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理”上往來]該不該對販賣兒童者判死刑?

2015年06月19日 08:30:12 來源:新華網

  17日,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條網帖刷屏:“建議國家改變販賣兒童的法律條款拐賣兒童判死刑!買孩子的判無期!”相關話題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熱烈爭議。

  小編通過梳理網友的觀點發現:一些人讚成,一些人反對,一些人為如何杜絕拐賣兒童的現象獻策。下面幾位網友的觀點,頗具代表性。

  讚成

  毛建國:如果一個公共議題,幾個人表現出感性的一面,那可能是自己的問題;如果是集中所向,很多人都表現出了感性一面,那其背後就可能存在理性一面。對人販子的忿詈,對拐賣兒童的關注,對加大法律威懾和社會救濟的期冀,難道沒有理性成分嗎?難道不應該得到尊重嗎?大多數人支持“販童判死”,或許只是希望通過有些誇張和感性的方式,喚起社會的群策群力,讓孩子在陽光下開開心心丟手絹,不必擔心背後有大灰狼。

  余明輝:即便是一場互聯網炒作營銷,但“販賣兒童一律死刑”本身通過網絡的發酵、有效傳播,已然超越了相關互聯網營銷所具有的范疇和作用,具有了新的多重意義。一是客觀上起到了較好的普法作用;二打開了一扇觀察社會民意的窗口;三是促進打拐工作。無疑,這對打擊販賣兒童等犯罪,都具有意想不到的正能量。

  反對

  楊濤:其實,我國刑法對于拐賣兒童的犯罪打擊也是很嚴厲的,拐賣兒童也是有死刑的。但是,如果説拐賣兒童一律判處死刑,那就有些矯枉過正。一是它與人們的樸素正義,與法理都是相違背的;二是它並不能有效遏制拐賣兒童犯罪;三是它有可能造成死刑泛濫成災;四是刑罰沒有彈性,就可能讓有的人更加變本加利地犯罪。

  葛輝: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明確指出,微信、微博等很多內容並非原創,如果轉載了侵權信息,在某些情況下,轉發者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誠然,販賣兒童判死刑的瘋傳,不會給具體的人造成侵權行為,也不需要承擔相應責任,但它形成的輿論很有可能綁架司法,讓感性戰勝理性。

  獻策

  鄧子慶:減少社會“失子之痛”,法治加碼並非唯一良方,政府強化投入、社會持續接力,都該被高度重視。畢竟,除了震懾作用,重典往往只能發悲劇發生後才派上用場,盡快安全找回孩子對父母來説才是關鍵。6月14日,湖南長沙一女嬰被陌生女子抱走,求助信息經微博、微信發出後,網友互相轉載,引發全城尋人,女嬰兩個小時後被找回。類似成功案例的經驗就很值得總結。

  陳廣江:沒有買賣,就沒有拐賣。正因為有市場需求,拐賣兒童的犯罪行為才得以存在。在嚴懲罪犯的同時,更要打破收養壟斷,回歸自由收養制度。收養門檻太高,不僅打消多數家庭的念想,也造成了黑市繁榮甚至權力尋租。如果人們可以自由、合法地收養孩子,販嬰市場就不攻自破。

  張玉勝:常言道獨木難支,孤掌難鳴。作為構成拐賣兒童犯罪利益交割的買賣雙方,理應受到一視同仁、同罪同罰的法律制裁,但縱觀我國現行法律,重賣輕買的制度偏頗卻是顯而易見。“天下無拐”是一個係統化工程,不能寄望于對處死人販子的單邊嚴懲,而是需要從堵塞漏洞、思路更新和制度健全的多個層面標本兼治,比如推動“買方入刑”的立法完善,矯正傳宗接代、重男輕女的陳舊思維,建立科學周延、簡便易行的收養制度等等。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1111566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