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18年1月24日

新華社貴陽1月24日電 題:崇山峻嶺間的機遇之路——寫在渝貴鐵路即將開通之際

新華社記者齊健、韓振、李黔渝、胡若晗

設計時速200公裏的渝貴鐵路即將于1月25日全線開通運營。

穿越婁山、橫跨長江的渝貴鐵路開通後,服役超過50年的川黔鐵路將不再承擔客運任務,重慶將與貴州更緊密聯係起來,共同迎來加快發展的新機遇。

新跨越:兩條鐵路數十年的交接

長江重慶段,江津珞璜鎮和小南海白沙沱之間,動車組在晨霧中通過大橋,穿越灑滿金色陽光的江面。

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成渝、川黔、湘黔、成昆、貴昆等鐵路相繼建成,並與全國鐵路聯網。攀鋼、水鋼、貴鋁等企業沿著鐵路而起,為大西南建設提供充足的工業用材。

連接成渝、川黔鐵路的白沙沱長江大橋,是繼武漢長江大橋之後的第二座長江大橋。中鐵大橋局老專家曹春元回憶説,施工緊張之時,建橋工人多達上千人,工地僅有一艘吊裝船,南北兩岸輪流排班使用。

老橋下遊130米處矗立著新白沙沱長江大橋。新橋分上下兩層,上層為四線客車線,設計時速200公裏;下層為兩線貨車線,設計時速120公裏。中鐵大橋局第三代建橋人為主力承建的這座雙層六線鋼桁梁鐵路斜拉橋,與形態樸素的老橋一同見證了中國建橋技術的發展。

“過去建橋主要靠人力,現在拼的是技術。”中鐵大橋局新白沙沱長江大橋項目部黨工委書記朱付元説,新橋施工採用新技術,把7萬多個零件組成的三維結構模型與計算機糾偏、實際施工中的調整相結合,保證了在各種復雜因素影響下完整實現大橋的設計意圖。

二跨長江天險,再穿婁山要塞。渝貴鐵路上全長13978米的天坪隧道是集高瓦斯、高地應力、高地溫的“三高”Ⅰ級高風險隧道,全長7618米的新涼風埡隧道是I級高風險瓦斯突出隧道,在雙電源供電通風、冰塊降溫等措施保障下,雙雙提前貫通。

崇山峻嶺間的渝貴鐵路,見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交通跨越。

新開放:西部南北大通道擴能提速

山城重慶到林城貴陽,數百公裏路,溝壑縱橫、谷深坡陡,以往火車要運行10余個小時才能到達。

“川黔鐵路設計標準低,一下大雨很容易中斷,已經無法滿足重慶和貴陽的發展需求。”成都鐵路局重慶火車站黨委副書記戴序説,新修通的渝貴鐵路客貨兩用,把重慶至貴陽的鐵路運行時間縮短至2小時。

渝貴鐵路北端通過重慶樞紐與蘭渝、襄渝、渝利、成渝等鐵路接軌,南端通過貴陽樞紐與貴廣、滬昆、湘黔等鐵路相接,形成高標準、大能力、快速度的“出海”大通道。

2011年,從重慶經新疆至歐洲的“渝新歐”洲際鐵路開通。從此,西部地區打通了西北出口,但南向出口卻依然不暢。

中新南向通道(重慶)物流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鄒志衛説,因為川黔鐵路過于擁堵,現在南下只能繞道走渝懷鐵路,抵達廣西欽州港需要48小時。

在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中,由重慶、貴州、廣西、甘肅四地共建的南向通道已成為重中之重。重慶鐵路口岸物流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戰略運營總監王渝培認為,南向通道為西部及內陸地區提供了一個重要出海口,這條線路較以往貨物先抵達東南沿海再南下的國際貿易線路距離更短、更省時間。

“南向通道已達到每周上下行各3班,仍無法滿足運量需求。”鄒志衛説,渝貴鐵路通車後,為南向通道提速提供了可能性。一旦順利提速,區域經濟聯動將更為密切,整個西南內陸的對外開放將打開新格局。

新發展:要素流動區域合作再上臺階

“不是夜郎真自大,只因無路去中原。”經濟學家厲以寧一語道破地無三裏平的貴州“欠發達、欠開發”的原因。

貴州省桐梓縣夜郎鎮自古是川黔交通要道,卻長期不能擺脫窮根,路不好是重要原因。

渝貴鐵路在夜郎鎮設桐梓北站,村民們自發加入建設出站公路的隊伍。一條鐵路激活一方群眾返鄉創業的熱情,車站附近的村子就近發展住宿、餐飲,較遠的村子流轉土地種植蔬菜,發展畜牧養殖。

桐梓縣馬鬃苗族鄉龍臺村村民楊傑,將家裏的三層樓改建成家庭旅館。“二三樓騰出6間房10個床位,去年5個月賺了近2萬元。”楊傑説。

渝貴鐵路開通後,沿線農旅一體産業迎來了發展新機遇。貴陽市息烽縣農業局局長、扶貧辦主任盧天倫説,高鐵開通後,息烽縣的13個農業園區將赴重慶招商推介,借助大城市的技術、資金和市場,加快息烽農村改革發展。

講好紅色故事,傳承紅色文化,臘月的寒風擋不住遵義市婁山關景區遊客的熱情。渝貴鐵路開通後,從景區到婁山關南站車程僅15分鐘。“預計今年遊客將達到220萬人次,景區正加快紅色小鎮和配套基礎設施建設,努力為遊客提供更舒適便捷的旅遊環境。”遵義市新興産業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周永佳説。

位于桐梓縣的貴州婁山關高新區,已有10家重慶高新企業入駐。伍爾特電子(重慶)有限公司桐梓分公司生産的微型變壓器供應全球市場。公司員工李璽説,貴州最大的優勢是用工成本相對低,通過渝貴鐵路與重慶更緊密地聯係起來,勢必給企業創造更多機遇。

———— 全文 ————

———— 收起 ————

高清圖集

  • 這是1月9日拍攝的新白沙沱長江特大橋(右)和修建于20世紀50年代的白沙沱長江大橋。

  • 1月12日,貴陽機務段的動車司機陳文誼駕駛動車在渝貴鐵路上奔馳。

  • 1月12日,一列渝貴鐵路測試運行動車從貴州省遵義市婁山關鎮的農田經過。

  • 這是1月12日拍攝的遵義站站房。

  • 1月13日,一列動車從烏江大橋上駛過。

  • 1月11日,一列動車從夜郎河特大橋上駛過。

  • 1月13日,一列動車從烏江大橋上駛過。

  • 1月13日,一列動車駛過烏江大橋。

  • 1月13日,一列動車駛過烏江大橋。

  • 1月12日,一列動車駛入新建的遵義站。

  • 新建的遵義站全貌(1月12日攝)。

  • 1月12日,一列動車停靠在新建的遵義站。

  • 1月12日,一列動車從渝貴鐵路婁山關南站駛出。

01002005063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