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國貧縣”的留守兒童“心理扶貧戰”
2020-06-01 08:27:5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近,平江縣城北學校的心理健康老師黃健美收到一個孩子的兩封“求助信”,這名留守兒童在同學面前很開朗,但因為家庭原因,內心感覺恐懼,晚上經常躲起來哭。

  “我馬上進行了心理疏導,孩子説壓力小了很多,我們會定期交流談心。”黃健美表示。

  地處湘鄂贛三省交界的“國貧縣”湖南省平江縣,義務教育階段的城鄉學生共有112546人,留守兒童有35649人,部分鄉村學校的留守兒童佔比超過50%。當地于2014年就成立平江縣心理健康教育指導中心,逐步為各中小學校配備專職心理健康教育教師,從全縣中小學教師中挑選80名優秀教師成立“平江縣心理健康教育和家庭教育講師團”,對孩子們的心靈進行呵護,打響了留守兒童的“心理扶貧戰”。

  留守兒童更需情感交流和親情陪伴

  一所學校組織留守兒童給家長寫信,一位家長收信後,輾轉找到平江縣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李朝霞。“李老師,孩子説從來沒有快樂過,我很困惑,也很委屈,我努力賺錢,給他最好的條件,吃穿不愁,他為什麼還説自己不快樂,我是哪裏沒做好呢?”

  在從事了近20年中小學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李朝霞看來,家長的這種想法具有普遍性。“家長認為提供足夠的物質條件就可以了,老師認為上好課就可以了,社會人士認為捐款捐物就可以了,甚至讓被捐助的孩子拿著紅包拍照,不僅起不到關懷作用,還傷害了他們的自尊。留守兒童的情感需求非常迫切,許多人卻未意識到。”

  “在人們的傳統印象中,留守兒童衣衫襤褸、面黃肌瘦、又臟又膽小,但現在去很多地方的鄉村學校,你會發現絕大多數留守兒童不是這樣的形象。”平江縣余坪鎮中心小學教師劉妮的觀點代表了多位老師的看法。尤其是今年精準扶貧在各地落地開花,留守兒童的家庭經濟條件普遍變好,物資需求退而居其次,更需要情感交流和親情陪伴。

  平江縣教育局副局長鄭振庭説,這種需求如果長期得不到滿足,孩子就容易産生諸如孤僻、抑鬱等心理問題,如果再得不到及時幫助,可能會引發一些新問題。

  學校打響“心理扶貧戰”

  如何加強對留守兒童的心靈關懷?從事了14年留守兒童教育的城北學校陳麗珍老師有豐富的經驗。去年,班上一個孩子來辦公室找她,言談間,孩子叫了一聲媽媽,她本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同辦公室的老師笑了,孩子羞紅了臉,陳老師馬上笑著過去抱了抱她。“我們班裏都是留守兒童,我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也把自己當成他們,大家的關係很親密。”

  作為留守兒童數量較大的貧困縣,為了做好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教育,平江縣從2006年就開始啟動探索工作。城北學校是全縣最好的小學,縣裏2006年決定該校每個年級均設置一個寄宿班,面向全縣范圍招生,不受學區限制,入門首要條件即留守兒童。通過報名、面試,每個班招收45人左右。

  這些孩子周日返校,實行全封閉式管理,教職工24小時陪伴,白天課堂、晚自習由班主任和授課老師負責,午休和夜晚就寢由生活老師照顧和陪伴,一年級的孩子還能在飲食起居上得到生活老師的照顧。

  二年級的小宇父母離異,被父親寄養在朋友家中,前年入學時口齒不清,衛生習慣不好,學習成績墊底,入學一年半後,變化很大。記者近日來到宿舍區,遇到了這個活潑可愛的孩子。記者與他打招呼,問他喜不喜歡這裏,他説:“當然喜歡啊,還有,我現在長大了,你要叫我大宇。”

  陳麗珍告訴記者,一些孩子入學時各種行為習慣都不好,有的花了三年才陸續糾正過來。“關鍵是先要有這個平臺,讓這些孩子能夠得到更好的監護,在小學六年裏幫孩子培養一個好的學習和生活習慣,給他們係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城北學校副校長曾欣榮告訴記者,14年來,一批批孩子從這裏畢業,這些孩子入學時,各方面都跟城裏孩子差距明顯,但到畢業時,學習成績進步很大,性格普遍開朗。

  “我們在全省都算是走得比較靠前的,前幾年從全縣中小學教師中挑選80名優秀教師成立心理健康教育和家庭教育講師團,到全縣中小學進行心理健康教育和家庭教育巡講,收獲反響很好。”李朝霞説。

  從“管緊些”到“多鼓勵”,“心理扶貧”成效明顯

  因為留守兒童的教育工作做得好,2019年,城北學校榮獲“全國優秀留守兒童之家”,另一所鄉村學校時豐中學也于2017年被評為省級示范家長學校。

  縣裏還定期組織教師大家訪,要求教師在家訪時要突破傳統意義上的“訪”,“訪”要與“導”相結合,重在“導”,即教師不但要向監護人了解學生在家的情況,更重要的是要結合該監護人的實際,對其進行家教知識的個別輔導。

  “幾年下來,監護人在育人觀念上有了較大的轉變,過去都是説‘拜托老師給我管緊些’,現在改成了‘拜托老師幫我多鼓勵’。”鄭振庭很高興,這種鼓勵式教育正讓越來越多孩子的心態變得積極。

  不過也有一些新情況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教育帶來了影響。

  “流動兒童”是鄭振庭非常擔心的第一個問題。他説,一方面,大量兒童從農村向集鎮、縣城流動,以平江為例,除正常升學外,每年涌入縣城的農村學生有一兩千人,集鎮也存在這種情況。另一方面,部分兒童跟隨務工父母“轉戰”各地,有的從小學到初中換過五六個學校。這種流動會導致孩子缺乏安全感,也增加了融入集體的難度。

  李朝霞説,流動性造成更多家庭矛盾、家庭變故,會直接影響到孩子的心理健康。

  智能手機普及後,信息過載帶來的衝擊,則是所有老師的共同難題。平江六中135班的班主任朱威龍説,缺乏父母監管的留守兒童,更容易受手機影響。

  “對低齡兒童來説,對不良信息的篩選更難做到。”曾欣榮説。

  陳麗珍希望能把這份事業做到退休,“學校、家庭、社會教育三位一體,是最好的教育。針對留守兒童的情況,家庭教育缺位難以避免,需要學校、社會付出更多,需要每一個人來呵護他們的心靈成長。”(記者 周楠)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057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