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與中國書店的跨世紀情緣
2020-05-28 11:10:49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書,是我生命中難以割舍的,而中國書店的舊書店更與我結下了不解之緣。

  追憶起少年時光,北京隆福寺的中國書店舊書店,是我從小學起就最喜歡課余逛“泡”之地。長大之後,才知在那裏曾邂逅不少當代名人,彼時卻渾然無知。一次,偶然在書店內遇見了此後任外交部長的喬冠華,風度翩翩的他親切而和藹地詢問我:“小鬼,你找什麼書呵?”我不知所措地應答了幾句,又低頭翻閱手中的舊書。直到多次偶遇,漸趨熟悉,他見面便跟我打個招呼。數年後,我才知他與章含之成了戀人。那時候,章含之與我家同屬八條胡同居委會。偏巧,十多年前,我的《末代皇弟溥傑傳》與章含之追憶紅墻往事的自傳,一起被評為美國地區十大華文暢銷書。或許,這亦是意外的“書緣”。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我癡迷于東城、西城等中國書店的舊書店。一次,在中國書店燈市口店淘書,一位文質彬彬的中年人,聽到我詢問書店服務員:“《續藏書》怎麼找不到?”他抬起頭,熱心地指點我:“小夥子,你找的李贄的《續藏書》在書架頂上,得搬梯子才能夠著哪。”

  我拱手相謝,且格外留意到這位幾次相遇的長者。沒過多久,1966年初夏,在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行的北京中學生動員會上,我才驚詫地認出,臺上做報告者,正巧是我遇到的那位好心而博學的讀書人——手執一柄扇子侃侃而談的王照華。

  恰與中國書店有緣的是,八十年代末,我撰寫的第一部書《末代皇帝的後半生》,簽名售書儀式竟也在海王村中國書店院內舉行。那天上午,不少愛新覺羅後裔來到書店,並誠懇地留下了聯係地址和電話,為我的“末代皇帝係列”採訪提供了難得的線索。

  因撰寫“末代皇帝係列”,我與溥傑、溥任等“皇室”人物結成忘年之交。當溥傑撰述自傳時,苦于史料匱乏,我薦其到中國書店姑且一試。他一拍大腿,“我怎麼忘了這茬兒”,即遣四弟溥任騎自行車前去“搜書”,果然大有收獲。以致後來溥任退休之後,也在那裏購置了舊版《嘯亭雜錄》、《鴻雪因緣圖記》等大量參考史料,故而暮年著述頗豐——中國書店功不可沒。

  前幾年,我應邀初登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講述《末代皇族的新生》、《你所不知道的溥儀》之際,不由得感恩中國書店。只因我登上的第一個講壇——《解密溥儀十大謎》,乃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國書店在虎坊橋老樓舉辦的“京味書樓講壇”。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書店成立海王村拍賣公司,由老友彭震堯負責籌建。近水樓臺,我遂通過正規渠道,先後從拍賣會淘得不少好書,如理藩部印制的蒙漢文《宣統遜位詔書》,其中附袁世凱與清廷往來多封電報,頗具歷史價值,正是彭震堯捎信邀我前來參加拍賣會才購得的。陸續,我又從海王村拍賣會上,拍得《唐土名勝圖會》六卷、《清俗紀聞》繪圖本十三卷等有價值的古籍。內中生動反映了乾隆年間宮廷生活及社會風俗。從這裏“斬獲”載濤貝勒在晚清指揮“永平秋操”的照片,更成了我撰寫《末代皇叔載濤》難得的珍貴配圖。

  起初,我從海王村拍賣會上,購得一百多年前英文版《慈禧治下的中國》、德文版《中國》、法文版《光緒》等一係列外國人記述中國晚清歷史的書籍,由此一發不可收拾。多年來,我從國外購買並收藏數百部外國人上百年前記述晚清宮廷的外文書籍,包括德齡所撰寫的七部記述宮廷生活的英文原著。細忖之,正是從海王村拍賣會上使我受到啟發而肇始。

  頗具戲劇性的是,“海王村”拍賣民國初年版《慈禧寫照記》、《清室外記》時,囿于公務在身,我無法親臨現場,只得委托海王村拍賣公司代為競買。因競拍激烈,競價遠超我的委托,拍賣結束才知,從美國舊金山通過長途電話競得的買家是泛太平洋集團公司總裁潘思源先生——一位酷愛中國古籍的藏書家。

  我當夜給彭震堯打去電話,甚表遺憾。當他得知我欲購的想法,遂設法與潘思源取得聯係,誠懇介紹了他與我是多年老友,購買兩書旨在研究晚清史料。當潘思源聽後,慨然同意忍痛割愛,居然按照成交價轉讓給我。于是,這兩本書在地球差不多轉了一圈之後,來到了我的手裏。不久,潘思源再次來京赴海王村,邀我和彭震堯同逛琉璃廠,投桃報李——我即贈其幾部“末代皇帝係列”簽名本。隨後,潘思源又寄來諸如日本圖文版《世界地理風俗大係·滿洲》等珍貴舊書相贈,與我結下書友之誼。此事被多家媒體報道,稱之:兩本書緣,一段佳話。

  由于母親酷愛《紅樓夢》,自幼我便深受熏染。在另一次海王村拍賣會上,紅學泰鬥周紹良畢其一生所收藏的《紅樓夢》“補本”——迄自嘉慶至宣統暨民國初年,計十匣九十二冊,有幸被我拍入囊中。兩年前,慧眼識珠的人民出版社大眾分社社長娜拉拍板與我簽訂合同,決定再版這一值得珍藏的係列“補夢”,也成了我對于已辭世母親的特殊紀念。

  尤其難忘,《我的前半生》未定稿(灰皮)本,居然也在中國書店意外淘得。那是一次參加海王村拍賣會散場時,邂逅故宮博物院版本專家翁連溪,他告訴我,中國書店隆福寺店收藏了一部《我的前半生》未定稿下部,我頓時興奮至極。緣因我只有此書上部,唯缺下部,便當即趕往隆福寺。(賈英華

  誰知,遍尋整個書店和庫房竟無蹤影。直至經理發動全店職工翻找,數日後終于找到了《我的前半生》未定稿“灰皮本”下冊。至此,《我的前半生》“灰皮本”上下冊,珠聯璧合。那天當我走出中國書店隆福寺店時,天空零飄碎雪,我內心卻是溫暖如春,伏身狂嗅淡淡的書香。

  多年以來,我手中收藏了多種溥儀生前所著《我的前半生》未定稿,至少兩種以上是從中國書店所淘得。三年前,人民出版社社長黃書元和人民融媒出版社社長張文勇得知這一信息,立即趕往我家查看這些版本。按照國際伯爾尼公約規定,溥儀去世五十年後,其著作自然進入公有領域。當即,人民出版社與我簽訂合同,將出版三種不同版本的《我的前半生》,奉獻給各界讀者。

  偏愛書店古墨香,獨守千秋紙上塵。書,絕非僅是一個城市的點綴,而是城市的智慧之光,亦是一個城市的“慧根”。(賈英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然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16021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0944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