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開設兒童哲學課,誰來當學生?
2017-11-17 08:48:3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據報道,杭州市協和幼兒園計劃開設兒童哲學課,具體實施要等明年年初正式開園後。在給新生上哲學課前,該幼兒園已經開始給家長進行科普了。針對幼兒園開設兒童哲學教育課,引發了不小的關注和爭議。一種較具代表性的觀點認為,哲學高深,連大學生和成人有時候都難理解和消化,幼兒園孩子這麼小,如何理解得了?這是不是一種變相的制造新奇和拔苗助長?

  兒童哲學課並非膚淺的拔苗助長

  事實上,兒童哲學課並不是一個新名詞,也不是杭州市協和幼兒園一家獨創的課程。比如揚州市梅嶺小學西區校、杭州長江實驗小學等等,早有實踐和提倡。

  筆者以為,站在孩子健康成長、無憂童年的立場上,家長和社會的擔憂可以理解。但深入來看,家長這種擔憂又是多余和沒必要的,是一種對兒童哲學課的誤解。

  首先,就理論上講,這是一種對兒童哲學的誤解。所謂兒童哲學課中的“哲學”,並不同于高校學術體係和社會體係中過往意義上的成人哲學,更多的是日常生活意義上、孩子世界的小哲理、小思考等哲學,也就是啟發幼兒發散思維的一種教學啟蒙。如此看來,兒童哲學課不但不會對孩子的成長起到拔苗助長的反作用,而且相比于以往的一些幼兒園專注于孩子知識的教育,兒童哲學課無疑是對幼兒成長方式和途徑的擴展與豐富。

  其次,就教學實踐來看,杭州市協和幼兒園的所謂兒童哲學課,是在以往簡單繪本等教學的基礎上,引導孩子在相關繪本內容的基礎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對孩子來説無所謂對錯的問題導向思考。一方面,這些發散性的問題思考無所謂對錯,對孩子沒有壓力,能夠不知不覺間激發孩子的學習興致,提升孩子的參與感、成就感,提高孩子學習的深度,較好實現和適應孩子素質教育的目標與要求。

  另一方面,兒童哲學教育可以讓幼兒園以往相對來説簡單幹巴的繪本教育,由單項的知識灌輸,變為雙向的交流、掌握,可以更好地拓展教育寬度,即學會一課繪本,掌握的知識可能已經遠遠超出了一本繪本的體量,讓幼兒從小學會和養成發散的思維學習習慣,對今後的人生成長和學習,將大有裨益,影響深遠,是培養孩子興趣學習的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和途徑。

  再次,開設兒童哲學課,實際上也為包括當事學校及家長在內的所有學校和家長再次真正認識孩子、正確對待孩子,提供了一個契機,是給中國教師及父母們的一堂另類“教育課”和教育“禮物”。

  由此可見,“兒童哲學課”並非是膚淺的拔苗助長,本質上是以哲學為載體來推動幼兒各項核心素養的發展,更好地解決生活中的“大問題”,有助于呵護幼兒的好奇心和探究精神,使他們能持續探索自身和周圍的世界,提升智力發展的寬度與深度。

  因此,學校、老師給懵懂年齡的孩子上兒童哲學課,早一步引導孩子們從小學會思考學習與情感上的交流,改變以往單純的直接知識傳授,這才是真正的素質教育,真正體現“教”和“育”的教育真諦。

  當然,要讓孩子在兒童哲學課上找回自信、激發興趣、回歸本真,從“人之初”潛移默化樹立正確人生觀、價值觀,必須採取切實措施確保兒童哲學課不能只是形式主義,而是要真正在上課的內容上不斷完善再完善、豐富再豐富。而且要有明確的考核機制和手段,讓這樣的課程真正發揮初設的作用,謹防這樣的課程淪為形式主義之下的簡單辦學賣點、行高收費的噱頭等。(鞠實)

  園本課程創新不能搞噱頭

  據悉,杭州市協和幼兒園給孩子設計的課程以活動情景為主,哲學主題包括“嫉妒”——“我不喜歡媽媽生小寶”、“認識自我”——“我為什麼要上學”;“社會”——“你必須同意別人的意見嗎”;“死亡”——“人有沒有辦法不生病”等等。

  看了以上這些哲學課程主題,家長們會發現自己每天都在面對孩子的“哲學問題”,而很多幼兒園的老師,日常工作也在回答和處理孩子的“哲學問題”,諸如:我是從哪裏來的啊?人為什麼會死?人為什麼會生病?爺爺奶奶為什麼會老?這家幼兒園開展的所謂的兒童哲學教育,並非教育兒童了解哲學,而是面對兒童自我認識、自我探索與發展中的各種帶有“哲學意味”的問題。

  把這些教育歸為幼兒哲學教育,似乎也沒有錯。但是,兒童哲學教育,更適合教育研究者、幼兒園老師和幼兒家長,可以讓幼兒教師、家長懂得怎麼去面對孩子“稀奇古怪”的問題,以及激發孩子的想象力,培養孩子的開放性思維,鼓勵孩子積極發問。通過重視兒童哲學教育,從小培養孩子愛思考、愛探究的習慣。然而,將這作為一門幼兒課程,卻並非幼兒園教育的創新,是將哲學研究和兒童教學混為一談。

  一方面,既然兒童哲學對幼兒很重要,那這不可能通過一門課來解決孩子的哲學問題,而應該成為所有教師、家長在與幼兒進行交流,教育引導幼兒時,都要進行的教育;另一方面,從媒體報道的兒童哲學教育內容來看,給人的感覺是套用時髦的概念,故作“高深”,與我國大學熱衷更校名,讓校名“高大上”,沒有什麼本質不同。上述這些“哲學問題”,在兒童教育讀本中隨處可見,不同的是套用哲學概念,進行梳理。而這種通過創造一個新概念,來進行幼兒園課程創新的做法並不足取。給人的感覺是在搞創新的噱頭,只是新瓶裝舊酒,猶如把農村娃“狗蛋”取一個英文名“james”。

  就如有家長不理解何為幼兒哲學教育,在上課時才發現老師是在用《喂,小螞蟻》的繪本,告訴家長孩子在聽這個故事時,“他可能會問,螞蟻是益蟲還是害蟲?”“她或許會問,小螞蟻如果被男孩踩死了,它的媽媽會不會傷心?”等等,才發現,幼兒哲學就是“這些問題裏都蘊含著兒童哲學,就是孩子們在思考自己和自然、動物的關係。所以,假如孩子提出這些問題,別嫌煩,要引導他們繼續思考、探索。這個過程就是兒童哲學課程”。對于老師和家長來説,了解幼兒哲學概念,或有助于他們站在哲學高度,來理解孩子的問題,引導孩子思考。但對于孩子來説,他們並不需要什麼哲學的概念,並不需要懂得“我這個問題,是在思考我和自然、動物的關係”。

  幼兒哲學教育,應該針對的是老師而非孩子,讓老師以哲學的思辨方式引導孩子學會思考、探索,就如兒童心理學,應該針對老師,讓老師關注孩子的心理健康,而不是讓孩子學心理學一樣。針對幼兒開設哲學教育、心理教育,會造成混淆和錯亂。在日本,幼兒園設計得很樸素、簡單,大多採用原木色調,孩子可以在墻壁上涂鴉,盥洗室的流水裝置、通風管道都是裸露的,有的幼兒園還有露天水池,這都是鼓勵孩子思考和探索,讓孩子感受自然,這其中充滿兒童哲學原理,但沒有人把這稱為哲學課,要讓孩子理解自己與自然的關係。

  近年來,我國幼兒園都在開發園本課程,也在組織幼兒教師進行課題研究。開發園本課程當然需要以教育研究引領,但是,不論是園本課程開發,還是幼兒園課題研究,都有玩概念,追求形式上、外在創新的趨勢,而教育主管部門或課題立項機構,對此也情有獨鐘。舉例來説,如果一個課題的主題是如何讓孩子學會思考,這會被主管部門認為毫無新意,而如果改為基于兒童哲學的孩子創新思維培養,那就會得到青睞。課程改革和創新,需要的不是“高大上”,而是回歸教育本質,從孩子的實際出發,接地氣。(蔣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讓家長放心的幼托機構是真正的“剛需”
    隨著城市化進程加速、消費升級、二孩政策放開,城市幼兒托育需求將持續上升。然而,目前我國幼托行業發展存在著監管不到位、扶持不到位兩大必須、亟待解決的問題。
    2017-11-16 09:16:55
  • 新華時評:孩子開心、家長安心離不開監管盡心
    上海“攜程親子園事件”引發社會關注。網傳視頻中,保育員拍打、推搡孩子,並強迫孩子吞食疑似芥末的物體,觀者無不感到憤慨。目前,涉事人員已被園方開除或停職處理,其中3人被警方依法刑拘。
    2017-11-09 18:30:30
  • 家長就不應該陪孩子完成作業
    家長陪孩子做作業,輔導孩子完成作業,是既付出辛勞,使家長疲憊不堪,又違背學生成長規律,反而不利于學生成長的。
    2017-11-03 08:34:5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通訊:開往印度洋港口的“中國造”列車
通訊:開往印度洋港口的“中國造”列車
美國藝術博物館舉辦兵馬俑特展
美國藝術博物館舉辦兵馬俑特展
天津北大港濕地迎來大批遷徙候鳥
天津北大港濕地迎來大批遷徙候鳥
“雪龍”號穿越赤道進入南半球
“雪龍”號穿越赤道進入南半球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969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