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20年7月8日

  新華社成都7月8日電 題: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新華社記者王長山、楊三軍、謝佼、丁怡全

  這是一條英雄的鐵路,30多萬築路大軍艱苦奮鬥,犧牲2000余人,打通連接川滇兩省的鋼鐵大動脈。

  這是一條艱辛的險路,一代代“成昆人”持一把鍬、一把鎬與嚴寒、酷暑、災害做鬥爭,維護成昆鐵路暢通50年。

  這是一條人民的幸福路,半個世紀運行不輟,為國家建設、地方發展、民族團結進步發揮了難以估量的巨大作用。

  ……

  成昆鐵路建成通車50年來,通過電氣化、擴能改造等方式不斷提升、提速、跨越,無論在過去,還是在新時代,無不彰顯著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

築路自強:英雄創時局 逢山開坦途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這是採用“轉體施工法”建設的大樹村龍川江三線大橋(上)一景,該橋單體轉體重量7350噸,總重量14700噸(無人機照片,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草木蒼翠、墓碑高聳。

  成昆鐵路的烈士大都被安葬在鐵路沿線的陵園裏。遠處,不時傳來火車汽笛聲。滿頭白發的老鐵道兵寧祥友今年79歲,每當他到陵園看望戰友,思緒就不由自主地回到當年。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5)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這是採用“轉體施工法”建設的大樹村龍川江三線大橋(上)一景,該橋單體轉體重量7350噸,總重量14700噸(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長山 攝

  1958年,中央一聲令下,成昆鐵路建設啟動。

  “三線建設的重點是‘兩基一線’,其中‘一線’就是成昆鐵路。”在攀枝花中國三線建設博物館,副館長張鴻春説,“這條鐵路對于我國鞏固國防、資源開發、西南地區發展意義重大。”

  成昆鐵路經過的川滇交界地區山高谷深,地質結構極為復雜,有“地質博物館”之稱,曾被外國專家斷言為“鐵路禁區”。

  面對極限挑戰,由30多萬中國人民解放軍原鐵道兵、鐵路職工和支鐵群眾組成的築路大軍,逢山鑿路、遇水架橋,開啟了氣壯山河的成昆鐵路建設大會戰。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2)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位于四川省樂山市金口河區的成昆鐵路建設紀念碑(6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1965年,寧祥友和戰友們來到雲南祿豐縣修成昆鐵路,在崇山峻嶺間打洞8個月、砌擋墻2個月……一幹就是5年。

  “條件特別艱苦,但我們有種不服輸的精神,誓死啃下這塊‘硬骨頭’。”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至今讓寧祥友自豪不已。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

  1083公裏,30多萬人參建,2000多人犧牲。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檔案室幹事王福永説,成昆鐵路平均每公裏大約有兩名築路者犧牲。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拼版照片:上圖是1995年拍攝的位于四川省樂山市金口河區大渡河峽谷內的成昆鐵路“一線天”石拱橋(新華社發 曹寧攝);下圖是2020年6月19日拍攝的成昆鐵路“一線天”石拱橋(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新華社發

  在壁立千仞的大渡河峽谷內,坐落著一座鐵道兵博物館。不遠處,就是“一線天”石拱橋——當時我國跨度最大的空腹式鐵路石拱橋。

  “懸崖近乎90度,無法站立,只能用繩索把人吊在半空,用鋼釬和鐵錘打炮眼,山石隨時會垮……”在一張歷史圖片前,博物館講解員王幫華説,當年築路者付出了巨大艱辛與犧牲。

  1970年7月1日,成昆鐵路建成通車,突破當時多項中國鐵路乃至世界鐵路之最,創造了世界鐵路建設史上的奇跡。通車當天,10萬軍民在四川西昌舉行盛大的慶祝典禮。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這是6月19日拍攝的四川省樂山市金口河區勝利村一景。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博物館旁的“峽谷第一村”勝利村,曾是“懸崖村”。近年來,在脫貧攻堅政策支持下,村民陸續從山頂搬遷到成昆鐵路邊,發展綠色産業、鄉村旅遊,去年人均收入超過1.5萬元。

  “村裏很多人的長輩都曾參與過成昆鐵路修建,當年那種戰天鬥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已深深烙刻在村民心裏,成為脫貧奔小康的精神動力。”勝利村黨支部書記王勇説。

守路自強:絕壁多磨難 砥礪寫春秋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3)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一輛列車行駛在成昆鐵路四川省涼山州喜德縣境內,旁邊就是正在建設中的新成昆鐵路(無人機照片,6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建成昆難,運維成昆亦難。

  風雨成昆50年,這條鋼鐵巨龍不斷面臨山體滑坡、泥石流、水害等重重挑戰。外國專家曾預言:“成昆鐵路即使修通了,也會變成一堆廢鐵。”

  1970年10月,成昆鐵路通車僅3個月,原烏斯河工務段便組建了孤石危岩整治隊,在懸崖陡坡上查危石、排險情。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4)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在四川省涼山州喜德縣紅峰站,西昌工電段普雄橋路車間白果危石整治隊工作人員利用無人機開展成昆鐵路沿線地質災害巡線(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1974年,整治隊首任工長白清芝在作業時,保險繩被岩石磨斷,墜下懸崖,不幸犧牲。但是,一代代“孤石人”前仆後繼,從未間斷。

  更為艱險的是搶險救災。1991年9月19日淩晨,暴雨如注,大灣子車站一側山體垮塌,掩埋了兩節貨車和一條軌道。滾下的石頭,大的10多噸。

  災情就是命令!車站職工柏興華與工友們提著汽燈,冒雨搶險……中斷、搶通,又中斷、再搶通!成昆線上每一次搶險救災,都有許多驚心動魄的故事。

  成昆線上峽谷縱橫,很多小站位于大山深處,除了路軌,再無其他方式與外界連接。

  “危險之外,還有艱苦和寂寞。”在成昆線幹了20多年的李金説,金沙江幹熱河谷地帶,夏天40多攝氏度很常見,鋼軌都燙手,能煎雞蛋……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耿玉坤與同事進行交接班(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在海拔2478米、被稱為“風之站”的沙馬拉達車站,值班員耿玉坤1988年來到這裏,堅守至今。上級要將他調到條件較好的車站,但被他婉言謝絕。“時間長了,對這裏有感情了。”

  “金江的太陽,馬道的風,燕崗打雷像炮轟,普雄下雨如過冬……”在成昆線上,扎根深山車站的人很多,他們用堅守詮釋著小站職工的人生價值。

  千磨萬擊還堅勁。50年來,一代代成昆人用心用情甚至用生命,守護著這條鐵路大動脈的有序運營,打破了外國專家“成昆鐵路會變成一堆廢鐵”的預言。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在四川省涼山州喜德縣,當地居民走入沙馬拉達車站等待列車進站乘車(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自通車之日開行至今的“小慢車”,是成昆線上獨特的風景。50年來,它穿梭在大涼山間,成為沿途各族群眾的運輸車、致富車、校車。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1)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在“小慢車”上,阿西阿呷給孩子們輔導作業,鼓勵他們好好學習,走出大山,踏上成才的希望之路(2019年2月28日攝)。新華社發(龔萱 攝)

  “票價最低兩塊錢,帶貨不收錢,票價25年沒漲過。”彝族女列車長阿西阿呷笑著説,“看著老鄉的農産品賣得掉,孩子們上學方便,還能助力脫貧攻堅,慢車虧本也不會停運。”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0)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坐落在成昆鐵路沙馬拉達隧道旁的拉達新村(無人機照片,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金沙江畔,攀枝花市從不毛之地已發展為中國現代鋼城、釩鈦之都。“這裏‘承包’了全國三成以上的高鐵鋼軌、80%的出口鋼軌,全部依賴成昆鐵路運輸。”攀鋼集團鋼釩公司型材軋制首席工程師陶功明説。

  “頂風雲、舉北鬥、托嫦娥、鑄天鏈……沒有成昆鐵路的運輸保障,就沒有發射中心這些驕人業績。”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保障部黨委副書記張曉霞説,成昆鐵路就是發射中心的“生命線”。

創新自強:再戰成昆線 奮發向未來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復興號動車“綠巨人”從元謀西站出發駛向攀枝花(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山峰“飛馳”,峽谷閃現。

  望著窗外風景,27歲的D789次列車車長趙丹玉會想起老一輩車長講述的成昆故事。

  那時,綠皮車緩慢地爬行在山間,從昆明到攀枝花要7個多小時。現在,她所值乘的復興號動車“綠巨人”,只需2個多小時。

  趙丹玉值乘的列車跑的是新成昆鐵路——成昆鐵路擴能改造工程,是“十三五”規劃的重點工程,也是“一帶一路”連接東南亞貿易口岸的重要通道。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拼版照片:上圖為成昆鐵路經過的元謀站,于2019年12月30日零時起正式停止辦理客運業務,如今承擔貨運功能(無人機照片,6月24日攝);下圖為新成昆鐵路經過的元謀西站,元謀西站于2019年12月30日開始辦理客運業務(無人機照片,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新成昆鐵路2013年動工,全長850公裏,設計時速160公裏。”中鐵二院新成昆鐵路總體設計負責人王維説,“目前,昆明至攀枝花米易段已通車,峨眉至米易段正在加緊建設。”

  受當時技術條件限制,成昆鐵路很多路段只能以“大回環”旋轉的方式爬坡,這被稱為“展線”。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6)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這是成昆鐵路龍骨甸車站到羊臼河車站間的3條展線之一的“桐模甸”展線一景(無人機照片,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成昆鐵路龍骨甸車站到羊臼河車站間,就建有3條展線,線路長32公裏。而新建成通車的永廣鐵路,採用“三隧夾兩橋”方案,新線比老線縮短21公裏。

  “以前用道尺檢測鐵軌,誤差1毫米;現在採用0級軌道檢測儀,誤差0.01毫米。檢測一公裏路軌由半個多小時縮短到10分鐘。”廣通工電段職工王國民對新老變化深有體會。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正在建設中的新成昆鐵路小相嶺隧道2號斜井(無人機照片,6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正在緊張施工的小相嶺隧道全長21.8公裏,是新成昆鐵路最長隧道。記者進入隧道看到,噴淋機、大功率抽風機、現代化挖掘機……如今的隧道挖掘設備和技術已今非昔比。

  “這裏地質結構極為復雜,50多年前,我爺爺就參與了成昆鐵路最長的沙馬拉達隧道修建,很難想象他們經歷了怎樣的艱辛。”中鐵隧道局集團小相嶺隧道項目調度主任鄭東東感嘆道。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自強的力量——成昆鐵路通車50年記

  乘客從元謀西站進站上車(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雲南元謀縣被譽為“金沙江邊菜籃子”,副縣長張榮説,成昆鐵路是元謀經濟發展的大動脈。新成昆鐵路全線貫通後,前景更加喜人。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在新時代,成昆鐵路歷經半個多世紀凝練而成的自強不息奮鬥精神,必將創造更大的輝煌。

———— 全文 ————

———— 收起 ————

高清圖集

  • 這是採用“轉體施工法”建設的大樹村龍川江三線大橋(上)一景,該橋單體轉體重量7350噸,總重量14700噸(無人機照片,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 拼版照片:上圖是1995年拍攝的位于四川省樂山市金口河區大渡河峽谷內的成昆鐵路“一線天”石拱橋(新華社發 曹寧攝);下圖是2020年6月19日拍攝的成昆鐵路“一線天”石拱橋(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新華社發

  • 這是6月19日拍攝的四川省樂山市金口河區勝利村一景。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 正在建設中的新成昆鐵路小相嶺隧道2號斜井(無人機照片,6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 復興號動車“綠巨人”從元謀西站出發駛向攀枝花(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 乘客從元謀西站進站上車(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 拼版照片:上圖為成昆鐵路經過的元謀站,于2019年12月30日零時起正式停止辦理客運業務,如今承擔貨運功能(無人機照片,6月24日攝);下圖為新成昆鐵路經過的元謀西站,元謀西站于2019年12月30日開始辦理客運業務(無人機照片,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 耿玉坤與同事進行交接班(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 在四川省涼山州喜德縣,當地居民走入沙馬拉達車站等待列車進站乘車(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 坐落在成昆鐵路沙馬拉達隧道旁的拉達新村(無人機照片,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 在“小慢車”上,阿西阿呷給孩子們輔導作業,鼓勵他們好好學習,走出大山,踏上成才的希望之路(2019年2月28日攝)。新華社發(龔萱 攝)

  • 位于四川省樂山市金口河區的成昆鐵路建設紀念碑(6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 一輛列車行駛在成昆鐵路四川省涼山州喜德縣境內,旁邊就是正在建設中的新成昆鐵路(無人機照片,6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 在四川省涼山州喜德縣紅峰站,西昌工電段普雄橋路車間白果危石整治隊工作人員利用無人機開展成昆鐵路沿線地質災害巡線(6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曦 攝

  • 這是採用“轉體施工法”建設的大樹村龍川江三線大橋(上)一景,該橋單體轉體重量7350噸,總重量14700噸(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長山 攝

  • 這是成昆鐵路龍骨甸車站到羊臼河車站間的3條展線之一的“桐模甸”展線一景(無人機照片,6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01002005064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