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首設高中生板塊 種一顆“我敢闖我會創”的種子
2019-11-04 09:43:2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第五屆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閉幕式。(圖片由浙江大學提供)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放棄,做實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中山大學附屬中學的高三學生葉可塑説。

  不久前,葉可塑剛剛參加了第五屆“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在這屆大賽上首次設立了面向在校高中生的板塊——萌芽板塊。冰雪奧運志願者機器人、智能終端秒變智能麥克風、無線傳輸的智能坐姿識別係統、海洋微生物提取出的治療手足口的新化合物、自行車安全警示係統……包括葉可塑在內,有60個高中生的項目出現在該次大賽中。

  那麼,一個面向大學生的大賽上,中學生會有哪些收獲?這個平臺對中學生來説又意味著什麼呢?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在大賽中採訪了多名參賽的高中生及他們的指導老師,在他們的故事中尋找答案。

  高中生就應該大膽地想 多天馬行空都沒關係

  應該説,與大學生那些“高大上”的項目相比,高中生的參賽項目顯得更“接地氣”。

  來自上海同濟大學附屬七一中學的傅文軒和樂儀霖是兩個文弱的小姑娘,他們參賽的項目是自行車安全警示係統。“有一個激光投影,投影在自行車的兩側,可以清晰地告訴路人自行車的范圍。”樂儀霖説,另外,車上還有一個蜂鳴器,有人靠近的時候蜂鳴器會響,既提醒騎車人有路人靠近,也可以告訴路人有自行車正在靠近。

  “應該説這兩個學生的這個創新項目用到的核心技術並不高深,所用到的很多部件也都能直接在市場買到。”同濟大學附屬七一中學的科技輔導員老師汪臻説,但是真正難能可貴的是,孩子們能在生活實際中找到問題,而且付諸行動去尋找答案。

  這個項目本來很簡單。

  傅文軒和樂儀霖看到身邊騎共享單車的人越來越多,但是絕大多數單車上沒有警示燈,特別是在晚上騎行時存在著很大的安全隱患,所以她們首先想到的就是能不能給自行車加上一個有警示作用的燈。

  這一步實現之後,她們又覺得警示燈只是一種被動的提醒,如果當有物體靠近時,自行車上能有一個自動提醒的裝置,就更理想了,于是她們想到了自動報警的蜂鳴器。

  在實現這個目標時,她們發現自己的知識儲備不夠了,需要學習編程,“但是我們倆都是學文的,在編程上完全是‘零基礎’。” 傅文軒説。于是兩個人就校內、校外找老師請教,一點點學習,從最初的編程“門外漢”,到編出一個“別人都看不上”的程序,再到最終能夠熟練編程。

  “她們倆最讓人感動的就是這股勁頭,有不懂的地方就想辦法找老師請教,這個摸索的過程對她們來説就是至關重要的。”汪臻老師説。

  “科學研究就像在你眼前放著一個黑箱,探索的過程就是把這個黑箱一層層撥開的過程。”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指導老師趙林説,現在,很多中學生搞創新、搞科研,他們用的可能是很多現成的模塊,最初的任務就像“拼樂高”,組裝、拼接、並聯、串聯,但是在簡單操作的過程中,他們很可能産生了自己改動的衝動,而隨著一步步深入,“當‘黑箱’一層層撥開,他們會從中找到研究的樂趣。”

  如果沒有這些探索的興趣、沒有體會到探索的樂趣,孩子們即使接觸到高深的知識和技術,也只會停留在機械地運用這個層面。而有了樂趣就有了進一步研究下去的可能,這就是創新的最初動力。正如萌芽板塊的評委、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物理學院教授徐寧在接受採訪時所説的那樣:“最重要的是要有想法。”“高中生就應該大膽地想、敞開了想,多天馬行空都沒關係”。

  科研中最大的挑戰是面對失敗 不是一次失敗,而是不停失敗

  在探索中産生了對研究的興趣,在天馬行空的思考中有了創新的火花,但是這些還都只是離創新更近了,要想成為創新陣營中的一員,還缺少一種歷練,那就是失敗的歷練。

  葉可塑對此有著比同齡人更深的理解。

  應該説葉可塑做科研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葉可塑的媽媽是從事醫藥研究工作的,從小時候起,葉可塑就對實驗室、做研究等毫無陌生感,所以從上高一起,她就報名參加了學校和中科院一個研究所組織的科考營。在科考營的學習中,葉可塑了解到,海洋微生物為了適應復雜多變的環境經常會産生一些新的化合物。葉可塑想起媽媽曾經提到過的還沒有找到根治辦法的手足口病,葉可塑由此確定了自己研究的方向:在海洋微生物中尋找治療手足口病的可能。

  有了想法,有了高大上的實驗室,再加上從小在科研氛圍中的耳濡目染,葉可塑的創新研究很快上手了。

  這時,葉可塑的挑戰才真正來到。“我意識到了科研中最大的挑戰是如何面對失敗,不是一次失敗,而是不停的失敗,是即使你所有的實驗流程都是正確的,仍然無法提純到你想要的純凈化合物,那種無奈不可言表。”葉可塑説。

  葉可塑介紹,真正做起實驗來,有些步驟是枯燥而繁瑣的,“我們要守在那裏一整天,可能才能接完40根試管,再把這些全部點樣在硅膠板上,如果配比溶液的劑量不對或者比例稍不合適就會失敗,只要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就得全部重新來過。”葉可塑説,她最誇張的一次是“一天點了300多個樣”。

  不過,就是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葉可塑與自己的小組成員終于有了成果,而且他們的成果通過抗病毒檢測的鑒定對手足口病有效。

  “雖然孩子們的研究成果在對抗疾病方面還不是效果最佳的,但科學研究的過程就是這樣的。”葉可塑的指導老師、中山大學附屬中學的楊艷君説,研究和創新總是伴隨著缺憾和失敗。其實,對于高中生來説,發現不發現新東西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嘗試過、失敗過、成功過,有了這些就足夠了。

  正如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所説,高中生搞科研、搞創新最重要的不是他們創造出了什麼,而是在億萬中學生心中“種下一顆‘我敢闖我會創’的種子”,有了這樣的種子,他們才能在不遠的將來更快更好地迸發出創新的力量。(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樊未晨)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水墨南迦巴瓦峰
水墨南迦巴瓦峰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39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