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理”上往來]探親假該是去是留?

2015年06月22日 08:32:48 來源:新華網

    在北京郊區和河北河南等地,端午節又稱作“女兒節”。這一天,出嫁的女兒要回娘家看望父母。但如今,很多人父母都在外地,三天的小長假,回趟老家未免有些趕。事實上,對于父母在外地的職工,國務院曾出臺關于職工探親待遇的規定,未婚職工探望父母的假期最長可達45天。然而記者近日調查發現,這個1981年出臺的規定“名存實亡”,很多人“聽都沒聽過”。探親假究竟該不該保留?且看網友如何評説。

    別讓職工“探親假”名存實亡

    對于這份1981年就已經出臺,存在歷史超過30年的文件規定,大多數普通勞動者卻表示“聽説過沒見過”,甚至幹脆就是“聽都沒聽過”,自然也就談不上享受這一假期福利了。但是另一方面,誰都無法否認,對于現在的部分中國勞動者來説,比任何一個時候都更需要“探親假”,這是因為隨著城鎮化進程的發展,遠離父母的年輕人越來越多,而城鄉的“空巢老人”也越來越多,即便按照法律規定的“常回家看看”,也同樣需要類似“探親假”這樣的假期予以時間上的保障。

    然而“探親假”名存實亡的現實,既讓這個國家休假制度陷入尷尬的境地,同時也讓想休假而不得的勞動者感到無奈,一些勞動者甚至直言,既然這樣的休假制度已經名存實亡,對于勞動者成了畫餅充饑,那麼不妨幹脆取消算了。還有一些專家學者則從企業負擔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認為“探親假”誕生于計劃經濟時代,而現在已經是市場經濟,有了帶薪休年假制度,再簡單地推行“探親假”,可能會超過了企業的承受能力,加重了企業的負擔。

    對于這一點,我們也不否認,比如一些國有企業的崗位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如果某個“蘿卜”休探親假去了,而且按照他的工齡一休就是十幾天,那麼他空出來的這個“坑”,誰來填呢?盡管一些企業的具體情況可以再做討論,但既然國家已經出臺了這一假期規定,而且目前也沒有取消,那麼就應該被執行,被落實而不能任由其名存實亡。

    “探親假”制度要想符合民意期待,就必須在兩個方面做出完善性規定:一則,目前“探親假”所針對的主體是政府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的職工,很明顯把民營企業的勞動者排除在外,雖然這其中有歷史原因,但放到現在來看,卻有失公平,比如這一制度規定的時候,中國的民營經濟剛剛興起,國有企業職工才是主流,但是現在情況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所以國家或者是地方政府應該像廣東省一樣,以地方性法規條例的方式,把原來只適用于國有機關和企事業單位等員工的探親假待遇,擴大至所有企業。

    二則,再好的休假制度,關鍵還是在落實,要以法律和制度來保障職工這一休假權利的落實執行,防止職工權利畫餅充饑。在這個過程中,無疑也得考慮用人單位的利益,制定靈活變通的休假制度,比如能否把某位職工十幾天的假期拆分為幾個時間段來休,以減少對用人單位的影響?比如能否在企業生産淡季安排職工休假等等?(苑廣闊)

    計劃經濟的探親假不要也罷

    探親假是計劃經濟的産物,在“那時很慢”的社會背景下,確實具有必要性,也事實上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時光匆匆,也趕不上變化的腳步。當初的決策者,恐怕再站得高、看得遠,也未必想到30多年滄海桑田,經濟社會發展變化這麼大。現在,國資、民資、外資春色滿園,“鐵公機”爭奇鬥艷,雙休日、帶薪休假百花齊放,探親假的必要性已然大大下降。

    同時,也面臨著公平性的問題。按照職工探親待遇的規定,只有國家機關、人民團體和全民所有制企業、事業單位工作滿一年的固定職工,與配偶或父母雙方都不住在一起,又不能在公休假日團聚的,才可以享受探望配偶或父母的待遇。也就是説,傳説中的“編制內的”才能享受到探親假,而編制外的,只能“望假興嘆”。在一個“去編制化”的時代,顯然是不合時宜的,涉及到公平大問題。對一些多種用工性質並存的用人單位來説,更是不可避免帶來了矛盾衝突,甚至人心渙散。

    而且,也面臨著操作性的問題。探親假的前提條件是“不能在公休假日團聚”,可對此並無細解。網上有一種解釋,是“不能利用公休假日在家居住一夜和休息半個白天”。即便照此解釋,只要現行的休假制度得到落實,在“高鐵時代”和“空港時代”的背景下,雙休日和小長假,也能夠解決問題;哪怕父母身在國外,團聚在帶薪休假面前也不是問題。這也意味著,探親假存在著嚴重的操作性問題。

    作為改革開放初期的産物,探親假雖然曾經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既然改革進入了深水期,經濟社會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那還是與時俱進,順應時代潮流,讓其壽終正寢吧。現在最重要的,是探索和推動新型休假制度的落實。

    對于很多“編制外的”來説,探親假連聽都沒聽過。其實對于“編制內的”來説,也很少有人休過。一方面是“休不了”,單位不讓休;另一方面是“休不起”,承受的代價太大。很多單位“工資不高工資結構十分復雜”,雖然國家規定探親假期間不扣工資,但不扣的只是基本工資,績效工資卻拿不到。而在工資結構中,基本工資很少,績效工資才是大頭。如果一個人只拿基本工資,連基本生活都難以維繼,而許多單位對于不休假卻有著補貼制度。一增一減,反常巨大,除非真“不差錢”,誰敢輕言休假?這就是現行工資制度,對于休假制度的限制。

    由是而言,計劃經濟的探親假不要也罷,但可以發揮其參考價值。比如説,根據經濟社會現實,探索新型休假制度。而且正視工資等制度對休假制度的限制,對于休假制度作出更詳細的規定,解決“休不了”“休不起”的問題。(毛建國)

【糾錯】 [責任編輯: 唐華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0001115682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