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職生頂崗實習與復産復工共振
2020-03-09 08:34:2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浙江旅遊職業學院空中乘務專業實習生面對疫情依然堅守崗位,做一名最美的高空“擺渡人”。 學院供圖

溫州職業技術學院産品藝術設計1702班賴曉聰制作

溫州職業技術學院會計1907班鮑麗靜制作

  286名學生。

  這是截至3月3日,內蒙古包頭職業技術學院教務處處長曹朝霞統計學院去企業頂崗實習的學生人數,更重要的是,她還要統計一下每個學生每天的健康情況。曹朝霞每天提心吊膽,但讓她感到幸運的是,目前分散在全國各地的頂崗實習學生健康狀況良好。

  “這286名學生全是去年年底就與企業簽訂好了頂崗實習協議。”曹朝霞向記者介紹,有的年初就去了企業,有的春節期間回來,隨著國家鼓勵企業復工復産,很多學生陸續回到了崗位。

  按往常,這是就業季,高職院校大部分大三學生走上了頂崗實習崗位。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到來,讓很多高職院校對即使已經簽訂好了實習崗位的學生要求“按兵不動”,甚至要求“結束實習返回家”。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高職院校校長對記者表示:疫情來襲,學生去不去企業頂崗實習,要看學生能否從頂崗實習中有收獲,或能力、視野能否得到大的提升,或頂崗崗位是否就是未來的就業崗位,“若不是,徒增學生感染風險”。

  這位校長還表示,如果之前與單位簽訂了頂崗實習協議,可以由學校出面與單位解釋,尋求理解,要求延遲。

  在記者的調查採訪中,新冠肺炎疫情給高職生頂崗實習無疑造成了一定影響,但總體來説,影響還在可控的范圍內。特別是隨著國家號召企業復工復産,高職院校也在逐漸松動,不再要求學生“按兵不動”,而是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逐漸走上實習崗位。

  頂崗實習高職生逐漸返崗

  疫情防控一刻都不能放松,隨著國家號召企業復工復産,這一過程中也需要頂崗實習學生返崗。

  2月19日,浙江省寧波市人社局和市教育局聯合發文《關于組織做好職業(技工)院校學生頂崗實習支持企業復工復産的通知》,組織做好職業(技工)院校學生頂崗實習,支持企業復工復産,預計有萬名以上師生參與幫助企業復工復産。

  2月20日,浙江省教育廳印發了《關于做好職業院校學生頂崗實習支持企業復工復産的通知》,要求各職業院校要及時調整工作步驟,根據當地的疫情防控形勢、企業疫情防控情況以及復工復産企業對從業人員專業、崗位等要素需求,有序啟動學生特別是畢業班學生頂崗實習計劃,支持浙江省企業復工復産。

  其實,早在春節前,浙江臺州科技職業技術學院汽車工程與信息學院已對接好企業,安排了第一批100余名學生參加頂崗實習,後因疫情防控全部停崗。2月24日,該學院第一批16名學生已經到達公司。截至3月3日,43名學生已經返回頂崗實習崗位。

  “由于防疫需要,學校還未全面啟動學生頂崗實習,正在進行的主要是年前對接好的學生。”該學院汽車工程與信息學院院長李斌介紹,目前企業的復産需求非常迫切。之前與學校合作的公司,正在聯係學校,希望學生能夠返崗。

  “我們首先會解決重點合作的企業,這些企業相對來説用工量會比較大一點。學校也會向學生推薦這批企業,加深校企合作的深度,同時借這個機會摸索創新校企合作的方法。”李斌表示。

  曹朝霞對記者表示,目前,全校在企業頂崗實習學生人數穩定在286名。學校也正在考慮給上級部門打報告,看能否增加學校派出學生進行頂崗實習的名額。

  “其實,這些頂崗實習學生未來大都就是企業的員工,企業按準員工要求他們復工復産,學校不好有太多幹預,只能在提醒企業保障學生安全的情況下,鼓勵學生返回崗位。”曹朝霞説。

  曹朝霞表示,學生有序進行頂崗實習的另一個原因是要考慮校企合作的長期穩定,現在企業的確遇到了一定的困難,復工人員比較少。學生又在比較關鍵的崗位上,在前期的頂崗實習中已經掌握了一定的基礎技術,如果這時候這批學生不到崗,對企業生産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為學生頂崗實習和就業,學校未雨綢繆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不少高職院校正在調研學生的頂崗實習和就業狀況,以便未雨綢繆。據記者調查了解,涉及文旅、餐飲、酒店管理等專業的高職院校,其學生的實習和就業相對影響較大。

  這幾天,浙江旅遊職業學院院長杜蘭曉一直在學院召開與實習和就業有關的會議,調研學生實習和就業情況,正在拿出有針對性的應對措施和方案,包括國家剛出臺的增加“專轉本”人數,可能對這類專業有所傾斜。

  而在江蘇常州信息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費小平眼裏,“疫情對實習和就業有一定影響,但影響面不大。”

  2月底,該學院對全部3981名即將畢業的學生進行了調研,發現89.5%的學生已有了實習單位,其中原本有實習單位,因疫情不能按時上崗已被單位辭退的有77人,佔畢業生人數的1.94%;因疫情不能及時上崗的有175人,佔4.40%。

  據此,費小平向記者表示,這兩項加起來為6.34%,“屬于可控范圍”。

  調研還發現,已與單位溝通好等學校同意上崗後再去上班的有1951人,佔49.03%;有實習單位,但在全心準備專轉本復習的有1346人,佔總數的33.83%。“這部分準備專升本的學生,反而成了我們的‘煩惱’,如果學生升本成功,就得讓實習協議作廢,學校就得出面向企業解釋。”費小平説,學院真正還沒找到實習單位的僅有10.5%,但這裏面還包括全心全意準備專升本的4.72%,還有一定人數的創業和出國學生。

  “即使這樣,我們的實習和就業工作要落實到每個學生。”費小平説,一是針對學生不能按時到崗面臨被辭退的用人單位,學校向企業説明特殊時期上級有關規定、要求以及未按規定上崗後可能帶來的風險,通過溝通協商穩定學生的實習崗位;二是已經與學生簽訂就業協議的用人單位,主動了解、關心用人單位疫情期間的工作安排和復工情況,共同商定解決復工中的問題,保障畢業生就業率。

  “同時,協同企業組織‘網絡面試’,依靠‘雲平臺’實現雙選。”費小平説,以此實現學生“足不出戶敲定實習(就業)單位”目標。

  頂崗實習學生防疫做在每個細節中

  在疫情防控的緊要關口,已經到崗的學生應如何做好防護工作?“學生的健康安全無疑是擺在首位的。”曹朝霞説,對于已經頂崗實習的學生,學院安排專門的指導教師對學生的日常工作進行監控以及線上指導,包括實訓操作以及心理關懷等。

  “學生的頂崗實習是教育教學階段的一個重要環節,學校對此必須要有所把控。盡管返崗的這部分學生還是少數,但我們的工作還是要做細,每天都會通過電話進行逐一統計。”曹朝霞説。

  “企業必須是經當地防疫部門批準備案復工復産的企業;不能是勞動密集型企業;同時必須不是疫情嚴重地區的企業,應是目前已經出現拐點並有效控制疫情地區的企業。”對于學生的頂崗實習,湖南安全技術職業學院院長郭超這樣説,“此外,學生的頂崗實習應嚴格遵守當地政府的疫情防控政策,同時加強對學生的安全防護教育,與企業建立更加密切的溝通渠道。”

  曹朝霞説:“一方面學校通過一定的方式給學生宣傳在疫情防控期間,怎麼做好自我保護。但是學生的自我保護,從某種程度上來説,光靠個人的力量不成,更多需要實習單位提供防護,以給頂崗實習學生一個安全的環境。”

  曹朝霞表示,如果頂崗實習學生一旦出現被病毒感染的情況,就意味著校企雙方要承擔起責任。“我們是在排除這種可能性的基礎上,才安排學生頂崗實習,否則,對于企業和學校來説就不是雙贏,而是冒巨大風險。目前,學校有一個防控疫情的整體預案,具體細節還在不斷完善中。”

  記者調查發現,防疫工作尚未結束,高職院校派學生去企業頂崗實習,幾乎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明顯比平時加強了與學生的溝通,與企業的交流。

  最近,臺州科技職業技術學院下發通知,要求防疫與頂崗實習兩手抓。據李斌介紹,第一要考慮學生返崗路上的風險,家長能自駕車送的盡量自駕車送;其次,學生家裏離實習單位不是太遠的,學校聯係企業,企業能安排車輛接的盡量安排;學生如果乘動車到臺州來,學校建議也是實習單位派車輛到車站接,減少學生因為交通産生的風險。此外,學校還安排兩批人,一批人專門聯係企業的人事負責人,了解整個公司疫情的防控情況是否正常;另外一批人員就是班主任,每天聯係學生了解各方面情況。同時,李斌所在學院也與頂崗實習的學生簽訂了承諾書,提高學生在工作中對疫情防護的警惕性。

  “萬一學生在公司發生感染,我們肯定要配合當地的疫情防控部門,採取措施。作為校方,我們也會與企業協調,盡量保障學生的安全。”李斌説。

  (實習生李文斌對此文亦有貢獻。)(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國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夢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賀蘭山中的躍動“精靈”
賀蘭山中的躍動“精靈”
秦嶺深處十萬畝山茱萸盛開
秦嶺深處十萬畝山茱萸盛開
她們的堅守
她們的堅守
物流配送路上的貨車女司機
物流配送路上的貨車女司機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06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