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全民阻擊丨心疼!沒想到前方的你是這樣的
2020-02-02 13:25:12 來源: 新華社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合肥2月2日電(記者張紫赟 戴威)“疫魔”讓人避之不及,有一群人卻挺身而出!暫別父母妻兒,義無反顧奔赴抗疫前線,迎“魔”而戰!

  記者收集到一批前線醫護人員的“戰疫日記”和他們特殊的“工作照”,看看那一雙雙長滿裂口的手,一張張口罩勒出傷痕的臉龐,一件件汗水浸濕的衣服,只想説——白衣戰士,願你們平安歸來,春暖花開!

  安醫大一附院援鄂醫療隊隊員陳紅,雙手因長期被消毒液、洗手液等浸泡侵蝕,長滿了裂口。

  連續工作8小時,中國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醫院)援鄂醫療隊隊員樊華手掌被汗水泡皺。

  1月30日 武漢

  我叫龐金霞,來自安醫大附屬阜陽醫院。

  臉上過敏,眼睛腫得睜不開。

  進入病區後,為患者送飯、送水、測血壓、測血氧飽和度,所有患者測完,防護面罩上已經全是水滴,緊接著給患者進行輸液。因為佩戴著手套,這是最為不易的操作。每位患者都會很親切地對我們説“謝謝”,感動。

  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們一定能勝利。

  龐金霞的“戰疫日記”

  

  龐金霞因長期佩戴口罩臉部過敏。

  1月28日 武漢

  我叫任君清,來自宣城市人民醫院。

  到武漢後,下午開始培訓,為即將到來的大戰積蓄力量!

  收到老父親發來的微信:六子,你媽擔心你早上有飯嗎?我説的話你不用回答我,你很忙,一定要注意身體,加油!

  看完信息我眼眶濕潤了,父親平常並沒有對我説過什麼關心話,他並不善于表達自己的情感,每次關心我總是説是我媽的意思,這次仍是如此!

  任君清的“戰疫日記”

  臨行前,妻子的一句“保重”讓任君清流下了“英雄淚”。

  1月28日 武漢

  我叫單文明,來自蚌埠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

  26日23點30分,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護理部主任還沒有開口,我就問:“是不是要去武漢支援了”?

  挂斷電話,剛還在熟睡的愛人已經穿衣起床,默默打開行李箱為我收拾衣物。5歲的兒子瞪著哭紅的眼睛問:“你去幫他們,還回來嗎?”

  27日清晨,看著強作微笑送行的妻兒,讓我感到有種戰士出徵前的莫名悲壯,想到一句詩“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單文明的“戰疫日記”

  因長期佩戴口罩,單文明的鼻梁被勒出了傷痕。

  1月29日 武漢

  我叫王佳佳,來自中國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醫院)。

  在進病房前,心中還是有些許害怕。不過,當看到病人那無助的眼神,瞬間就消除了顧慮。我們是白衣戰士,我們怎能會怕!

  今天,13床的大媽努力向我們點了點頭。我們告訴她,別怕,有我們在!

  從病房裏面出來後,貼身穿的洗手衣已濕透。紙尿褲我不敢穿,小時候也沒穿過啊,來不及換下衣服就奔向了久違的衛生間。我,一個平凡的護士,非常時期,只想把物資消耗減少到最低,留給更需要的同志們。

  王佳佳的“戰疫日記”

  脫下厚重的防護服,王佳佳的手掌被汗水泡皺。

  1月29日 武漢

  我叫劉永平,來自宣城市人民醫院。

  今天是大年初五?(每天都在上班,實在想不起今天是初幾)本該是走親訪友的熱鬧日子。看著這樣的武漢,心裏很難過。

  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座城市會恢復往昔繁榮,人們可以打開門,走到街道上,互相笑著説一聲:“你好!好久不見!”

  劉永平的“戰疫日記”

  致敬,你們的義無反顧!

  保重,遠方家人在等候!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全民阻擊丨心疼!沒想到前方的你是這樣的-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21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