,這讓她頗有成就感。

  宋國萍也是主動申請參與交流的教師。

  起初,她目的很明確,就是為評職稱。現在南潯區的教師評高級職稱,都必須有跨校交流的經歷。

  宋國萍是整個南潯區數一數二的小學語文教師,也是南潯實驗小學這所南潯區裏最有名小學的語文名師之一。“評職稱的其他條件我都符合了,就差個交流經歷,所以就報名了。”宋國萍毫不猶豫。

  她專門挑了一所農村學校——南潯開發區實驗學校——作為自己的交流目的地。雖然這所農村學校距離她家有36公裏,但她堅持一定要來這裏,因為20年前的夏天,她就在這所學校的前身開啟了自己的求學路。

  “我小時候是個非常怕生的鄉下女孩,在學校動不動就哭。但那時我的老師特別好,給了我溫暖。如果沒有當時的她,就不會有今天的我。我一直都想回來,把老師那時帶給我的東西,再傳遞給這些孩子。”宋國萍説這也算一種圓夢。

  圓夢之路並不平坦。宋國萍來時接手的5年級2班,是全校最棘手的一個班。無論是校長,還是前任的班主任,都囑咐她“要小心!”

  宋國萍在開學前,挨家挨戶地去家訪,摸清他們的情況,心裏有了底——孩子們並不差嘛!傳聞是不是錯啦?可是等到開學一上課,宋國萍還是傻了眼。“看到他們上課舉手的人這麼少,作文寫成那個樣子,個別同學幾乎天天都跟人打架,我很鬱悶,簡直不可思議:這些孩子怎麼這樣的啦,怎麼這麼差的啦!”

  可是,想起小時在這裏念書,老師從沒大聲斥責過那個怯生生的自己,宋國萍又耐下性子來,針對這裏孩子們的情況制定了不同的教學策略。

  比如,雖然他們已經上5年級了,但是為培養孩子們的閱讀興趣,她還是為孩子們選擇了《花婆婆》等知名繪本作為閱讀素材。孩子們從沒見過這樣精致的圖畫書,被吸引著讀了一遍又一遍。看著孩子們逐漸開始有了親近書的欲望,宋國萍特別欣慰。

  她也逐漸意識到,這裏的孩子們不是不愛讀書,而是沒有機會接觸到好書,便趁熱打鐵地為孩子們建了“閱讀銀行”——每讀一本書可以積10分,攢到一定積分,可以換獎品,獎品是更精美有趣的書。一個學期下來,全班每個同學都至少精心讀了四五本書,不少人的作文水平明顯進步。

  為了加強和家長的溝通,宋國萍給家長建了QQ群,幾乎每天都在群裏分享一些和家庭教育及閱讀相關的內容。久而久之,家長們也被宋老師的良苦用心打動。尤其看到孩子身上的變化之後,家長們對孩子教育上傾注的精力增加了。

  宋國萍給5年級2班當了一年班主任後,這個全校聞名的棘手班級評上了“全校最美班級”。

  和南潯實驗小學這所名校相比,宋國萍覺得南潯開發區實驗學校這所鄉村學校學生們的最大區別在于家長。而她從2015年到這裏來交流的這兩年中,她最有成就感的也是改變了這裏的家長。

  除了改變家長,宋國萍還肩負著指導年輕老師的責任。她把自己從南潯實驗小學教了15年語文積累的備課筆記,包括她參加省裏培訓得到的資料等,毫無保留地分享給南潯開發區實驗學校的語文老師們,在把自己的經驗和資料梳理清楚分享給老師們的過程中,她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收獲。兩年的交流很快就過去,剩下一年時間。宋國萍説她本來只想來刷個經歷,可現在都有點不太想走了。

  “人無論是在什麼樣的環境裏,最主要的都是要能實現自己的價值,而在這裏我成就感更高。”

  老師在成長,學校在發展

  現在,宋國萍的語文閱讀課已不再限于她所執教的班級,而是推廣至全校——各年級每周一節的“悅讀”課。

  南潯開發區實驗學校的校長張香明告訴記者,來他們學校交流的教師,尤其是骨幹教師,對他們這所農村學校的發展影響都很大。“因為他們來了之後,不光帶來了原來學校裏好的教育方法,他們的專業素養和敬業精神,還影響了我們學校的其他老師。”

  這兩年,南潯開發區實驗學校這所9年一貫制的學校,中考成績明顯提高,口碑也越來越好,一些南潯區城裏或者湖州市市區的家長,慕名把孩子送到這裏來就讀。這所學校也吸引了更多優秀的老師來交流。他們已經不再是來“支教”,而是來“取經”。

  顧坤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南潯鎮上的潯溪中學執教時,申請了好幾次來南潯開發區實驗學校交流,卻直到去年才排到他。“別看它是一所農村學校,但這兩年各方面的實力越來越強,所以我想過來學一下它的方法和技巧,等交流結束後帶回潯溪中學。”顧坤對記者説。

  位于南潯區雙林鎮的羅開富小學也是一所典型的鄉村小學,農家子弟和打工子弟佔學生中的絕大多數。校長嚴永強告訴記者,由于地理位置和師資力量等原因,前些年學校的英語教學一直比較薄弱,上到6年級無法完整讀出課文的學生仍有不少,這種情況在從慶同小學來交流的教師周衛國到來之後,得到了改善。

  慶同小學是雙林鎮的知名小學,周衛國是那裏的英語名師。作為一名青年教師,他2014年決定第一批參與交流,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出來看看的機會。”雖然那時交流政策剛開始啟動,還不是很明朗,但“吃苦,肯定不怕的。”周衛國抱著磨礪自己的心情來到羅開富小學。

  那時的羅開富小學,就是人們想象中鄉村小學的樣子,硬件設施相對簡陋,畢業班同學的英語水平遠遜于同齡人。

  在慶同小學帶慣了好學生的周衛國,迅速調整教學策略,加班加點給落後的同學“吃小灶”。經過一段時間,他帶的班上大部分同學英語期末考試、畢業考試成績都能達到90分以上。不僅如此,他的到來還激發了其他英語老師的上進心,帶動了整個學校的英語學科建設。

  隨著南潯區“美麗校園”等項目的推進,羅開富小學這一兩年的硬件設施大幅改善。新的教學樓、圖書館、實驗室、泳池都配備齊全,操場上鋪設了七彩跑道,走進之後讓人難以相信這竟然是一所鄉村小學。

  周衛國來這裏以後,不僅承擔了英語課的教研任務,還被提拔為學校中層,分管後勤、基建、宣傳等工作。無論是羅開富小學的校長、老師,還是他自己,都沒把他當外人。

  羅開富小學的改建,恨不得每個細節他都參與其中:校門口家長接送等候區的黃線是他和保安一起用油漆畫的;乒乓球臺子是他和老師們一起搭起來的;圖書館的書是他和老師們一起上架的……

  今年春天,南潯區第一批交流教師開始陸續準備返回“母校”時,周衛國毫不猶豫地決定留在羅開富小學。“這裏雖然小,但是老師們相互之間特別團結,有熱情,大家心往一起想、勁往一處使,都想拼一拼,讓學校衝上去!”

  周衛國已經不再把在這裏教書,當成一個磨練自己意志的苦差,而是徹底融入了這個學校的團隊,參與她的建設。“因為羅開富小學的教學樓是我看著蓋起來的,我自己的相機裏,記錄的全是學校建設各階段的照片。”

  均衡教育資源的大膽試驗

  根據南潯區教師交流工作的相關規定,每個學校派出交流教師中的骨幹教師要佔到20%以上。有些學校為了盡量展示自己的優勢一面,對交流教師的選拔更是優中選優。

  可是,校長們也擔心:好老師都出去交流了,我們自己學校的學生怎麼辦?成績還能提高嗎?

  曾在多校任教任職的陳曉峰,現任羅開富小學的副校長,他向記者坦陳:“骨幹教師的外出交流,可能會導致校內教師的斷代,而新教師的培養又需要一個過程。教師交流工作對每所學校來説,都是很大的挑戰。”

  經過一段時間的跨校交流,校長們逐漸打消了這個顧慮。“交流出去的是我們學校的骨幹教師,交流進來我們學校的也是人家學校的骨幹教師啊!”羅開富小學校長嚴永強説。而骨幹教師交流出去之後,其原來所在學校的其他老師,也得到了發展空間。

  菱湖實驗小學的骨幹英語老師沈春莉,一直都帶6年級畢業班的英語課,並且有機會參與各種區、市甚至省級的評優比賽,為學校奪得榮譽。

  在她去千金小學參與交流後,6年級畢業班的英語課由費戰洪老師來帶,費戰洪因此得到了嶄露頭角的機會。一年下來,費戰洪帶出的畢業班成績並不比沈春莉差多少。一些公開課比賽等活動,此前都是沈春莉代表學校出徵,現在費戰洪也有了參與機會,也沒少斬獲榮譽。而當他獲得這些有目共睹的成績之後,學校也將他提升為中層,讓他擔任大隊輔導員。“這幾年來,我的成長也比較快。”費戰洪説。接下來,他也準備申請跨校交流,以便更全面地發展。

  南潯區教育局局長陳勤泳告訴記者:“教師交流制度決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促進教師們全面成長,以及區內教育資源的均衡。”

  南潯區的行政區域是東西長、南北短。雖然行政中心在東北角,但整個南潯的經濟文化並不是由行政中心往外輻射的,而是以下轄各鎮為中心組團式輻射。此外,由于南潯區西部緊鄰湖州市主城區,有不少生源被吸引到了湖州市區,導致西部生源人數下降,學校教師資源豐富,而東部地區生源人數增長,教師資源卻緊張的狀況。

  上述原因造成整個南潯區的教育除了城鄉差異,還有東西部差異。如果沒有教師交流制度,勢必會出現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情況。南潯區教育局正是希望通過教師交流制度,讓骨幹教師們由城鎮往鄉村走,由西部往東部走,以均衡區域內的優質教育資源。對那些長期扎根鄉村的教師們,也創造機會讓他們能到規模更大的學校鍛煉,提高他們的業務水平,激發他們的工作積極性。

  3年前,政策推行之初,老師、校長、學生家長各方都心存疑慮,南潯區教育局分管相關工作的副局長姚明星和組織人事科科長沈春芳等人都如履薄冰。他們跑遍每所學校,試圖摸清每位校長的顧慮和老師們的態度。大家幾乎都是“硬著頭皮”試水這一項全新的人事工作。但推行3年過後,無論老師本人還是各個校長,都發自內心地表示,確實受益匪淺。而教育資源的均衡,更是提升了整個區域內義務教育水平。3年來,累計已有443名教師參與交流,佔南潯區中小學義務教育階段教師總數的18.6%。

  幾乎每個第一批參與交流的老師,在走出自己任教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學校,來到一個陌生學校當“新人”時,都會惴惴不安,但一段時間之後,他們都能像從舊館小學到慶同小學去交流的楊小元發出的感慨一樣,認同這樣的理念:

  “教師交流,像一縷清新的空氣正悄悄吹進每所學校。對教師自身而言,交流的經歷也將賦予我們新鮮而又獨特的體驗。交流,就好像是打開了一片新的天空,讓我們發現一個更好的自己,也許最好的自己永遠在路上。世界那麼大,或許你可以換個學校去看看!”(記者 尹平平 徐根紅 實習生 年欣)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90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