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的前半生》遭原著黨吐槽 編劇:移植了亦舒的種子
2017-07-13 08:29:0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移植了亦舒的種子,長出了自己的一棵樹”

  正在北京衛視熱播的電視劇《我的前半生》,憑借犀利洞徹的劇情、鮮活度頗高的人物,除了收視一舉奪冠,也成為近年來現實主義情感劇少有的引起廣泛熱議的話題之作。然而,巨大的爭論跟高關注度也相伴而生,特別是該劇改編自著名作家亦舒的同名小説,但除了部分主角的名字,影視化的《我的前半生》可謂“面目全非”。

  原著黨對此激烈地口誅筆伐。同時,對“作”到極致的全職太太羅子君、“比正室還正室”的第三者淩玲、被搶了男朋友的好閨蜜唐晶等,該劇沒有像大多數倫理劇那樣作非黑即白的兩極化處理——每個人都有其自圓其説的世界,每個人的觀念從各自角度都站得住腳。這種設置在即便沒有受原著影響的普通觀眾當中也引發不少爭議。

  北青報記者昨天採訪了編劇秦雯,探尋關于“前半生”戲裏戲外是是非非的“源頭”。

  “失去了亦舒的原著精神”?一開始就確立本土化、再演繹的改編原則

  北青報:這部劇在原著小説的基礎上,做了很多加減法,請問整個電視劇改編的原則是什麼?

  秦雯:在我之前,這部劇的出品人曹華益已經找過一些編劇,但他們不太想改。我以前看過這部小説,接了任務後就決定本土化,用自己的方式再演繹一遍。改編過程中,並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但從最初的大綱開始,本土化、用自己的方式演繹這個原則,我就很堅定,我們的團隊也很堅定。

  北青報:很多看過原著的讀者對于電視劇的改動爭議非常大,認為“失去了亦舒的原著精神”,您怎麼看?

  秦雯:小説和戲劇的表現方式不太一樣:小説可以通過文字的愉悅感讓你得到滿足,小説也可以多描寫比較隱忍的內心戲,讀者可以一直看下去。但戲劇沒有辦法做太多的內心描述,你只能通過一些外部的戲劇化的展示來編織戲劇的進度,所以首先要進行一些比較大的改動。至于引發大家的吐槽,我沒想過。因為我覺得任何東西肯定都是有人説好、有人説壞的,我們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是同意我們。如今發生這樣的討論,我才想到原來還有這個問題,但是我覺得不同模式、不同呈現方式之間的探討也是很好的。

  北青報:不少觀眾認為,既然除了人名一致其他都不一樣了,為何還要挂“亦舒原著”四個字?

  秦雯:我們這個故事依舊還叫《我的前半生》,裏面的名字還沿用原來小説中的名字,是因為我們真的是買了亦舒的小説,必須對出處有所尊重。我們確實移植了亦舒的種子,由35年前香港的背景種到了今天上海的土壤,然後長出了自己的一棵樹。但是我們依舊承認我們的來處是亦舒的那本《我的前半生》。我們大家都很愛護這棵樹,也非常認真地對待了這棵樹;我們也尊重原著作者,尊重故事的出處。劇中每一個人都要有自己獨立的生活能力,要有自己獨立的情感,以及對于情感的追尋,其實跟原著是一脈相承的。

  “女主搶了閨蜜男朋友”?我們沒有安排這樣的細節

  北青報:改編之前有和亦舒溝通過嗎?

  秦雯:我跟亦舒沒有任何溝通。

  北青報:亦舒原著的結局是女主角找到另外的好歸宿,這部劇如何表現當代都市女性三觀隨時代的改變?

  秦雯:亦舒寫了35年前香港的某一個女性群體,我們現在展現的可能是當代的某一個,或者説幾個不同年齡、階層的女性,但沒有到群體。我覺得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角色,或者任何一個作者都沒有辦法説我在代言整個時代的女性。亦舒的小説最後都歸向于男性,我自己想象,我覺得她是在寫一個故事,她只是想把故事講好看了。其實亦舒小説的女主角並不都是一模一樣的,如果你們看過亦舒小説,就會知道她小説中的黃玫瑰、羅子君、喜寶等等都是不一樣的,只是説講好每一個人物的故事而已。

  北青報:目前“改編走樣”最大的“罪證”就是離婚後的子君跟靳東發展戀情,“搶了閨蜜男朋友”或許令劇情好看,但觸犯了眾怒。當初在做劇本時這條路線的初衷是什麼?

  秦雯:至于大家很關注的搶了閨蜜男朋友的事情,我不知道哪裏有看到搶了閨蜜男朋友,大家可以往後面看慢慢就知道結果了。

  北青報:為什麼要加入“賀涵”這個角色?

  秦雯:增加靳東扮演的賀涵,是因為原小説確實沒有一個貫穿的男主角。這對于電視劇來説是比較難做的,我們需要有一個貫穿的男主角。賀涵是一個,我估計90%上的女生都會喜歡的男性角色,如果他還幫助你的話。我覺得情感的觸發是不可以控制的,但是情感發生之後的處理方式是你可以控制的,所以我們從來沒有説過有閨蜜搶男朋友的細節。

  北青報:子君母親和妹妹的家庭線人物都比較浮誇,有觀眾詬病説把一個女性勵志故事,改編成了婆媽劇。

  秦雯:我們不僅僅是女性勵志,也是一個都市成長題材,沒有覺得是婆媽劇。是你們覺得只要有年紀大的老太太出現的都叫婆媽劇。其實我們也探討了老太太這個年紀的人,我們也對她做了感情的關照。我們覺得不管任何年齡的女性都應該被關照到情感需求。

  “小三活得比正室還正室”?她更是主角成長的絆腳石

  北青報:有觀眾提出開篇羅子君的人物設計似乎對全職太太有些成見,比如“正室倒活得像小三”,反而吳越扮演的第三者看上去比正室還正室。 這樣改編純粹是追求戲劇效果還是為了其他?

  秦雯:我覺得羅子君只是全職太太當中的一個,我身邊有全職太太,而且有不同樣類型的全職太太。還是剛才那句話,任何一個角色,或者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代言整個群體。我們只是選取了一個我們認為比較適合講故事的人物典型,然後把她的故事講給大家聽。我們希望做一個冷靜的、帶有同情心的敘述者,可以讓大家在看這個故事的過程中,各自有各自的體悟——畢竟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別人去感受。

  北青報:吳越扮演的“第三者”淩玲關注度很高、爭議頗大。你認為現實中這樣的第三者能夠成功嗎?在這個角色身上你注入了怎樣的觀點?

  秦雯:這兩天關于這個問題我跟吳越也聊過。淩玲首先是作為戲劇功能性的人物存在,她是主角成長過程當中的一個絆腳石。我們的處理是讓她做一個什麼樣的“絆腳石”?怎麼樣能夠讓大家看到一個“絆腳石”的喜怒哀樂和生活?也許站在她的角度,我們會有一些同情、體諒,或者了解都可以。還是剛才説的,我們只是冷靜、帶有同情心地去展現、去敘述一個我們想要展現給大家的個體。

  “結尾改了六稿”?

  找到相信大家都比較喜歡的結果

  北青報:您如何理解羅子君、唐晶、淩玲形象?

  秦雯:我認為這三個女性,其實是每一個女性身上都會有的三面,並不是説絕對的這個人是她,或者那個人是她。羅子君的前半生也許是唐晶未來後半生會去往的地方。唐晶的前半生可能是羅子君後半生會去往的地方,我覺得不管是哪一種,首先都應該是獨立的人格,然後是獨立的生活能力,這是最重要的。至于職業婦女還是家庭主婦,我覺得沒有褒貶的,沒有哪個更好。

  北青報:據説結尾改了六稿,而且是在現場和演員一起邊拍邊商量,為什麼會這樣?

  秦雯:是因為故事走到結局的時候,人物都已經非常鮮活了,每個人的立場又不一樣,所以不同的主創就會對于這個故事的結尾走向有自己不同的想法。我們為此改了很多稿,這個過程非常愉快,沒有説誰是對的,或者誰是錯的,我們最後尋找到了一個相信大家都會比較喜歡的結果。(楊文傑)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冬病夏治”正當時
    “冬病夏治”正當時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54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