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就怕孩子不如人 焦慮的家長能否回歸平和
2018-10-11 07:07:0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教育不是孤立的,與各種社會因素相聯,對教育的焦慮,其實是對時代的焦慮。治病外敷內服,焦慮是心結,解決社會問題是外部藥方,那內部藥方又在哪裏?

  近日,武漢市武昌區一所小學幾個低年級家長找到副校長要求老師給學生布置書面作業,原因是一二年級不留作業學習會落後。還有家長組建“校際作業群”,把各學校作業匯總到群裏,讓家長們各取所需布置給孩子。而在山東某地,四年級一個班的二十幾位家長要求換掉語文老師,其中一個理由竟然是“課文不講,光講外面的(拓展知識),我們只要成績,只講課文中的就行。”

  學校給孩子減負,家長主動加壓增負,一場“拉鋸戰”正在上演。8月30日,教育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等8部門聯合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提出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小學一二年級不布置書面家庭作業。在這之前,也有很多城市出臺相關規定,減輕小學生課業負擔。但是,減負的舉措,在現實中卻屢屢受阻,其背後是家長們的焦慮。

  “智課教育”聯合新浪教育近期共同發布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學習成績、校園安全、手機上癮成為造成家長焦慮的三大主因,學區房緊隨其後。中國家長整體上處于比較焦慮狀態,孩子在幼兒園、小學階段最為焦慮。

  不可否認,“焦慮”已經不知不覺成為中國家長的標簽之一。焦慮的原因無外乎一個字——比,比孩子的分數,比孩子所學知識的多少,比孩子學校的好壞,比未來的就業選擇……雖然大多數人承認能力的培養更重要,但能力在教育階段是不可量化的,因此,可量化的成績幾乎成了唯一標準。家長們在無休無止的比較中,更加焦慮甚至恐慌,最顯見的後果就是不斷加重孩子的課業負擔,給他們報各種各樣的課外班。

  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所作的《2017年中國教育財政家庭調查的分析》顯示,中小學階段學生的校外培訓總體參與率為48.3%,參與校外培訓的學生平均支出約為5616元。過度的校外培訓給家庭帶來了經濟負擔,也加重了孩子的負擔,剝奪了他們玩耍和自由成長的時間。

  課外培訓機構也推波助瀾。用誇大其詞、虛構的離奇故事,甚至用煽動性語言來點燃家長的焦慮情緒,以達到自身謀利的目的。今年年初,教育部嚴肅整治校外培訓,一些違反違規的課外培訓機構被關閉。但是,一些培訓被轉移到網上,成為網上課堂。中小學生們依舊在上培訓課,只是坐在家裏面對電腦。

  家長的焦慮中,有一個現象值得關注。調查顯示,當孩子在幼兒園、小學階段,家長最為焦慮;初中、高中、大學階段則依次出現下降趨勢。為什麼會如此?

  這與家長對孩子的客觀認識有密切關係。曾有心理學家做過實驗,嬰兒剛出生時,很多家長都對孩子抱有極高的期待,嬰兒期的快速發展也常常超家長的預期。但當孩子不斷長大,有了自己的個性,也與其他孩子有了區別時,家長往往會進入一個比較的階段,期望自己的孩子超過別人。這也是幼兒園和小學階段,家長特別焦慮的根源之一。而到了初中、高中,孩子的能力差異、學習差異逐漸確定,家長們的焦慮也隨之減輕。

  教育不是孤立的,它與各種社會因素相聯,對教育的焦慮,其實是對時代的焦慮。治病外敷內服,焦慮是心結,解決社會問題是外部藥方,那內部藥方又在哪裏?研究者和社會輿論是否應該更多分析關注那些“不焦慮家長”,讓他們成為榜樣,以此緩解家長們的焦慮。

  幾十年前陶行知曾説過:“不要讓孩子成為人上人,不要讓孩子成為人下人,也不要讓孩子成為人外人,要讓孩子成為人中人。”“人中人”指的是平常人,平常人不是無所作為,而是要有平和的心態,正常、快樂地成長。(李新玲)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女排世錦賽:中國勝美國
女排世錦賽:中國勝美國
新疆首個世界地質公園開園
新疆首個世界地質公園開園
雲端上的“清潔工”
雲端上的“清潔工”
秋花爭艷鬥金秋
秋花爭艷鬥金秋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69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