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川省南部縣純陽山村:新村美 日子美 人也要變美
2020-07-30 11:05:24 來源: 四川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曾是窮得叮當響的偏僻山村,現在是遊客熙攘的“最美脫貧新村”

  南部縣八爾湖鎮純陽山村將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結合,在全省率先實現整體脫貧。這是7月23日航拍的純陽山村。記者 肖雨楊 攝

  7月23日上午,南充市南部縣八爾湖鎮純陽山村,雨歇雲散天放晴,四川日報全媒體“百縣千村行”採訪活動在村裏的籃球場組織了一場壩壩會。“你看,原來我的老泥巴房就在這個位置。”“這裏看得到你家新房子。”……幾十位村民帶著條凳來到壩壩會現場,視線一下子被立在壩子中的新村航拍圖片吸引,你一言我一語打開話匣子。

  從居住之變説起,“變化”,成為壩壩會主題。

  “我先來説嘛。”穿一身深色衣服、短發精瘦的姚素瓊帶來兩張專門準備的照片,“這張是我們2016年拍的老房子,那張是現在住的新房子。”照片上,一邊是破舊不堪、低矮的爛瓦房,一邊是窗明幾凈、綠樹掩映的新瓦房。

  “老房子太破爛,拆的時候人都不敢去,全靠挖掘機。”姚素瓊照片背後的故事,壩壩會上的鄉親都不陌生。“我們家以前的老房子,也是外面下大雨,裏面下小雨。”村民馮秀華説,現在家家戶戶的新房子都是水泥瓷磚,漂亮又牢固。

  這樣的變化,放在以前不敢想。因上世紀50年代修建水庫淹沒大量土地,純陽山村人均耕地只有0.4畝,土地資源匱乏。2012年,村人均純收入1892元,貧困發生率34.6%。

  姚素瓊是全村90戶貧困戶之一,曾因食道癌花光家裏所有積蓄。“政府搞易地扶貧搬遷,幫我解決了看病難題。” 説到這裏,55歲的姚素瓊眼睛一紅,聲音哽咽。頓了頓,她繼續用略微顫抖的聲音説:“現在,我的身體康復了,還加入了村裏的雙孢菇産業園,一年收入近10萬元,過上了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姚素瓊説到“好日子”時,聲音洪亮了不少,大家不由自主鼓起掌來。

  幸福,洋溢在村民臉上。壩壩會圍坐的人群中,王華金的打扮有些“打眼”:綠格子旗袍搭配單皮鞋,卷燙的齊耳短發配上精致口紅,顯得年輕而時髦,讓人難以看出她已近花甲之年。“日子變美了,人也要跟著變美才行”。

  20多歲時,王華金就跟丈夫一起到廣州打工,“村裏太窮,掙不到錢”。2014年,王華金因為丈夫生病不得已回到村裏。沒想到的是,這幾年,純陽山村的變化一天比一天明顯,“不出村也能找到錢”。

  選擇回歸的不止王華金。今年參加完高考的王秋也打開話匣子:“我的生活變化也很大,外出打工的爸媽回家種雙孢菇,開農家樂。有爸媽陪著,生活、學習都覺得更有勁。”壩壩會當天,高考分數出爐,王秋的分數超過一本線,夢想的大學近在咫尺。

  變化怎麼來的?實施精準脫貧以來,純陽山村在各方幫扶下重新尋找産業定位,曾經淹了耕地的水庫尾水現在成了開發鄉村旅遊的寶貴資源。“我們還引進龍頭企業,打造食用菌産業園,貧困戶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純陽山村第一書記劉曉毅補充説,2017年,純陽山村人均收入超過1.2萬元,在全省率先整體脫貧。

  純陽山村不僅被慕名而來的遊客譽為“最美脫貧新村”,它的脫貧事跡還受到國家表彰。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幸福奮鬥的起點。我們要從旅遊小鎮變成旅遊強鎮,大家有沒有信心?”八爾湖鎮黨委書記吳宗漢的一句話,贏得村民陣陣掌聲。“有!我們要把日子過得更紅火。”一位老人揮舞著握成拳的右手,道出村民的心聲。

  壩壩會的不遠處,是一大片翠綠的草坪,朵朵黃花點綴其中,讓純陽山村村民如生活在公園中一般,這樣的環境也將成為純陽山村人幸福生活的新起點——依托得天獨厚的自然生態資源,村上引進夢裏水鄉鄉村和烏托村兩個項目,大力發展鄉村旅遊。空中吊橋、懸崖秋千、空中溜索、親子廚房、七彩滑道……今年10月,夢裏水鄉鄉村將開園。

  壩壩會尾聲,姚素瓊和鄉親們起身歌唱,“親愛的人啊攜手前進,攜手前進,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

  歌聲落下,壩壩會結束。“今後來我們村的遊客一定會越來越多,我準備開一家農家樂,讓荷包更鼓。”王華金一邊走,一邊跟鄉親們聊自己的計劃,皮鞋上的水鑽在陽光下一閃一閃。(記者 董世梅 蔣君芳 吳亞飛)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婷玉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03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