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理”上往來]移風易俗要靠紅頭文件嗎?

2016年01月26日 16:43:10 來源: 新華網

  最近,四川涼山州金陽縣出臺了《金陽縣人民政府關于遏制婚喪事宜高額禮金和鋪張浪費之風的實施細則(試行)》文件,以10條剛性規定遏制婚喪高額禮金和鋪張浪費之風,比如:婚嫁禮金總額不超過6萬元;婚嫁中送親接親車輛不得超過6輛;喪葬活動中親屬一方奔喪車輛不得超過5輛……包括普通群眾都得遵照執行。(1月25日《成都商報》)

  正方

  移風易俗須巧借制度的“東風”

  “風俗者,天下之大事,求治之道,莫先于正風俗。”風氣是一種巨大的力量,它雖然來去無形、無色無味,卻關乎人心善惡、世風好壞、事業成敗。金陽縣巧借制度“東風”移風易俗,有效制止了喬遷新居、子女滿月、升學參軍、老人過壽等大操大辦的行為,其良苦用心值得點讚。

  勤儉節約是我們民族的傳統美德。然而,婚喪辦理中的高額禮金和鋪張浪費問題,卻已讓金陽民眾不堪重負。有的人每個月參加各種婚喪禮、滿月酒、生日宴,經常是借錢挂禮,還需要舉債度日;有的家庭年均隨禮金額高達2萬~3萬元,少數甚至高達5萬~6萬元……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民有所求、我有所為。”濫辦酒席的習慣,滋生了奢侈浪費之風、掏空了群眾“口袋”、減弱了發展後勁。尤其是個別人的借機斂財,更是嚴重影響了黨風政風、污染了社會風氣。相互攀比、炫富擺闊、盲目跟風之下,所謂的“民俗”變成了“惡俗”。讓漸入歧路的社會風俗、風氣回到正軌,黨和政府不作為誰來作為?

  在遏制鋪張浪費上,金陽既立規矩、又嚴問責,規定喜事新辦、喪事簡辦,限定婚喪嫁娶的規格,明確問責措施,加強群眾監督,充分發揮村規民約、居民公約的導向作用,指導村(居)民合情合理合法舉辦婚喪嫁娶活動,讓紅事節儉而不失喜慶、白事簡樸而不失莊重,引導人們回歸純真的感情,為群眾撿回已失落的節儉。“大部分幹部和群眾都表示支持”,正彰顯出這一制度的順民心、合民情、得民意。(閒看雲起)

  反方

  移風易俗不能靠紅頭文件

  婚喪嫁娶的“人情風”之盛,在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著。比如在金陽縣,當地一些幹部職工每年用于宴請活動的開支平均約為4000~10000元,鄉村群眾開支約為2000~5000元,這樣的人情負擔莫説是在一個縣,就是對城市居民來説,也堪稱重負。在這樣的情勢下,當地大部分幹部群眾對政府出臺文件禁止大操大辦表示支持,也就在情理之中。

  只是,該文件的一些規定是否有越權之嫌,是否具有不盡合理之處,還有待商榷。首先,該文件將幹部職工乃至普通百姓都包括在內,是否合適?對于領導幹部,制定這樣的規定確有必要,因為這關乎端正黨風政風,關乎到幹部廉潔從政,並給民眾樹立起移風易俗、從簡辦事的榜樣。但是這紙紅頭文件將普通百姓也涵蓋進去,就有些“管得寬”之嫌。對于百姓來説,只要不違反法律,在婚喪事宜中怎麼辦、辦多大規模,是其正當的權利,政府無權幹涉。對于民眾鋪張辦理婚喪事宜,政府可以從崇儉杜奢、淳樸鄉俗等方面予以積極的引導,但斷然沒有粗暴幹涉之理。就此説來,當地權力之手伸得太長了些。

  其次,該文件制定的具體標準是否切合實際,也值得探討。比如,婚嫁宴請親朋不超過69桌,是怎麼推算出來的?相比于山東、湖南等地規定幹部操辦婚宴不得超過20桌,該縣這69桌的標準可謂“嚴重超標”,這種明顯偏高的“官方標準”,到底是要遏制大操大辦的奢靡之風,還是給一些幹部搞派場提供了“理論依據”?除此之外,婚嫁禮金總額不超過6萬元的標準,也頗有一刀切之嫌,各人的家庭經濟狀況不同,掂量這個數額時的感受,想必也迥然不同。

  這些問題,都需要當地政府認真予以正視,並結合實際情況予以糾偏。我們絲毫不懷疑當地致力于扭轉不良風氣的初衷,但任何舉措的出臺,既要具有合法性基礎,又要能經得起實踐的檢驗。一種陋俗的形成,跟社會風氣、地方傳統和民眾心理等因素都大有關係,要從根本上改變它,尤需在人們思想觀念的更新、社會風尚的揚棄等方面下功夫,而不能一味靠公權力來推動。(屈正州)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89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