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簡繁: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中國自古有個説法:“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知道,有很多人反對這個説法,並能舉出無數的反證事例。

 

然而,我不幸……

 

當年,我隨劉海粟讀研究生時,女友唐燕是安徽淮北歌舞團的舞蹈演員,小學四年級的文化程度……很多人勸我,以我的身份,在南京就地找一個老婆,比從安徽淮北那樣的小地方調一個老婆來南京,不但要容易得多,條件也要好得多。但是,我義無反顧。

 

當年,我在淮北市文化館搞群眾美術輔導時帶過一個學生,父是淮北煤球廠送煤球的,母是淮北礦機廠的翻砂工,我到南京把他帶到南京,與我擠一張單人床,提供他一切條件……他叫楊軍,考取了中央美術學院,與李老十同班,改名為君。

 

我研究生畢業與唐燕結了婚,然後用三年的時間千辛萬苦地把她調進南京藝術學院圖書館。而楊軍(君)也畢業了,留在中央美術學院任教。她比他大八歲,她竟然與他……

 

 

 

(摘自人民文學出版社2002年修訂版《滄海》上下卷之上卷第三十九章:世界這麼大,何至于無路可走!535頁——538頁)

 

      唐燕堅決拒絕跟我一起調去深圳大學。我知道她跟我離婚是認真的了,于是下決心去深圳一切從頭開始。唐燕的工作調動進行得很順利,臨到放寒假,所有的手續已經辦妥,就等著發調令了。唐燕叫我帶兒子回安徽去過寒假,她留在南京等調令。過了春節,由國畫預科剛升為本科的學生劉赦(注:現任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院長),專程從南京到蚌埠來告訴我,寒假期間楊軍一直住在南藝,和唐燕在一起。劉赦説:“這件事連董欣賓那小子都替你喊冤!”我不以為然,因為楊軍知道唐燕跟我鬧離婚的事,他去南京應該是勸慰唐燕的。而且,他比她小8歲呢。

 

      開學的第一天,唐燕就拿到了調令,她要我陪她回淮北去搬家,順便把離婚手續辦掉。臨走之前,張少俠請我喝酒,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對我説:“你應該趕快阻止這件事!唐燕跟什麼人都可以,就是不可以跟楊軍。南藝誰不知道,你對楊軍比對自己的兒子還好,他怎麼可以和自己的師母私通!”張少俠翔實地述説了寒假期間唐燕跟楊軍在一起的種種。我感受到了比劉海粟向黨委檢舉我還要猛烈的打擊!我向唐燕求證張少俠的話。唐燕冷笑説:“張少俠拼命勸我離婚幫我搞調動,他的心思我會不知道?我不過是利用他罷了。他現在知道自己沒有希望了,又想利用你來發泄。”至于和楊軍的關係,唐燕不願意正面回答,只説,“我願意跟誰,那是我自己的事。”

 

      但是我不認為這是她自己的事。我假冒唐燕的名義給楊軍拍去加急電報,叫他立即來南京。我希望楊軍能夠當面告訴我究竟。楊軍第二天中午就從北京趕到了,到了就和唐燕出去,一直到夜裏十一點多才回來。我請劉赦幫我約楊軍出來。唐燕急匆匆地走在楊軍的前面。我聽到楊軍對唐燕喊:“你去問他,想不想馬上進監獄!”唐燕見到我,撲上來撕抓,大聲罵:“你這個流氓,你這個混蛋,你這個痞子!你今天如果膽敢動楊軍一根毫毛,我就叫你進監獄!”楊軍站在唐燕的身後,也是拉就了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式。我什麼都不用再問了,眼前的情形已經説明了一切。我的耳朵尖銳地鳴響,心驟然抽搐,難過極了!一個是我的老婆,一個是一直聲稱除了肉以外的一切都是我給他的學生,他們背著我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卻還能這樣理直氣壯地威脅我。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任由唐燕撕抓也不遮擋,對楊軍説:“你怎麼可以威脅我?”楊軍突然蹲到地上哭,哭完了站起來,推開唐燕對我説:“現在一切都還來得及,只要你説一句話,我一定按照你説的做。”楊軍的話讓我和唐燕都怔住了。唐燕隨即又撲上來抓我罵我。我理解唐燕此時色厲內荏的心情。我還能説什麼呢?縱然楊軍現在離開唐燕,已經于事無補了。我想到劉海粟當年和成家和、蕭乃震的關係,感嘆歷史怎麼會如此相似地重演!我學著小説裏的道白對楊軍説:“你已經對不起我了,就不要再對不起唐燕,否則,你跑到哪裏我都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回到淮北,我托朋友開後門迅即辦妥了與唐燕的離婚手續。兒子因為太幼小,判歸母親撫養,我同意每個月支付50塊錢的撫養費,是我工資的六分之五。

 

      唐燕先我兩天回到南京,楊軍還等在那裏。為了向楊軍表示與我決絕的態度,唐燕把我的東西全部扔出房外,任由蓋房子的民工拿走了,連一只毛筆一塊圖章都沒有剩下。我回來很氣憤,不理解她怎麼會這樣絕情。保彬(注:當時的南京藝術學院院長)勸我:“算了,快點辦好調動手續離開這裏吧。你前面還有一個處分決定擺在那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被提出來。”

 

      我離開南京之前,劉海粟剛去了一趟北京回來。夏伊喬把我叫過去,親自做了幾個菜為我餞行。兩杯葡萄酒下肚,我出聲地哭了起來。

 

      夏伊喬安慰我説:“事情弄成現在這樣子,你走了也好。深圳那邊的領導對老師都很客氣的,你去了如果有什麼困難,我們會給他們寫信。”

 

      劉海粟開始一直不理我,被我哭得心動了,跟著夏伊喬説:“這許多挫折,對你都是很好的教訓,你要經受得起啊!你還年輕,以後還會有很多事情要經歷,你要學我,一定不可以氣餒!”

 

      我覺得委屈,抽泣説:“最讓我難過的是我的老婆和我的學生……”

 

      夏伊喬説:“總歸都是這樣子的,英雄氣短,兒女情長。”

 

      劉海粟翻眼看夏伊喬,對我説:“女人都是要背叛你的!這個話我老早就同你説過了。你這個學生,也是梟獍之徒啊!”劉海粟滔滔不絕地對我説開了,從王映霞背叛鬱達夫,陸小曼背叛徐志摩,説到成家和背叛他。他一邊説著,一邊感嘆著,好像我落到今天這個境地,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似的。“噢——你這段經歷同我太相像了,連處理的手法都是學我的!當初那個蕭乃震也是這樣,哭,下跪,説海兄只要你一句話,我馬上退出,讓嫂夫人重新回去你的身邊。我拍案大罵,你無恥!男子漢做事情怎麼可以這樣沒有擔當的?這一點你像我,處理得很大方。不過我要告訴你,這種都是我們讀書人的毛病啊!許多事情我們不是不懂,是下不了手啊。我們再怎麼樣,都沒有辦法像他們那樣卑鄙!狠毒!老實講,當初我應該先下手的,一上來就給他們狠狠地打擊!讓他們得到教訓!一輩子都忘不掉!真的,我有這個能力的!日本人對我很客氣的!我完全可以利用日本人來整治他們!結果我猶豫了一下,再想做就不行了。你曉得,蕭是周佛海的親信,周佛海、陳公博都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他們一出面,我就不好辦了,日本人也不好動了。”劉海粟深長地嘆氣,“表面上看,人與人的關係好像很復雜,其實很簡單的。你如果不想讓自己痛苦一輩子,就要狠!一般説,下不了狠心是婦人之仁,這句話不對的。婦人最不仁!”

 

    ——

 

    人民文學出版社《滄海》內容簡介:

 

    《滄海》(原為三部曲,後修訂為上下卷)是旅美畫家、藝術大師劉海粟惟一的研究生簡繁先生根據劉海粟和夫人夏伊喬的回憶,以及其他相關人物的回憶和訪談,對20世紀中國美術家的命運所作的客觀而生動的記錄。作品從不同角度,冷靜而理性地向歷史和讀者再現了一個立體的、完整的、真實的世紀老人劉海粟,同時,還觸及了美術界的是非恩怨,讀者從中可以窺見20世紀中國畫壇之一斑。

 

    本書材料翔實,內容豐厚,極具文學性和可讀性。尤其是關于劉海粟大量隱秘的披露,更具獨特價值。應當説,這是迄今了解和研究中國現當代美術史和劉海粟的最佳文本。

係統分類: 情感  個人分類: 滄海文摘  本文標簽:滄海簡繁劉海粟唐燕楊君
·本文只代表博友個人觀點。本文版權歸作者和新華網共同擁有,轉載請注明作者及出處。
    評論(2) | 閱讀(288) | 推薦(0) | 打印 | 舉報 分享到: 分享到騰訊微博     2010-08-20 23:37
簡繁: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引用此文

此文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評論內容:
驗證碼:    
留言頁面 相冊列表 日志列表 博文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