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沒面子、沒票子、沒路子” 上了職校,人生就毀了?
2020-03-02 12:36:48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職校學生在進行數控車削加工實訓 張龍 攝

  職業教育的發達程度,體現著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和教育現代化水平。一個職業分工結構合理的社會,不僅需要學術型人才,更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

  近些年,我國不斷出臺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相關政策和文件,然而,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説起來重要、選擇起來次要”的局面仍不斷困擾著職教生,職業教育低人一等、低進低出的現狀仍未改變。

  他們,低著頭進職校

  中考成績公布後,16歲的海南昌江女孩小蕓將自己封閉起來,兩個星期沒有説話。之所以如此,是因為321的中考分數注定她只能讀中職,從此與高中、大學及她認為的美好生活無緣。

  “從小家長和老師跟我們講的都是讀高中、考大學,這樣才能成為有出息的人,上中職就意味著失敗。”小蕓説,在她和全家人看來,上中職是“無奈的選擇”。

  在海口旅遊職業學校就讀的小陽也曾經歷了這樣一段“黑暗的日子”。“在初中學校和老師看來,考高中、上大學是大家努力的全部,這才是正確的道路,考不上高中人生就毀了。”小陽説。

  據相關人士介紹,老師和家長之所以給孩子進行以上“解讀”,很大程度上來自全社會對職業教育的偏見,認為職業教育是末流教育,上職校是沒面子、沒票子、沒路子的選擇。

  “父母曾想讓我上私立高中,但家裏承擔不起學費,為此媽媽拉著我的手流著淚説對不起,説因為他們沒本事耽誤了我的人生。”小陽難過地説。

  85%的職校學生來自農村

  海南省教育廳職業與成人教育處統計,近10年來,海南85所中高職院校(72所中職)累計為海南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近50萬名優秀技術技能人才,其中85%以上是農村家庭孩子。據調查,其中貧困、單親、留守等弱勢群體家庭子女又佔很大比重。

  海南省機電工程學校校長陸紅專説,職校學生剛入校時多是低著頭進來的,存在明顯自卑心理。有些學生家庭教育有缺失,行為習慣存在問題,比如:服裝不整齊、儀容不講究、紋身、染發等,學校往往要用半年多的時間幫助學生樹立自信心和培養良好的行為習慣。

  一位職業學校校長坦言,盡管職業教育為培養職業技能人才、農村家庭脫貧致富等做出了很大努力,但仍無法改變全社會認為職業教育是末流教育的觀念。85%的學生來自農村也暴露出當前城鄉義務教育不均衡問題依然十分嚴重。

  三大短板困擾職教

  培養高素質的産業工人、藍領人才,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然而與國家需求相比,目前我國職業教育發展還面臨諸多挑戰。

  “社會認識偏差是最嚴重的問題,它直接導致職業教育被邊緣化。”21世紀教育發展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説,受“學而優則仕”的傳統觀念影響,家長都想讓孩子讀大學,畢業當管理者,但實際上985大學錄取率不到2%,211大學錄取率不到5%。如果強調所有人都要進重點大學才能改變命運,其他的教育方式就被邊緣化了,盡管國家很重視,但被邊緣化的職業教育長期處于弱勢地位。

  “雙師型”教師少。多位職業學校校長反映,一些中職老師是從鄉鎮中學轉過去的文化課老師,不具備教授職業技能的能力。陸紅專告訴半月談記者:“職校的大多老師是從本科師范院校或普通本科院校畢業後應聘來的,對職業教育沒有任何概念。”海口旅遊職業學校副校長楊英説,在德國,只有師范類職業院校的畢業生才能到職業學校當老師,國內只有天津職業師范大學一所專門為職業學校培養師資的大學。

  “雙元制”辦學不順,企業參與人才培養的積極性不高。據反映,海南中職學校校企合作開展得十分困難。海口旅遊職業學校教研部主任錢玲説:“企業都很實際,有利益需求的企業才會參與,大多企業不願意事先付出。”海南省教育廳職教處處長盧剛説,少有企業向職校提出他們需要什麼樣的人才,當前産教融合是“剃頭挑子一頭熱”。

  去教育等級化,讓職業教育“揚眉吐氣”

  職業教育是深化教育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職業教育發展得好,能提供更多樣化的成長成才路徑,有效分流高考升學的壓力,緩解“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現象,為深化教育改革創造更好的條件。如何讓職業教育實現更高質量發展,真正做到“揚眉吐氣”?

  首先必須去教育等級化。熊丙奇認為,政府部門不應一方面強調職業教育很重要,另一方面不斷強化985和211,把更多的資金撥給他們。“如果教育是有等級的,是金字塔形的,那待在塔尖的永遠只是少數,待在塔底的人怎麼辦?教育結構出問題,整個社會的結構就會出現一係列問題。”

  其次,盡早開展職業教育啟蒙。要盡早引導學生根據自己的意願、興趣選擇學校,但現在許多學校拒絕中職學校進校宣傳。“學校可能認為影響學生的鬥志吧,沒有人告訴我除了高中之外,這世界上還有職業學校這樣的存在。”小陽告訴半月談記者,他是中考前從同學處聽説後自己打電話到職業學校咨詢了解的。

  第三,搭建現代職業教育“立交橋”,貫通職校生成長通道。海南省海口旅遊職業學校校長趙金玲告訴半月談記者,如今國家打通了中職升高職的通道,相比過去,中職學生“升學有路,出國有門,不同的孩子可以選擇不同的路徑”。這是好事,不過通道還需進一步擴大。

  “中職升高職比例有待提高,中職升本科,職業本科升職業研究生、博士,應建立一整套培養體係,省域間職業人才接受教育的阻礙也需盡快打破。”趙金玲説,目前中職升高職都是以省為區塊統籌,如海南的學生無法去外省上大專,她建議職業教育“立交橋”進一步貫通,讓全國的職業學校學生能充分流動。

  第四,進一步提高技術技能人才待遇。趙金玲認為,“要扭轉人們對職業教育的偏見,還應提高技術技能人才待遇,工資薪酬起來了,父母有面子,才願意送孩子來”。另外,應該打破就業門檻,破除唯學歷論,打通技能人才進入公務員、管理層的通道,只要能考得上就應該錄取。(半月談記者 柳昌林 趙葉蘋 王自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初春拉魯濕地
初春拉魯濕地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97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