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時政 國際 港澳 臺灣 財經 法治 社會 紀檢 體育 科技 軍事 文娛 圖片 視頻 論壇 博客 微博
新華網 > > 正文

夏普危局:斷臂自救失敗 緊抓巨虧業務不放手

2015年05月25日 10:03:57 來源: 國際金融報

  夏普深度危局

  近日,夏普公布2014財年財報,虧損2223億日元,這是夏普時隔1年再次遭遇凈虧損。面對虧損,夏普拋出了以重組事業組合、固定費用削減以及組織及管理的重組與強化為主旋律的新中期經營計劃。盡管如此,夏普寄希望于液晶面板業務翻身的做法仍然令業界失望。

  陰雲再次籠罩正在進行重組的夏普。

  雖然一直為了扭虧盈利而努力,但是近日公布的2014年財報(截至2015年3月)卻給予夏普慘痛打擊。財報顯示,夏普2014財年凈虧損2223億日元。

  為了盡快擺脫經營困境,夏普擬在全球裁員10%,其中日本國內自願退休3500人左右。而據夏普株式會社大中華區CEO、夏普(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新原伸一的説法,裁員不涉及中國區,且中國區業務不會收縮。

  與此同時,為增強資本金,夏普向兩家銀行以及日本産業革新機構發行優先股,增資2250億日元。

  家電行業專家劉步塵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指出,夏普的虧損不是第一回,全球裁員也不止一次,但是作為一家員工終身制的日企,開始裁員説明企業真的已經到了“危機關頭”。

  “但是,若不改變企業的管理制度,在家電創新技術上加緊腳步,尋找新的增長點,其他的改革方式,都可以説是于事無補。”劉步塵説,時隔一年的凈虧損讓夏普必須深化改革。

  目前,夏普正努力將業務重組為五大子公司,以重建盈利能力。只是,這位落後了太久的亞洲電子行業老牌巨頭,能否真的走出危局,再創輝煌?

  自救失敗

  近年來,夏普一直在扭虧路上不斷努力。2013財年,夏普盈利115億日元。當時,夏普樂觀估計,2014財年預計盈利將達500億日元。

  現實是殘酷的。今年2月,夏普株式會社社長高橋興三對外宣布,2014財年的經營業績最終將出現赤字,赤字額約為300億日元。而近日公布的實際虧損額為2223億日元,是預期的7倍多。

  另據日媒透露,夏普早已深陷債務危機。據日經新聞報道,夏普在3月就已經同兩大銀行債權人協商,提交重組方案,尋求債主“救命錢”。這樣的消息傳出後,公司股票直線下跌。

  日本其他媒體也報道稱,截至去年底,夏普的債務規模高達一萬億日元(約合84億美元)。其中,瑞穗銀行和三菱東京日聯銀行持有大約50億美元的債權。

  對此,媒體觀點認為,如果夏普公司能夠將1500億日元的債務調整為優先股等其他股權,那麼,夏普的財務健康狀況將大為改善,可以應對業務大規模重組帶來的資金需求。美林美銀日本業務研究部門負責人片山瑛一表示,如果大銀行答應了夏普的重組方案,夏普就可以獲救。

  但隨著財報出爐,夏普超2000億日元的凈虧損無疑引發了廣大投資人的擔憂。

  此外,到2015財年末期,夏普公司高達5100億日元的信貸額度將到期。日經新聞表示,如果夏普在大規模結構重組方面進展遲緩,盈利仍然低迷,那麼夏普在財務上的“翻身”將非常困難。

  實際上,在過去幾年,機構投資人一直在向夏普施壓,要求進行業務結構調整。

  據了解,由于前兩年大尺寸面板巨虧,夏普的核心業務已轉變為中小液晶面板,並主攻中國市場。而中國京東方與華星光電等科技公司在中小屏幕的配置上,也對夏普造成一定程度的替代和競爭影響。

  去年三季報顯示,作為夏普中小尺寸面板的主力工廠,龜山第二工廠的中小型面板生産比例,在2014財年下半年只保持在35%左右。

  除了主力業務虧損外,新興業務也並沒能為夏普帶來盈利。以夏普近年來力推的健康環境業務為例,其營業利潤在去年三季度下滑25.1%,而去年全年預計下降14.4%。

  面對虧損,夏普早已開始了一係列斷臂求存的行動。

  在經歷了2011年、2012年連續兩年巨虧後,夏普進行了數千人的裁員,並向銀行申請了44億美元的救援貸款,還將導致虧損的十代線37.6%的股權出售給了臺灣鴻海集團。與此同時,夏普史無前例地接受了三星和高通的股權投資。2014年9月,夏普更是宣布退出歐洲家電市場,轉而採取品牌授權的方式繼續經營。

  但讓夏普困窘的是,斷臂自救反而讓自己陷入了惡性循環當中。2014財年的巨虧,讓夏普不得不重新規劃自己的未來。

  認知落後

  讓人玩味的是,夏普本已在2013財年實現扭虧為盈,卻又因何在2014財年陷入巨虧?

  對此,新原伸一的解釋是,在未計入體制改善費用前,夏普2014年度營業利潤實為401億日元。體制改善處理使營業利潤損失882億日元,這包括多晶硅(太陽能業務原材料)長期合同單價預提損失587億日元,以及液晶庫存減值295億日元。計入這一費用後,營業虧損480億日元。

  新原伸一坦誠説,“我們對市場變化的應對能力還是不足”。具體來説,一是對美國電視業務、中小液晶業務的變化反應遲緩;二是具成長性事業建立遲緩;三是液晶電視和中小液晶面板,相對其他公司強烈的價格競爭,“我們成本競爭力不足”;四是管理經營力度不足。

  在劉步塵看來,市場變化應對能力的不足確實是夏普陷入虧損的原因之一。但是,具體因素卻不止如此。

  其實,熟知電子行業的人都知道,從2011年開始,日係電子企業開始了全面潰敗。轉眼4年過去,中國電子企業的格局都更新換代了幾次,而日本依舊處于泥濘之中。現在,關于日係電子企業的新聞大多充斥著虧損、裁員等負面字眼。

  “從宏觀角度看,夏普的業績下滑是受到了日本經濟的影響。近幾年,日本總體經濟下滑得非常厲害。中國有句古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糟糕的國家經濟,必然會影響行業的發展。因此,昔日輝煌的企業,比如索尼、夏普、日立、任天堂等世界電子行業的先驅,如今都在走下坡路。”劉步塵説。

  正如帕勒咨詢公司資深董事羅清啟説的那樣,夏普業績的惡化部分原因在于“全球的衰退”,一係列“斷臂自救”的改革並不能將其從虧損的泥潭中解救出來。

  曾幾何時,我們的抽屜裏還安放著索尼的walkman和PSP。如今的現實是,它們已經永遠地被擱置了。聽歌、玩遊戲、刷微博、微信,與世界聯通是如今社會的主流,年輕一代手中拿的是iPhone、三星、小米……已經很少看到日本品牌的身影。

  “不可否認的是,以往,夏普等日企創造了功能機的輝煌,而在進入智能機時代的時候,他們慢了很多步。”劉步塵説。

  研究日本電子行業多年的小田切敏也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承認,智能手機是近年來世界電子業裏的一項革命,而蘋果無疑主導了這場革命,所以,他們獲得了市場優勢,賺得盆滿缽滿,達到了真正意義上的“富可敵國”;韓國的三星,韜光養晦,迅速提高了亞洲市場佔有率。“而亞洲另外一個電子行業強國中國,後來者居上。我可以毫不遲疑地説,中國手機制造商依靠快速的反應時間,超越了日本,向世界輸出了華為、中興、小米等不錯的品牌”。

  相比之下,日係電子企業在這場革命中就顯得非常愚鈍了。眾所周知,日係電子企業一直是以“嚴謹”的工藝聞名世界,這也是其取得輝煌的重要原因。傳説,在日本電子制造業的術語裏,甚至沒有“不良率”的概念,這源于其近乎變態的企業文化,嚴謹、仔細。

  “我們都説,日本有世界上最優秀的員工,也擁有最糟糕的市場反應能力和冗長繁瑣的企業文化。”劉步塵稱,也正是如此嚴苛的品質理念,造就了日係電子嚴重滯後的産品效率。畢竟,要做到一種“零缺陷”的工藝,需要層層把關、反復打磨。而現實生活中,誰也無法在快節奏的變化中保持完美的能力。

  也有觀察家直言,由于日係電子企業的CEO大多數是五六十歲的老年人,導致日係電子産品離年輕人越來越遠。在這些“老家夥”的意識裏,手機、電視等産品依舊是奢侈品,是可以去“傳承”的物件。

  “這樣想來,夏普等日本電子企業面臨這樣的困境並不讓人意外。”小田切説。

  中期改革

  然而,面對外界“走向末日”、“日薄西山”的言論,夏普並不想就此認輸,它仍在籌劃自己的東山再起之路。

  5月14日,夏普醞釀已久的2015-2017財年新中期計劃對外公布。夏普希望2016財年、2017財年分別實現營業利潤1000億日元和1200億日元,凈利潤重新變為黑字。

  對于具體計劃,新原伸一表示,夏普將通過能源解決方案業務結構改革、液晶業務結構改革、人員合理化、固定費用消減等措施實現。夏普將在全球裁減人員10%,其中,日本自願退休3500人。

  根據夏普的計劃,今年6月起,將在日本招募大約3500名自願退休的員工。這比夏普在2012年創下最大赤字危機時的裁員規模還要多出500人。據悉,這些員工將在今年9月底退休,而夏普預計將為此付出約350億日元的補償金。

  值得慶幸的是,中國區不受此次裁員影響。

  財報顯示,2014財年,夏普在中國的銷售額達到11408億日元,同比增長23.3%,佔夏普海外市場收入的62.8%。“中國是夏普惟一的海外業務增長地區,所以中國業務還會繼續擴大,(夏普在中國的人員)不會縮減。”新原伸一説。

  與此同時,夏普還準備調整組織架構,從“事業部制”變為“公司制”,設立五大子公司,增強靈活性,加快市場反應。據新原伸一介紹,這五大子公司包括消費電子公司、能源解決方案公司、商業解決方案公司、電子元器件公司和顯示器元器件公司。

  “夏普將拓展B-B-B渠道,如車載、醫療器械等專業方向。這些領域,準入門檻高,對品質要求高,不像智能手機面板那樣有很多公司生産,而夏普有高端面板的生産能力。”新原伸一表示。

  除此之外,伴隨新三年計劃出臺,夏普中國區也進行了高層人事調整。2015年6月,今矢明彥將接替新原伸一,出任夏普(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新原伸一將卸任現職務,擔任顧問。同時,酒井功將接替椋木康裕,出任夏普商貿(中國)有限公司總裁,負責中國市場的銷售。

  在大規模重組的同時,夏普還獲得了總共2250億日元的金融援助,這是夏普近三年來接受的第二筆大型援助。

  夏普表示,為改善日益惡化的金融環境,將以優先發行股票的方式,接受瑞穗銀行和三菱東京日聯銀行共2000億日元的金融援助。

  夏普還將以同樣的方式,接受日本産業革新機構250億日元的注資。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産業革新機構可以稱得上是夏普在液晶領域的對手。其在2012年,將日立、東芝、索尼的液晶業務合並,成立了日本顯示器(JDI)公司。

  夏普改善資本環境的舉措不止于此。有消息稱,為彌補虧損,夏普計劃大幅削減資本金,從原來的1200億日元左右減少到5億日元。不過,夏普方面並未對此作出回應。

  此外,日本媒體報道稱,夏普意在使公司結構扁平高效化的機構改革將從今年10月開始。

  固步自封

  值得一提的是,在夏普的改革之路中,與其他對手紛紛選擇放棄液晶,開拓多元化業務不同,夏普依舊選擇在虧損的液晶面板上做文章。

  然而,夏普的虧損與其液晶電視機與智能手機液晶屏業務面臨激烈的價格競爭脫不開關係。據夏普去年三季報顯示,導致營業利潤減少的因素中,電視業務佔比18%,排名第一。緊隨其後的就是佔比15%的液晶面板業務。

  日經中文網也認為,夏普2014年出現巨額虧損的原因,主要是液晶面板主力生産基地三重縣龜山工廠等設備減損處理,以及計提光伏電池原料相關領域的行情惡化導致。

  那麼,問題來了,為何夏普要緊抓液晶面板這塊燙手山芋不放?

  此前有坊間傳聞,夏普要把一直拖累業績的液晶業務從公司主體中剝離出去,以減輕包袱。

  一個例子是,夏普此前命名為夏普顯示器公司的十代線,在接受鴻海的注資後,改名為堺顯示公司。而在獨立經營後,由于鴻海帶來的産品需求,十代線之前閒置的産能也得到了釋放。

  但是從新的中期計劃看,液晶業務最終以單獨組建內部公司的形式留在了夏普。

  業內人士表示,成立獨立業務公司,是日本所有企業的普遍做法。切分開獨立核算,更有利于每家子公司提升效率。因此,在夏普內部舉足輕重的液晶業務,依然在夏普的新中期計劃中承擔重要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財報顯示,液晶面板業務佔夏普合並凈銷售額的30%左右。而液晶業務公司的資産價值,據日媒估計在3000億日元左右。

  但不容忽視的是,執著于液晶面板的夏普,在該方面已經優勢不再。在大眾眼裏,技術已經不再成為夏普限制其他對手入局的門檻。眾多8.5代線的建設已經改變了大尺寸面板供不應求的局面。對手的增加,更是使夏普的液晶面板遭遇到激烈的價格戰,這也導致夏普中小尺寸面板在去年下半年開始利潤驟減。高橋興三也承認,“應變能力差和成本競爭力弱”是夏普虧損的原因。

  分析師指出,如今中國液晶面板廠商京東方的中小尺寸面板在全球的市佔率已經成為第一,而在中國市場,夏普還要與同為日本企業的JDI展開激烈價格戰。

  由此可見,夏普寄希望于液晶面板的做法多麼令人不解。

  對于這個問題,小田切敏也猶疑了片刻,他對記者坦言,“我猶疑是因為我在思索,為何時至今日,夏普還在執著于液晶面板?事實證明,2013年之後,液晶面板已成昨日黃花了。我雖然也很想看到夏普東山再起的一天,但是他們的努力方向讓走出困境的希望變得有些渺茫。或許夏普也在困惑,因為斷臂自救的策略已經失敗了,夏普需要更深層次的改革。”

  劉步塵也認為,如今,早已是OLED屏幕開始布局電子市場的時代,而夏普還抱著液晶面板不放,顯然不合理,也無法為它獲得扭虧為盈的機會。

  “夏普已經意識到企業內部的管理問題,以及一些市場政策方面的滯後性。而2250億日元的援助,顯然能夠讓夏普在巨虧面前喘口氣。但是,這只是治標不治本。”劉步塵指出,夏普為了止虧作出過很多努力,但是一直以來,無論如何改革,卻讓人看不到夏普的新産品、新的增長點,這讓它的扭虧之路顯得更加迷茫。

[責任編輯: 李童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231278385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