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社@四川|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2020-10-17 15:17:2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成都10月17日電題: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新華社記者惠小勇、周相吉、康錦謙、盧宥伊

  1950年11月24日,在解放軍進軍西藏的徵途中,新中國第一個專區級少數民族自治州——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成立。建州後,被稱為“娃子”的農奴們通過民主改革獲得自由新生。

  七十年風雨徵程,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命運發生翻天覆地的轉折。這一轉折,蘊含著歷史必然。

  “娃子”翻身

  向秋卓瑪身上有兩處病根,猶如歷史的烙印。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向秋卓瑪在甘孜州道孚縣的家裏講述當年的故事(7月30日攝)。 新華社記者 周相吉 攝

  第一是眼疾。在她兒時,陽光和雪山總是那麼刺眼,晃得眼睛生疼。她日復一日在地裏勞作,可肚子從來沒飽過。

  第二是腿疾。瘦弱的向秋卓瑪和其他農奴的孩子一樣,在領主的土地上無休止地勞作,導致雙腿一直隱隱作痛。

  夏秋之交,向秋卓瑪坐在自家經營的小旅館裏,腿上蓋著厚厚的氈子,孫子和重孫在一旁嬉戲。誰能想到,一個曾在命運的樊籠中苦苦掙扎的農奴,如今能享兒孫繞膝的幸福天倫?

  1935年,青稞抽穗時節,向秋卓瑪出生在道孚縣一個貧苦家庭,阿爸阿媽是終日不敢抬頭的農奴。為討口飯吃,她自兒時便辛辛苦苦地犁地、放牛放羊、洗碗掃地,換取每天的口糧……

  向秋卓瑪記得,那時天一亮就得幹活,到太陽落山,她才能分到一點青稞果腹。餓得沒力氣,就悄悄把別人喝剩的茶葉渣放嘴裏嚼。她見到過別的農奴被吊打三天,鮮血淋漓。向秋卓瑪記憶中的童年,是黑暗的。“以為這就是命,我們這些‘娃子’就該無休止地勞作,煎熬直至死亡。”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5)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8月3日拍攝的甘孜州爐霍縣交納村一角。 新華社記者 周相吉 攝

  1956年,向秋卓瑪和無數農奴一起,迎來了命運的轉折點。通過民主改革,向秋卓瑪分得了土地、獲得了自由。在解放軍和工作組的動員下,她還加入了民兵。

  這一年,爐霍縣泥巴鄉四季村的所波只有14歲。他報大了兩歲年齡,加入民兵端起了槍。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6)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甘孜州爐霍縣泥巴鄉四季村的老村支書所波在自己的田地裏(8月3日攝)。 新華社記者 楊進 攝

  村口有條泥巴河,河邊的土碉堡就是崗亭。所波加入民兵後,也去崗亭執勤、放哨。所波回憶,當年解放軍打跑了土匪,把土地和糧食分給了“娃子”。

  向秋卓瑪、所波以及成千上萬的農奴,擺脫了壓迫,獲得新生。他們跟共産黨學明白了一個道理:農奴命如草芥,並非上天安排;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

  1962年,所波成為四季村的村支書。他帶領村子向前走,見證了村裏從蠟燭到電燈、從泥路到硬化路、從破舊土房到藏式新居的巨變。

  而85歲的向秋卓瑪每天還會早起蒸饃饃、煮酥油茶。她説,這是為了告訴孩子們,新的時代,勤勞的人可以靠自己的努力過上好日子。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這是甘孜州道孚縣麻孜鄉的村民建設中的新房(2017年3月11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生活躍升

  甘孜州封建農奴社會被推翻後,數以萬計的被壓迫群眾獲得新生。但此後歲月裏,高山峽谷、高寒缺氧、交通不便嚴重制約了他們的生産生活。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精準扶貧啟動,農牧民的生活質量再次躍升。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8月5日拍攝的甘孜州德格縣雨托新村一角。 新華社記者 周相吉 攝

  在德格縣龔埡鄉雨托村,76歲的脫貧戶澤仁拉呷有了一個新愛好——吃火鍋。

  “吃火鍋的時候很熱鬧,渾身暖乎乎的。”澤仁拉呷説。

  雨托村,藏語意為綠松石上的村落。千百年來,這個小藏寨鑲嵌在海拔近4000米的高山險壑中。村民從山下進村,騎馬要一天時間。

  澤仁拉呷回憶,山上的日子漫長而淒苦,一家四口竭盡全力勞動,地裏也只能長點青稞。冬天更難熬,村裏沒電也沒路,寒風直往老房子裏灌,雨天要用盆子接漏雨。吃水也揪心,大家在結冰的山溝裏一點點鑿取。

  2017年,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村裏所有人都下了山。如今的雨托新村,一排排藏式新房錯落有致,一盞盞路燈別致明亮,一條條村道寬敞整潔。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7)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甘孜州德格縣龔埡鄉雨托村的脫貧戶澤仁拉呷展示電飯煲和銅火鍋(8月5日攝)。 新華社記者 周相吉 攝

  搬到山下,交通方便了,澤仁拉呷的兒子去縣城打工,帶回許多新鮮玩意,其中就包括兩口銅火鍋和一個電飯煲。

  火鍋“咕嘟咕嘟”冒著熱氣,澤仁拉呷夾了一個蝦餃。她説,共産黨把雨托村的“綠松石”打磨出來了,這石頭能保佑平安,帶來幸福。

  精準扶貧以來,甘孜州有5萬多貧困人口跟澤仁拉呷一樣,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告別了“一方水土難養一方人”的貧瘠之地。

  變化,不僅僅在搬遷的農牧民身上。

  一場雨後,天空放晴,雪山環繞中的理塘縣禾尼鄉克日澤洼村有了幾分暖意。這個村以前交通、電力、飲水等基礎設施落後,牧民與現代生活幾乎隔絕。

  2019年11月24日,對于昂旺洛絨來説是永生難忘的一天。這天,克日澤洼村終于正式通電。昂旺洛絨3個上學的孩子,不用點蠟燭看書了。

  村口,新建的“農村電子商務綜合服務站”刷上了漆。村裏有了新的路燈,超市準備了收銀機,寬帶也接好了……

  康巴高原上,農牧民生活已實現水桶變水管、油燈變電燈、土路變油路、喊話變電話、帳篷變樓房的歷史性跨越。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8)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這是雅康高速上橫跨大渡河的大橋(9月16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2018年底,雅康高速公路全線建成,結束了甘孜州州府康定市不通高速的歷史。沿途群眾歡呼雀躍。2019年,甘孜州公路通車裏程達34310公裏,是1952年的48.7倍。

  今年,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傳遍了雪域高原。甘孜州所有縣市退出貧困縣序列,20多萬農牧民告別貧困,邁向小康生活。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4)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甘孜州道孚縣麻孜鄉的村民在新房的廚房裏燒水(2017年3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 劉坤 攝

  時代回音

  道孚縣西北角,烈士陵園。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9)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張浩在甘孜州道孚縣烈士陵園內擦拭舅公的墓碑(7月30日攝)。 新華社記者 周相吉 攝

  一個周末,張浩又來看望舅公。舅公的墓碑上寫著:格桑曲珠烈士,1961年8月3日犧牲……

  張浩説,舅公是在剿匪中犧牲的。張浩的阿婆向秋卓瑪口中的一些英雄,也靜靜地長眠在陵園裏。

  “一些戰士被馬馱下山,血滴了一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向秋卓瑪説。

  “阿婆原來是‘娃子’,在保衛改革成果過程中入了黨,也投入到戰鬥中。”張浩説,阿婆常教育他,現在的美好生活與共産黨是完全分不開的。

  解放農奴、廢除勞役;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七十年間,偉大的轉折,蘊含著歷史的必然。

  2013年,時任甘孜州委常委、宣傳部長畢世祥在深入基層時遭遇車禍,不幸殉職,終年53歲。殉職時他衣兜裏還裝著為孤兒買新衣的記事便條。

  1997年,畢世祥被任命為甘孜州旅遊局局長時,藏地風景絕美卻少有人知。為了到高山深谷實地調研,他常騎馬前行,沒路時,就拽著馬尾跋山涉水。他用腳步丈量出幾十個旅遊發展規劃方案、數十萬字的論文。如今,海螺溝、稻城亞丁等一批景點被打造成國際知名景區,旅遊業成為甘孜州支柱産業之一。

  石渠縣,海拔超過4000米,高寒缺氧,條件惡劣。畢世祥在那裏了解到,稍微大一點的孩子都去放牛、挖蟲草。他比孩子父母都急,用純熟的當地“牛場話”教育孩子們:最好的“蟲草”不在山上,而是在課堂上、書本裏。

  康巴高原上,一批又一批黨員幹部和畢世祥一樣,成為當地群眾命運突圍的脊梁。

  雨托村第一書記白馬仁真永遠忘不了2015年上山時的情景,他騎著摩托走了一段山路。“感覺像在開飛機,一邊是懸崖峭壁,一邊是萬丈深淵!”

  “我做夢都被嚇醒,那條路太嚇人。”他説,路再難,也要帶領村民脫貧。他訪遍了每戶村民,辦好了村民的醫保、低保證明,組織了農民夜校。村民們委托他辦理大事小事,白馬仁真無任何怨言。

  近幾年,白馬仁真帶領村民實現了易地搬遷。下山後村裏搞起旅遊和特色餐飲業,還建了村史館。“這是18軍住過的村,是紅色新村,我們應把紅色基因傳承下去。”白馬仁真説。

  一代又一代共産黨人,在雪域高原上堅守著初心使命。新的時代,成千上萬的農牧民,在共産黨領導下,又匯聚成追求美好生活的磅薄力量。

【糾錯】 責任編輯: 鄭瑋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13121126623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