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物業糾紛困局何解
2017-07-14 07:34:5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隨著城鎮化進程不斷加快,進城居住的人口越來越多,在從鄉村自治模式向城市社區治理模式轉變的過程中,業主與物業之間的糾紛成為很多“新市民”的煩心事,有人甚至認為物業糾紛已成為一種新的“城市病”。

  由于歷史原因和相關法律規定尚待完善,不少城市的小區管理陷入兩難:物業公司因收費困難,幾乎難以為繼;小區業主則由于物業服務質量差,獲得感嚴重不足,對物業公司不滿意。結果造成“收費率低、服務差——服務差、業主不願繳費——收費率更低、服務更差”的惡性循環。

  如何破解這種惡性循環,各地都在探索行之有效的模式。有人認為應該靠政府之手籌建非營利性的社區企業,自主經營小區物業;有人覺得應該推進市場化,倒逼物業公司提升管理水平;有人認為應強化業委會的監督力和執行力……

  第51期“議事廳”,新華每日電訊邀請多位新華社記者,共同探討物業糾紛産生深層次成因,並借鑒美國物業管理模式中的可取之處,試圖為理順物業管理關係提供一定的現實路徑。

  策劃:劉晶瑤

  解決物業糾紛,關鍵要找到最大公約數

  “解決好物業問題,中國的事情就解決了一半。”在基層採訪時,常能聽到“小巷總理”們如此感慨。這話乍一聽有些誇張,但深入了解了發現物業問題確實牽動著千家萬戶的利益。中國社科院的一份報告指出,目前全國已有70%的人口進城,但凡住進小區就會遇到物業問題。因此,説“物業問題交織著中國過半人口的民生關切”“解決好物業問題能維護多數老百姓的利益”,一點都不誇張。

  物業糾紛在城市有多麼普遍?在上海,每年物業糾紛案件有約2萬起,進入基層法院立案的糾紛呈現激增趨勢;在江蘇南京,平均每天有140多起涉物業投訴,僅2016年當地法院就受理了約1.3萬件物業糾紛,同比增長29%;在廣西南寧,某區法院的一個法庭一年就受理物業糾紛500多件,佔該庭全年收案數的四分之一……因此,物業糾紛已被有些人視為繼人口膨脹、交通擁堵、環境惡化、房價高漲之後的又一大“城市病”。

  多數物業糾紛可以看到相同的套路:物業公司自稱收不抵支導致服務質量下降——業主拒繳物業費——物業公司將業主告上法庭——業主敗訴但拒絕執行判決——物業公司各種手段騷擾業主——業主以各種手段還擊——物業糾紛鬧得沸沸揚揚,甚至發展成為群體性事件……當然,還有其他問題和表現,但基層幹部告訴記者,物業糾紛中有九成是因為物業管理公司與業主之間的溝通不暢,小區事務無法得到公平、公正、公開處置而導致的。

  物業糾紛持續難解甚至可能釀成暴力對峙。2016年11月,南京市托樂嘉小區因業主對物業服務不滿,自發改選業委會並要求更換物業。舊物業公司以收不抵支為由拒絕撤出,引發物業保安與業主“防暴隊”之間的衝突,釀成風波。在市、區、街道多部門協調下,舊物業公司與業委會經過數十次密集磋商,才最終達成和解,實現新舊物業交接。參與磋商的基層部門負責人事後感慨:“如果雙方能早點坐下來談,衝突就不會發生。”事實證明,解決物業糾紛很多時候連法院判決都不一定管用,重要的是建立有效的協商平臺。

  在我國東部某省,省市街道三級政府部門中,物業管理的專職人員加起來可能只有個位數,這與物業糾紛激增的態勢形成了鮮明對比。這讓許多人直呼難以想象,但反映的是現實的管理困境。有基層物業管理負責人向記者訴苦説:圍繞物業費、住房維修基金、物業更替的物業糾紛越來越多,物業管理專業人員缺乏讓他們無法展開手腳。理想的狀態應該是:有足夠的人手,從矛盾萌芽期就介入,協調物業公司、業委會和業主,一起來共同管理小區事務。但即便人手充足,也還有另一個問題——小區本質上是實行居民自治的,許多人對更多行政力量的介入心存疑慮。

  解決物業糾紛,最關鍵一點是要找到小區利益的最大公約數。難點在于怎樣在政府之手捉襟見肘的地方畫出最大的同心圓。在南京翠竹園社區,人們進行了這樣的嘗試——組建一個由社區居委會、業主委員會、物業管理公司、社會組織負責人參加的四方聯動會議,每月開會討論共同決定社區事務。真正讓平臺運作起來的,不是行政力量和個人職責,而是業主們互助自治的熱情。這個常住人口8000多人的社區,有100多個社區組織,經常開展活動的有80多個,涉及黨建、家居、養老、育兒、文藝、體育等方面。這些組織從興趣愛好出發,把居民們團結在一起,進而通過四方平臺將這種議事參與的熱情引向小區治理。現在,這個社區居民與物業的糾紛,由居委會協調就能得到積極的處置。

  一個四方平臺之所以能發揮作用,重要的原因是讓各方學會了談判與妥協。社區幹部告訴記者,平臺的運作與居民日常生活聯係緊密,居民通過業委會和互助組織學會了理性、有序地表達訴求,物業公司也需要借助平臺進行溝通,居委會在物業和居民之間扮演了協調者的角色,平臺各方各司其職,許多問題就能迎刃而解。此外,社會組織的活躍、居民活動的增加,也可以為物業創收帶來空間,物業提供增值服務有收益,相當于一起把小區服務的“蛋糕”做大了。

  綜上所述,物業糾紛的化解可行途徑之一應該是社區自治,而作為引導社區自治的基層組織——社區居委會應當發揮培育社區領袖、發展社會組織、協調監督等重要作用。在培養社區協商意識、開展自治實踐的基礎上,建立多方互動的溝通平臺,才有望逐步化解包括物業糾紛在內的小區頑疾。(楊紹功)

  確保有效運轉,避免業委會變成擺設

  我國物業管理實行業主自治和專業化管理相結合的管理體制。業主委員會體現業主自治,物業管理企業體現專業化管理,二者共同管理著一定范圍的物業。這就決定了他們之間具有一定的法律關係和經濟關係。

  業委會運行良好與否,直接影響對物業監督的有效性、選定物業等關係全體業主利益的大事。全國第一個業委會于1991年3月誕生于深圳,據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官網的數據顯示,目前深圳物業服務企業管理的住宅項目超過4200個,但已成立業主大會、選舉産生業主委員會的住宅小區比例僅有三成。業界專家評估,在已經成立的業委會中,僅三成運轉良好。

  成立業主委員會有多難?首先,是否成立業委會,沒有強制性規定,而成立業委會,卻有很高的門檻。根據法律規定,成立業委會,需要入住率超過50%,全體業主簽名同意超過50%。按照這兩個門檻,很多新小區,一兩年之內都很難建立起業委會。

  其次,區別于熟人社會下的農村自治,城市小區住戶之間互不相識,治理結構相對松散。許多業主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就連門對門居住多年的鄰居可能都不了解。小區空置率高、老舊小區出租率高等現實因素,更加劇了業委會成立難以及運行不良等難題。

  從法律層面來看,目前國家對于業委會成立和運行的體制機制還不夠完善,誰來組織、誰來監督、誰來管理均未得到明確。《物業管理條例》雖然明確規定“業主委員會是業主大會的執行機構”,但是對召開業主大會的條件、業主委員會的組織保障、對業主委員會的監督、業主委員會的法律責任等,都沒有具體規定。

  很多已經成立的業委會成了只有組織,卻沒有固定工作場所、沒有經費、沒有專職工作人員的“三無組織”,無法有效地開展工作。

  而因為是自治組織,業委會成員大多數屬于義務服務,不收任何報酬,而業委會委員相關工作經驗的匱乏也不利于業主委員會良好的運作。以往的種種經驗表明,必須從制度設計上保障業委會的有效運轉,避免業委會虛設成物業管理“硬傷”。(裘立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 “物業起訴摩拜”給共享經濟提個醒
    在單車停放環節加大人力投入,及時清理亂停放的單車,不把管理責任轉嫁給其他企業。再如,平臺方可以出錢購買服務,與物業公司等合作共同解決單車亂停放問題。
    2017-06-15 08:17:57
  • 從查贓著手,治物業的欺行霸市
    抓住了錢的流向,也就遏止住了物業公司變現的衝動。從利益著手,也是解決小區物業欺行霸市問題的一帖良方。
    2017-06-02 08:20:37
  • “單純欠繳物業費不屬失信”具有示范意義
    實行信用管理是現代社會的應有之義,這增加了失信者的道德成本和信用成本。但作為公民的第二身份,信用懲戒不能欠缺公共性基礎和法律授權而草率地將任何信息都歸集起來。
    2017-05-03 08:40:0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暑期課堂“零距離接觸”食品檢測全過程
    大山深處的紅色傳承
    大山深處的紅色傳承
    “天坑村”的“通天路”
    “天坑村”的“通天路”
    海邊戲水 享受清涼
    海邊戲水 享受清涼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1316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