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朱國超:穿上白大褂,就要擔負起這份責任
2020-03-20 10:01:0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武漢3月20日電 題:朱國超:穿上白大褂,就要擔負起這份責任

  新華社記者廖君、黎昌政

  3月14日,是武漢市第六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朱國超難以忘記的日子。

  這一天,科室轉走最後一名新冠患者到其他定點醫院治療,科室開始大消毒,醫護人員進行身體檢查。從這一天起,科室逐步恢復正常,醫護人員兵不卸甲,開始收治非新冠危重病人。

  自1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朱國超已在一線連續奮戰近兩個月。這位重症醫學科醫生的公公、婆婆和丈夫被感染,但她把悲痛、牽挂放在心底,堅持在救治一線。

  “家庭需要我,科室需要我,病人更需要我。穿上這身白大褂,就要擔負起這份責任。”朱國超説。

  1月25日,武漢市第六醫院被指定為新冠肺炎定點醫院,朱國超所在重症醫學科承擔起新冠肺炎危重症病人的搶救治療工作。

  疫情暴發以來,科室先後收治60多名危重症患者。查房、搶救、日常治療,科室所有人每天超負荷運轉,每天面對的都是生死考驗。

  當時,團隊裏年輕人對新冠病毒也感到恐懼。朱國超每天都在隔離區工作五六個小時,有感染風險的操作,如上鼻胃管、氣管插管、纖支鏡等,朱國超都自己操作或帶著團隊一起做。“這樣才能讓他們放下心理包袱。”

  然而,同事們當時並不知道,朱國超卻是最需要鼓勵和關心的人。不久前的一周內,朱國超3位至親先後感染新冠肺炎。

  1月14日,忙碌中的朱國超接到婆婆管床醫生的電話,説她病情危重,情緒不穩,急需家人安慰。

  放下電話的朱國超感到胸口一陣陣悶痛,但她無法走開。她面對墻壁調整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繼續工作。

  午休間隙,朱國超一路狂奔趕到婆婆住院的呼吸病區,來不及等電梯,一口氣爬到四樓。給無法自己吃飯的婆婆喂了飯,然後回到工作崗位。

  1月30日,77歲的婆婆因搶救無效,不幸去世。這個消息,她過了好幾天才敢告訴家人。

  搶救、加班……朱國超無暇顧及獨自在家隔離的公公和待在酒店的8歲女兒,只能幫他們點外賣。

  醫院收治病人越來越多,朱國超把女兒交給姐姐,讓她帶回老家湖南婁底,自己則把“家”從酒店搬到醫院。

  2月3日中午,朱國超請了3個小時的假,要去接丈夫出院。直到這時,科裏的同事才知道,她家裏有3位親人感染。

  “工作中一點都看不出來,她總是衝在抗疫前線,反復叮囑大家做好防護。”護士長張金萍説。

  丈夫感染後呼吸衰竭,上了12天呼吸機,轉危為安出院了,公公症狀消失了,朱國超一直高懸的心落了下來。“那麼多人需要搶救,接下來還有硬仗要打。”朱國超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從死神手裏搶奪病人。”

  “那個時候真的很難,好多次,我都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住了。”朱國超説,疫情初期,不僅工作緊張,還要牽挂家人。

  “有的病人,我們團隊很努力,病人也很配合,還是沒能救過來。”朱國超説,看到重症新冠肺炎病人呼吸窘迫的樣子,聽到管床醫生告知丈夫、婆婆病情加重的消息,整個人心力交瘁。

  那些日子,朱國超不知偷偷哭過多少次。但她説,越是這時候,越有強烈的意志全力挽救生命。

  疫情初期,醫生有時整夜留在病房看護重症患者,護士交班沒有不延長兩三個小時的。朱國超每天叮囑科室醫務人員多吃點、吃好點,能休息盡量休息。還鼓勵説:“現在的情況不會持續很久,我們一定能挺過去。”

  自1月18日朱國超將女兒托付給姐姐帶回湖南老家,小姑娘已有兩個多月沒見到媽媽。朱國超告訴女兒,等打敗了病毒,就接她回家。

  如今,恢復正常秩序的重症醫學科,12張床位已收治10個病人,朱國超和同事們又踏上了新徵程。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朱國超:穿上白大褂,就要擔負起這份責任-新華網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5739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