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進人民大會堂作報告,半年蹲點涼山8次,新華社也有位“乘風破浪的姐姐”
2020-08-04 16:40:5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她曾兩次走進人民大會堂做報告,受到中央領導人的接見;

  對話落馬官員,直面冷血殺人犯;

  也挖掘出許多重大典型的人物;

  在青海時,她是藏族百姓熟知的“加嫫(漢族女孩)記者”;

  回到四川,又成了彝族姑娘的“潛水家長”、大涼山百姓的貼心人。

吳光于:用新聞照見他人

用新聞照見自己

本期嘉賓:吳光于

主任記者

新華社四川分社政文採訪室主任

長期扎根艱苦貧困地區

專注政法、貧困領域報道

多篇報道推動國家相關政策出臺

曾獲青海省災後重建先進個人

中宣部新春走基層先進個人

四川省直機關青年學習標兵等榮譽

特邀主持人:鐘思思

  主持人:你曾經兩次走進人民大會堂做報告,受到中央領導人的接見,這是非常難得的經歷,能講講背後的故事嗎?

  吳光于:兩次走上人民大會堂的報告席,對我來説確實是畢生難忘的經歷。

  第一次是2010年10月,青海玉樹地震抗震救災先進事跡報告會,當時我是5個主講人之一,代表新聞戰線講述我們新華社這個集體在抗震救災中如何履職盡責。

  吳光于在人民大會堂作報告

  當時我們採訪的環境非常艱苦,海拔將近4000米,每天都忍著強烈的高原反應,白天採訪,晚上還要編輯素材寫稿發稿,我們前線指揮部帳篷裏的燈經常都是通宵亮著的。而且氣候很多變,一會一場狂風,一會又是暴雪、冰雹。但在這樣的困難面前沒有一個人“掉鏈子”,當你發現身邊的人都這麼敬業、這麼拼的時候,你也不好意思偷懶。

  我第一次在玉樹災區待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後來的三年重建幾乎是全程跟蹤報道。那幾年跟當地的幹部群眾、援建者都結下了非常深厚的情誼。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在玉樹的那幾年,對我後來的人生、我的職業生涯都有非常深遠的影響。

  與同事在玉樹地震前方報道指揮部留影

  第二次是在2019年4月,參加“時代楷模”其美多吉先進事跡報告會。其美多吉是我們新華社四川分社近年來挖掘出的一個重大典型人物,我全程參與了對他的報道,前後總計兩年多的時間。

  我和同事奔赴平均海拔超過3500米的“雪線郵路”,搭上其美多吉的郵車,全程跟蹤,途中還翻越了海拔6000多米、有著“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險”之稱的雀兒山,然後寫下他的故事。後來這個報道也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推動了他獲得“時代楷模”的稱號。

  新華社四川分社的報道推動了其美多吉獲得“時代楷模”稱號

  主持人:不管是其美多吉還是平時的一些報道,我注意到你都特別關注一些小人物的小事情,為什麼對這些情有獨鐘?

  吳光于:因為我一直相信,身上具有這樣那樣缺點的普通人,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大多數。他們的悲歡離合實際上是時代的側影,他們的喜怒哀樂也恰好組成了我們這個世界,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像2017年的時候,我們報道過一個成都的滴滴司機用23年時間尋找女兒的故事,成為當年父親節的刷屏之作。之後,我們又和四川的打拐民警組成了一個尋親團,先後奔赴廣東、河南尋找疑似對象比對DNA。沒有想到的是,後來竟發展成為一個引領全社會參與的公益行動,也正是因為這個報道,推動了一年之後這個失散24年的家庭的最終團聚。

  還有像去年六一節前夕,我們播發了一個關于“雲端小學”足球隊的報道,也是成為當時的“爆款”。後來愛心支持就源源不斷地涌入學校,今年如果不是因為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響,這些孩子已經奔赴西班牙去參加友誼比賽了。

  我想對于記者來説,職業帶來最大的福利可能就是你可以接觸很多人,走進他們的內心。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生命的維度也在不斷被拓寬,也變得更豁達,會更珍惜自己眼前的生活。

  在昭覺縣“雲端小學”的操場上

  主持人:聽説為了拍攝懸崖村的故事,你和同事把搭建在懸崖峭壁上的2500多級、超過60度的鋼梯來回走了三趟,每次還要同一段路倒騰十幾二十次,而這只是你們其中的一次採訪經歷。

  吳光于:是的。要在四川當記者,我想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就是一定要身體好。

  2020年是脫貧攻堅的決勝之年,涼山是我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也是我們四川分社報道的主戰場之一。就我自己來説,今年去涼山調研蹲點已經有8次了,其中懸崖村去了三趟,每一趟都要在“鋼鐵天梯”上來回走好幾次。剛去的時候還覺得很害怕,因為2500多級,有些地段幾乎是垂直的,站上去腿忍不住會抖。但後來次數多了也就習慣了,現在在天梯上可以説健步如飛,速度已經直逼當地的扶貧幹部。

  在“懸崖村”攀爬鋼梯

  主持人:沒見過面的人從名字可能會覺得你是男性,再加上你平時的採訪都是在比較危險或條件比較艱苦的地方,比如説玉樹、涼山,那麼你對性別或者是條件怎麼看待呢?

  吳光于:其實一旦踏進新聞這個行業,我覺得就沒有什麼可以讓你考慮性別或條件的機會了。因為你必須要奔赴前線,必須要出現在新聞現場。所以不管是地震、火災、泥石流,還是説一些突發事件,我們沒有選擇,只能往前衝。不光是我自己,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這樣的。

  就拿今年來説,我們搞扶貧蹲點,住過村小、住過村民家的土坯房,睡過帳篷,還在豬圈旁邊住過。

  我們也跑到別人家裏去給人家做飯,因為通過這樣的方式,我們能夠很快和當地的幹部群眾融入到一起,別人信任了才能跟你講真話,這樣我們的報道也才能更鮮活。

  在調研時借宿的村民家中自己動手炒菜

  主持人:你曾經説自己是陰差陽錯進入記者這個行業,連當初參加社裏的招聘考試都是“扛著山地車”到考場的,其實是一個不羈愛自由的女青年。那麼11年過去了,有過什麼遺憾嗎?或者説在未來你有什麼打算呢?

  吳光于:踏入這個行業確實比較偶然,因為我在大學的時候是學法律的。但是那個時候就許下了一個心願,不管水平如何,一定要做一個真誠的人,寫誠實的作品。

  回頭看這11年,自己應該基本上還是做到了這一點。遺憾當然有,就是可能還是源于不夠專注,不夠努力,距離自己想成為的專家型記者還是有距離,我想未來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去深耕。同時也因為平時工作比較忙,屬于生活的空間和時間相對較少,在親情、友情這些方面都還是留有遺憾。

  但是我想,人之所以成長,就是要學會從不完美中提升和發現自己。我想作為一個女記者,我們最大的優勢是內心更加柔軟。我們更敏感,所以有能力去接收更多來自世界的疼痛,也更有能力去發現真善美的東西。

  以後的日子裏,我會繼續帶著這份好奇心,也繼續保持這種柔軟和敏感,去探索世界,做更好的新聞,也做更好的自己。

【糾錯】 責任編輯: 蔣燕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1307112632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