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理”上往來]貧困生認定看話費可取嗎?

2016年05月09日 14:50:02 來源: 新華網

  貧困生資格認定是大學生資助工作面臨的一個共同難題,有媒體記者日前從江蘇大學了解到,該校把手機消費情況作為貧困生資格再認定的第一步,對那些話費較高的學生將會進行再調查。而這一做法,也引發了多方熱議。

  正方

  且慢否定以話費定貧困

  高校以話費定貧困生,本是作為精準認定貧困生的先進經驗和成績進行宣傳。結果沒想到,傳遞到社會上,變成了簡單粗暴的做法,可能會誤傷貧困生,引起不少人的反感和反對。質疑的邏輯思路很簡單:貧困生就不能多打電話?貧困生就不能吃好吃的?貧困生就不能用電腦?貧困生就不能談戀愛?……

  政府和高校認定貧困生,對貧困生進行幫扶,目的只是保基礎,以解決貧困生的基本生活費、學費之憂,讓貧困生能夠順利完成學業,並不會保障貧困生吃得好、穿得好、用得好、過得好。貧困生享受舒適的生活本不在也不該在保障范圍之內。貧困生與非貧困生在生活上的不平等,不是高校造成的,高校也沒有能力和義務實現貧困生與非貧困生在生活上的平等。

  從現實生活層面來説,高校以月話費100元作為區分貧困生與非貧困生的界限,這個標準其實挺高的。一般來説,大學生校園套餐話費標準本就比社會上的低不少,對于很多工薪群體來説,每月話費超過100元、150元的都不是很多。作為在校大學生,如果只是和家人、同學正常溝通的話,月話費確實不會超過100元。在校大學生月話費過高,不外乎談戀愛煲電話粥,或者用手機上網,玩手機遊戲,耗費太多流量資費。從這個角度説,月話費過高的大學生,基本上經濟條件不會太差,因為如此耗費話費的行為已經背離了貧困生起碼的生活需求。

  事實上貧困生認定是一道難題,高校不可能到每一個申請貧困生的學生家中實地調查。在這種現實情況下要減輕高校認定貧困生的負擔,精準認定貧困生,一方面,高校特別是輔導員要做更多的細致工作,要長時間觀察每一個學生的生活細節,了解他們的開支和花錢習慣,進而準確認定貧困生。另一方面,要以追責倒逼基層政府在開貧困生證明上負起責任,不要濫開貧困生證明,避免造成貧困生證明的亂象。(張立美)

  反方

  “話費識貧”涉嫌“盲人摸象”

  江蘇大學推出“話費識貧”,可看作是對“精準識貧”採取的措施。雖然其初衷是好的,但是當對貧困生的鑒定完全或主要依靠學生每月話費消費的多少時,恐怕就值得商榷了。

  對有些貧困生而言,不管是兼職找工作,還是網上開店賺外快補貼生活等,很多時候都離不開電話消費,而且這樣的消費有可能會比較高。此外由于特殊原因,一個相對集中時間段內,一些學生的電話消費也可能較高。如果不綜合考慮或給予大學生必要的申辯和説明,單從一些學生三兩個月等較短時間段話費消費的多少,就簡單得出某些學生不是貧困生或是裝窮的假貧困生,無疑有些武斷和不公,很可能讓一些確實貧困、卻具有自強和自立意識的大學生無辜受冤。

  也許有人會説,如果真的受冤,這些學生可以申訴。但要知道,貧困也是一種隱私,話費多少的篩查和公示有暴露隱私之嫌。對很多自立能力很強的學生而言,在自尊心被傷害後,很可能不會再為此進行申辯,而是通過自我努力來改變困境,“話費識貧”的錯誤或將繼續下去。

  再説,規避手機卡話費過高的辦法很多,比如用他人名字開卡自己使用。而手機卡信息收集的完全、科學與否,本身就是個問題,進而在此基礎上收集到所謂話費多少的數據,到底有多少可信性、正確性和科學性也就更是問題。

  “話費識貧”涉嫌“盲人摸象”,很難讓“精準識貧”工作做到精準。(余明輝)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826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