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鄭曉龍 一直堅信文藝要幹預現實
2017-12-08 08:23:4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渴望》

  《編輯部的故事》  對很多年輕觀眾而言,知道鄭曉龍可能是從那部大熱的《甄嬛傳》開始,實際上,鄭曉龍早有“中國電視劇的巴頓將軍”之稱。鄭曉龍是中國電視劇事業的第一批拓荒人,曾策劃組織過多部具有轟動效應的電視劇,如《四世同堂》《渴望》《編輯部的故事》《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執導過《北京人在紐約》《金婚》《甄嬛傳》《紅高粱》《羋月傳》等現象級作品。

  鄭曉龍自1984年開始在北京電視藝術中心(原北京電視制片廠)主管電視劇生産,當了10年副主任之後又當了16年主任,直到2010年辭職。在這近三十年中,他創造了中國電視劇發展史上的多個“第一”,如第一部長篇室內劇《渴望》、第一部電視係列劇《編輯部的故事》、第一部全程在海外拍攝的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同時還培養、提拔了許多人才,馮小剛、趙寶剛等目前活躍在影視圈一線的導演當年都是從北京電視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視中心)“出發”,一起見證了中國電視劇的黃金時代。

  之後,鄭曉龍加盟了樂視花兒影視公司,在目前被玄幻、小鮮肉、大ip包圍下的中國電視劇市場中,他所執導的《甄嬛傳》是近年來口碑最好、影響力最大的一部古裝劇。同時,鄭曉龍從來沒有放棄過對現實題材電視劇的關注,比如剛播完的《急診科醫生》,就是他又一次執導的現實主義題材都市醫療劇。

  《渴望》收視率達90.78%

  題材從主旋律落到普通人,播出時犯罪率下降

  上世紀1980年代,中國當代文學、電影相繼進入黃金時代,在電視劇方面,北視中心成為重要創作陣地。在鄭曉龍看來,那個時候的創作氛圍很純粹,“電視劇的娛樂性、收視率都不是主要的考量標準。領導重視創作,一再強調,要解放思想。”而中國電視劇上世紀90年代繁榮的標志,就是從北視中心的《渴望》開始的。

  1990年,《渴望》播出,成為電視劇歷史上的奇跡。這部電視劇播出時“萬人空巷”,收視率到了90.78%。公安部還因為“播出期間犯罪率下降”,專門舉行了慶功會,對劇組進行表彰。

  《渴望》的構想是1989年,鄭曉龍與編劇李曉明、王朔、鄭萬龍在北京北三環邊上的薊門飯店聊出來的。當時大家樸素的出發點是,把關注點從主旋律落到普通人。而故事主角則定位在女性,她善良漂亮,為人正直,任何美德都放她身上,再把磨難都放她身上。李曉明寫了19萬字的大綱,半年後,50集的劇本出爐。

  鄭曉龍時任北視中心副主任,他想改變電視劇的生産方式。過去電視劇都像電影一樣,拿著單機室外拍攝,進度慢,花錢也多。于是《渴望》改成室內拍攝、同期錄音。鄭曉龍算了一筆賬,《渴望》全劇50集只花了102萬元,平均一集2萬左右,大大降低了拍攝成本。這種呈現方式,也讓觀眾覺得新鮮。很快,觀眾被劇中劉慧芳的善良、王滬生的自私、宋大成的憨厚所吸引,標簽化到極致的角色塑造,迎合當時人們對真善美的追求和是非判斷,以至于當時的婚戀觀都受到影響,流傳起一句話,叫“娶妻當娶劉慧芳,嫁人當嫁宋大成”。不少女士身上,穿起了劉慧芳的同款上衣,名為“慧芳衫”,這也算是早期的“帶貨女主”、“明星同款”了。

  ● 每天第一件事是趕鳥

  《渴望》主要室內場景拍攝集中在兩個籃球場。棚為漏棚,上面擱著吸音的大包。因為是同期錄音,每天早晨全體人員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齊心協力趕鳥。每個星期休息一天,劇組開班車上下班,還定期組織籃球比賽。

  《編輯部的故事》險些被斃

  葛優一集片酬80元,導演被稱“250導演”

  《渴望》之後,鄭曉龍開始籌備《編輯部的故事》。創作團隊主要成員有李曉明、王朔、朱小平、付續文、蘇雷、葛小剛等幾個人。李冬寶、牛大姐、劉書友這些角色都是在討論中被大家議論出來的。又討論出20多個話題,比如“誰主沉浮”、“星星撞地球”等社會上有意思的事。鄭曉龍回憶説,在確定下基本方向後,幾個人就各自分頭開始寫劇本。

  劇中核心人物“李冬寶”,在劇本策劃階段,鄭曉龍就已經有了自己心中的最佳人選。有一次鄭曉龍在朋友家吃飯,見到了葛優。因為鄭曉龍此前看過葛優演的電影《頑主》,留有很深的印象,他覺得葛優身上有李冬寶那種冷幽默的感覺。鄭曉龍一説“編輯部”這個事,葛優立刻就答應了。比起“李冬寶”的選定,“編輯部”的劇本初期進展並不順利。大家把分頭寫完的劇本交給鄭曉龍,他一看,大家寫的風格不一樣,王朔寫的兩集很幽默,有喜劇效果,所以就把王朔定為總編劇,大家都照著王朔寫的重寫。“因為馮小剛在模倣王朔方面比較像,後來他也加進來。”鄭曉龍説,當年主創們的報酬非常“實惠”,王朔每集編劇費100元到150元,葛優單集片酬僅80元,鄭曉龍自己的導演片酬每集250元,鄭曉龍笑言:“所以那個時候我們也被叫做‘250導演’。”

  比起現在部分明星拍戲有專屬房車、特制飲食來,當年的拍戲條件自然差多了。這部劇的主創們曾在接受採訪時回憶:“當年過了一個特別熱的夏天。排風扇不能開,因為要同期錄音。有一段時間只允許在棚裏堅持15分鐘,因為屋裏溫度已接近60攝氏度了,再不透口氣,哪個人也受不了,機器設備也受不了。就趁著休息趕緊拉閘,大家吃點冰棍,這時候排風扇嗚嗚嗚開始抽,什麼時候溫度降下來再進去拍。”這種拍攝條件,卻並沒有影響該劇的質量。

  盡管《編輯部的故事》在播出時遇到了險些停播的“插曲”,但在電視劇創作上,鄭曉龍一直相信要堅持文藝對現實的幹預。“《編輯部的故事》一開始不被很多中老年觀眾接受,他們會説,這是什麼啊?這是編輯部嗎?每天不工作,一天到晚地瞎貧。後來中青年觀眾奔走相告,就把它(的熱度)帶起來了。”這種口碑得益于該劇在嬉笑怒罵中恰到好處的針砭時弊——幾乎都是跟當時的社會民生緊密相關的現實性話題。

  ● 李瑞環肯定後順利播出

  作為一部針砭時弊的喜劇,《編輯部的故事》在上世紀90年代也顯得非常先鋒。甚至在播出時險些被斃,其中的一些臺詞讓一些人不能接受,劇拍完就停在那兒了。1992年春節,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的李瑞環到北視中心視察,于是劇組的主創就在現場問他對《編輯部的故事》的觀感。據鄭曉龍回憶,李瑞環當時説,自己沒看,但是身邊的那些年輕人看完了。“李瑞環接著就説,‘打籃球的時候我跟這些年輕人交流,我問他們怎麼樣,他們説很好,很有意思。我想,這些年輕人的水平應該夠高的吧,他們都覺得好的話就應該沒有問題。’他這話一説完,這個片子就沒有人再説不好,順利全國播出,還獲了不少獎。”

  《北京人在紐約》澆冷“出國熱”

  垃圾堆裏撿來彩電、洗衣機、櫃子當道具

  上世紀80年代出國潮正熱,曹桂林《北京人在紐約》小説中有段話“如果你愛他,就把他送到紐約,因為那裏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紐約,因為那裏是地獄。”也成為對當時這股熱潮的最佳解讀。

  拍攝之前,鄭曉龍去美國體驗生活半年,也成了開拍之前劇組中唯一去過美國的人。1991年,鄭曉龍在美國,為了籌備《北京人在紐約》開了六次座談會。和當地留學生、華人座談。他想了解在美國的華人是什麼樣的,然後讓編劇李曉明再修改劇本。“美國並不是遍地黃金,去了隨便撿,也要打工。好的地方就是24小時熱水,住的地下室很大。”

  那個時候還沒有電視劇組全體出動全程到國外拍攝的先例,首先辦大家的工作簽證就是一件麻煩事。拍攝前,也有同行建議內景在國內拍,到國外去拍點外景。但鄭曉龍説,要拍就全部在美國拍,不然拍不出那種感覺。

  出國拍攝,劇組面臨的另一個大問題就是經費緊張,沒有錢。與現今拍電視劇動輒幾千萬、幾億的投資相比,鄭曉龍當年帶去美國拍攝的費用只有120萬美元。

  到了美國後,劇組想盡一切辦法節省開支。美工部門的幾個人住在紐約牡蠣灣小鎮的北國飯店,飯店對面是一個專放大件廢品的垃圾站。垃圾堆裏時不時會出現一些能用的東西。于是冰箱、洗衣機、櫃子全被撿回來當了道具,他們甚至還撿到了一個可以播放的40英寸大彩電。

  在美國的一段時間,也使鄭曉龍修改了原著中的一些情節。王啟明和郭燕離婚、David這個人物都是後來加的,小説裏沒有。鄭曉龍認為,去了美國,當然得跟美國人發生點聯係,而中國人講究“奪妻之恨、殺父之仇”,我把你生意給搶了,這樣才有意思。

  1993年,電視連續劇《北京人在紐約》播出後在國內引起巨大反響。當時中國處于“出國潮”,很多人都想出國,但卻並不了解華人在海外真正的生活。鄭曉龍回憶,《北京人在紐約》播出後,去美國辦簽證的人都減少了。

  回憶起當年中國電視劇的黃金時代,鄭曉龍説,上世紀90年代幹這事,和錢沒太大關係,就是做事。在鄭曉龍看來,衡量一部好作品唯一一個標準,就是大浪淘沙,被歷史遺留下來的就是好作品。“很多作品當時不被看好,《紅樓夢》當時是禁書,但它經得住時間檢驗。很多作品當時很火但歷史沒把它留下來。”

  ● 姜文是個“聰明人”

  在《北京人在紐約》中,姜文塑造的“王啟明”的意義和葛優對于《編輯部的故事》中“李冬寶”一樣,都是一錘定音的決定性人物。姜文看了《編輯部的故事》後非常喜歡,表示願意一起合作,所以主動要一起拍《北京人在紐約》。在鄭曉龍看來,姜文是一個很強勢的人,拍攝中經常會跟鄭曉龍有對人物理解相持不下的時候,兩人誰也説服不了誰,姜文會很堅持自己。鄭曉龍這時就會説,那我們拍兩個版本,最後看哪一個版本更好就用哪個。“姜文是聰明人,一聽這話,説那別,按你的來吧,反正最後是你剪輯。”

  鄭曉龍主要作品

  1990 《渴望》

  第9屆大眾電視金鷹獎優秀連續劇獎,第9屆大眾電視金鷹獎優秀連續劇獎

  1991 《編輯部的故事》

  第10屆大眾電視金鷹獎優秀連續劇獎

  1993 《北京人在紐約》

  與馮小剛聯合執導,第12屆大眾電視金鷹獎最佳長篇連續劇獎,第14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長篇電視連續劇二等獎

  2000 《少年包青天》

  2001 《永不放棄》

  第22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長篇電視劇二等獎

  2004 《少年包青天2》《刑警使命》

  2005 《幸福像花兒一樣》

  第23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優秀長篇電視劇獎,第26屆電視劇飛天獎長篇電視劇獎三等獎

  2007 《金婚》

  第14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導演獎,第27屆中國電視劇飛天獎優秀導演獎

  2008 《春草》

  2010 《金婚風雨情》

  2011 《甄嬛傳》

  第18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導演獎,第26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優秀電視劇獎

  2013 《新編輯部故事》

  與小島聯合執導

  2014 《紅高粱》

  第2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導演獎,第17屆華鼎獎中國百強電視劇最佳導演獎

  2015 《羋月傳》

  第28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導演獎

  2017 《急診科醫生》

  與劉雪松聯合執導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碧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浚縣古城展新姿
浚縣古城展新姿
冬韻西湖
冬韻西湖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60121122077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