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莫讓“啃小”過度消費“小網紅”
2020-12-03 08:34:20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一個粉絲超千萬的“萌娃”博主,對正在拍視頻的媽媽説:“在這個家裏,我姓劉,爸爸也姓劉,只有你姓李,誰才是垃圾桶裏撿來的,你心裏沒點數嗎?”別急著為這位母親抱不平,從賬號顯示的信息來看,視頻內容的拍攝和運營都有這位母親參與。萌娃類賬號如今成為各視頻平臺上的大類,兒童博主的吸金能力超過成年人已經不是秘密。(12月2日《中國青年報》)

  在流量意味著收益的背景下,各類“小網紅”的吸粉能力不容小覷,有些“小網紅”的粉絲數量達到百萬甚至千萬級別,而且收入可觀。“小網紅”的出現給網絡視頻平臺增添了新的活力,雖然有偶然走紅和人為走紅的不同,但隨著信息化的發展和視頻行業的滲透,“小網紅”的出現是不可避免的。

  去年兩會上,全國政協青聯界別建議盡快出臺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對未成年人擔任網絡主播作出明確的禁止性規定。今年11月13日,國家網信辦發布了《互聯網直播營銷信息內容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提出“直播營銷人員或者直播間運營者為自然人的,應當年滿十六周歲。”但現實中,一些成年人為了“啃小”屢鑽法律空子,以成人親友的身份注冊管理賬戶,組織“小網紅”客串主播賺流量。

  每個“小網紅”的背後,都有至少一位成年人對“小主播”賬號進行參與和管理。更要警惕的是,其中一些另類“小網紅”已經不再是日常的信息發布,而是成為為了流量和收益的“小主播”,更有甚者已經被家長和親友包裝為純商業性的吸金“主播”。這是過度消費“小網紅”進而導致畸形“啃小”,實屬不該而且隱患無窮。

  過度消費“小網紅”,最大的特徵就是“小主播”“小網紅”的親友已經不再是單純欣賞、分享孩子的童真之趣和成長之樂,而是利用直播視頻平臺等進行包裝操作和生産,形成一條龍式的“小網紅”生産線,通過經營“小網紅”,進而賺取流量收入。但是,“小網紅”大部分是未成年人,如果早早成為成年人賺錢工具,那就必然出現“小人説大人話”“小戲骨”“故作深沉”“小孩子成人化段子”等現象。過度早熟和長期沉湎于“鏡頭表演”,既不利于兒童身心健康發展,還會助長孩子産生“不勞而獲”等偏見性觀念,不利于培養孩子艱苦奮鬥等美好品質。

  對于過度消費“小網紅”的“啃小”行為,我們必須有針對性地進行治理幹預。家長必須端正態度,切實負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監護責任,正確對待未成年“小網紅”,允許展示法律范圍內的視頻內容,但不可以過度消費 “小網紅”,特別是不能將其作為賺錢工具。

  網絡直播平臺要從嚴把關,科學控制借助“小網紅”“啃小”畸形。一方面嚴格落實主播準入條件和年齡限制,科學監管“小主播”行為,另一方面嚴格審核涉及未成年人的網絡直播信息,嚴禁出現超出未成年人接受范圍的內容,嚴禁借“小網紅”牟利“啃小”。

  最後,學校要積極發揮教育主導作用,主動與公安、網信等部門和家庭進行溝通,科學掌握“小網紅”的相關行為信息,對可能涉嫌違反《未成年人保護法》以及影響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行為,及時向有關部門發出預警信息提醒,及時聯手強化溝通聯係和幹預,從源頭上糾正各類畸形的“啃小”現象,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創設良好的網絡環境。(許朝軍)

【糾錯】 責任編輯: 郭亞麗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13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