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3月第13期       總第693期      2003/3/8

    數千年來,中國婦女嘗盡辛酸、受盡壓迫,背負起對封建道德的枷鎖,婦女處于附庸的地位,無獨立人格,無主體意識,政治經濟地位卑微,這使她們失去作為人應有的價值。直到新中國成立後,此等附庸地位始得結束。中國婦女與男同胞一起攜手擔負起建設社會主義中國的重任。

    3月8日是一年一度的國際婦女節,這一天裏,中國女性可以明顯感受到來自各種慶祝的愉悅。當然,即使平常日子裏,在中國各地的公共場所中,從婦女們昂首闊步的姿態和面帶自信的微笑中也體味到當今中國男人們時髦議論:這個世界似乎正在變得越來越“陰盛陽衰”。

  特別聲明:新華網“焦點網談”欄目的文章均為獨家專訪,任何網站、報刊、電臺、電視臺未經新華網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聯係電話:66068671
     63071128---8067
傳真:66063682

E-mail:jiaodian@xinhuanet.com

新華網北京頻道    策劃:李煦 記者:李京華 李煦 攝影:王呈選 李俊東 李石磊 編輯、制作:尹冉   
審發:焦點網談欄目組
由清華大學核能技術設計研究院設計、建造的國家“863計劃”重大項目--“模塊式球床10兆瓦高溫氣冷實驗堆”(核反應堆)于近日成功實現72小時連續滿功率運行。圖為中國女性科技工作者與男同事共同在總控制室控制核反應堆滿功率運行。
“三八”節前夕,北京市通州區恒利明養殖場總經理薛惠英(左二)被評為“全國巾幗創業與再就業標兵”。今年40歲的薛惠英,1998年下崗後,及時調整心態,從城裏來到鄉下,邊學邊幹,白手起家創辦了烏雞養殖場。目前,這個養殖場已成為京郊最大的烏雞養殖基地。圖為薛惠英在向別的姐妹無償傳授烏雞飼養和防疫技術。
冬奧會中國實現零的突破.北京時間2月17日上午11點50分(鹽湖城當地時間2月16日晚8點50分)消息,在剛剛結束的冬奧會短道速滑女子500米決賽中,中國選手大楊揚獲得冠軍,實現中國冬奧會金牌零的突破。
“有作為才能有地位”  


當中國女子足球運動員用她們的雙腳贏得世界喝彩的時候,或許她們並沒有意識到這是多麼偉大的表現。因為就在數十年前她們的祖奶奶們還在用一條很長的布一層層地將腳裹緊,擁有一雙“三寸金蓮”的腳是當時婦女美麗的最基本標志。“在家從父、出門從夫、夫亡從子”是當時中國婦女社會地位最準確地詮釋。

100年前進入中國的西方人,曾感嘆裹腳的中國婦女境地悲慘;而今天的西方女權論者卻認為,現代中國女性較之其他國家的婦女,似乎有著更多的自主權。

據全國婦聯統計,僅到2001年,中國政府中已有正副女部長14名,中國女幹部佔幹部總數的36.7%,比10年前上升了5.8個百分點,其中黨政群機關縣處級以上女幹部達8萬多人,比10年前增加1.7倍;黨政領導班子成員以及各級黨代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女性數量不斷增加,在中國共産黨的十六大代表,女性比例比十五大提高了1.2個百分點。正在召開的全國“會上”,婦女代表有604名,佔代表總數的20.24%。

“婦女只有參政議政,才能代表廣大婦女的意願和利益,才能發揮億萬婦女在中國改革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積極作用。”著名婦女問題法律專家,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巫昌禎表示。

中國婦女今天地位不僅表現在政治上,經濟地位的提高已是不爭的事實。一項統計資料顯示,目前中國的女企業家約佔中國企業家總數的20%左右,個體和私營經濟中的女企業家佔女企業家總數的41%。

由中國婦女雜志社主辦的2002年度海內外有影響力的“《中國婦女》時代人物”評選活動中脫穎而出的10位女性中,伊士曼柯達公司全球公司副總裁葉鶯、香港富華國際集團董事長、全國政協委員陳麗華都是榜上有名。

“我們這裏即將回到母係社會了,”北京的一家銀行的職員趙曉輝説:“除了幾個領導,我們這裏幾乎是女人的天下。”如今,包括銀行、保險、旅遊等在中國最具經濟增長潛力的第三産業中,女性正在越來越多地佔距這個産業的主導。

盡管如同那句膾炙人口的“婦女能頂半邊天”口號,“陰盛陽衰”在中國至今仍是一種誇張的結論,但在當今中國社會生活中時不時地聽到“陰盛陽衰”的感嘆卻已是不爭的事實。

從“女強人”回歸女性的本質  


中國婦女有今天變化的境遇,與中國共産黨一貫倡導的婦女解放密不可分。中國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使廣大人民生活走向富裕,醫療條件的改善,膳食結構的變化,更使女性的身材越來越高,身體越來越強壯,人也越來越聰明。

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諦造者──毛澤東主席給女性在政治、經濟和社會地位更是都給予前無古人的至高評價:“婦女的力量是偉大的。……世界上什麼事情,沒有婦女參加就不成功。”

毛澤東那句最著名的“男女都一樣”的名言,更是成為上個世紀在中國最激動人心的口號,極大地鼓舞了中國女性的自我意識覺醒。

今年49歲在北京一家私人企業當業務主管的郭瑞芳説:“直到現在我還依稀記得,我的老奶奶解開纏腳布走出家門參與社會工作時音容笑貌。你可以想象得出來,她們一旦從社會底層到當家做主,會産生一種多麼的力量,盡管當時她們只是街道幹部,但她們把權限無限發揮,甚至別人家庭的隱私也要打聽。到80年代後來她們甚至被稱為‘小腳偵緝隊’。”

隨著新中第一批走出家門,進入社會當家做主婦女的出現,各種“第一”也相繼出現:第一位女火車司機、女船長、女工程師、女飛行員以及女航海員,以後又出現了第一批女企業家、女科學家、女研究員以及黨政領導人。

“新中國的婦女解放最大貢獻是中國千年封建社會男權社會的崩潰。當女性從‘裹腳’到大腳板,解放了的不止是雙腳,而是整個身心。”此間的社會學家這樣評價説。

或許是物極必反,新中國建國後,在一個接一個充滿鬥爭色彩的政治性運動中,翻身得解放的婦女們也義無返顧地投身于政治鬥爭中。到了60年代,毛澤東那句“不愛紅裝愛武裝”的經典語言更為風行,其直接後果是鬥爭觀念替代了性別意識,階級差別取代了性別差別。而男女性別差異幾乎被社會所遺忘。

當時出現的“鐵姑娘”現象,使一些青春少女不顧生理局限像男人一樣成為強勞動力,在“與天鬥、與地鬥”口號中用粗重的肩頭頂起“半邊天”。即使到了今天,人們也還常常對那些成功女性冠以“女強人”的稱謂。

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初,中國社會才好像才突然發現女性男性化傾向的危害。隨著改革開放導致的人性復歸,中國女性逐漸重新找到了自己,她們紛紛脫下只有大小胖瘦之差而無年齡性別之分的藍色服裝,開始穿著時髦、強調線條美的時裝。她們越來越多地光顧美容院,使用國際名牌化粧品,所有這些變化好像只是瞬間的事兒。

知識造就新一代中國女性  

劉姝威:中央財經大學研究員 .媒體評價:《新聞周刊》:她是那個在童話裏説“皇帝沒穿衣服”的孩子,一句真話險些給她惹來殺身之禍。她對社會的關愛與堅持真理的風骨,體現了知識分子的本分、獨立、良知與韌性。
我國著名空調專業化企業——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董明珠女士來到新華網多媒體演播廳和廣大網友見面。董明珠女士就我國家電市場的情況以及國産品牌如何參與世界知名企業競爭等網友關心的話題進行討論。

如今,幾乎在中國所有行業中,都能看到中國女性們自信、勇敢、活躍的身影。特別是都市中,用知識武裝起來的“白領”女性,比起老一輩“半邊天”們,她們更加開放地享受著個性發展的自由與欣喜。她們被整個社會追捧,商家們圍繞著她們轉,推出的商品口號往往是“為現代知識女性、白領階層女性而設計。”

在“知識就是生産力”的號召下,追求知識已成為今天越來越多中國女性的思想主流,由此也導致越來越多受到良好教育的知識女性,在社會各個領域裏,前所未有地展露她們個人才華和魅力,一步步逼視著以往屬于男人們獨享的天地。

據統計,2001年,中國婦女勞動力對中國GDP的貢獻已超過40%,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到2000年,中國的女專業技術人員已達1.1億多人,佔全國專業技術人員總數的40.6%。
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張義山2003年3月3日在出席聯合國婦女地位委會第47屆會議時發言時宣布,女性在中國互聯網用戶總人數中的比例已經從1997年的12.3%上升到2002年的40.7%。

一項調查還顯示,按照目前國際通用衡量女性地位的6項指標(對待男、女嬰的態度;男女青年入學比例;男女就業比例;女性在高尚職業中的比例;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女性個人財産在社會總財富中的比例),雖然中國排名並不在前列,而且從統計數字看,中國目前各行業處于高層位置的仍以男性為多,但在以中國知識女性的社會地位而言,不僅遠過日本、韓國,也比大洋彼岸的美國更為優越。

這數據已充分表明,中國女性尤其是知識女性的社會地位變化之快,地位之高,在世界上更是名列前茅。同時表明,在今後社會發展中,中國的婦女們正在以其智慧的頭腦贏得“半邊天”制造“陰盛陽衰”。

“學習知識已經不能僅僅看作是一種時尚,而是婦女改變生存狀態、提高人生質量的重要手段。”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學者葛晨虹説。

劉姝威,中國中央財經大學一名普通的研究人員,2001年和2002年,她在調研中發現一家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後,勇敢揭露造假的事實,卻遭到了恐嚇甚至死亡威脅。但劉姝威沒有退卻,最終正義戰勝了邪惡。這位儒雅、文靜女性在過去的一年讓全中國刮目相看,她被人們稱為“中國經濟環境的清潔師”。

如今這位知識女性不僅讓中國人稱頌,也讓許多男性汗顏。北京一所大學男教師張和平説:“其實,許多人都知道此類問題,甚至比她們了解更多內幕,而只有劉姝威這樣的女性做了,並成為公眾的英雄女性的驕傲,當男人們向她翹起大拇指的同時,難道不該想一想我們這樣的七尺男兒如何頂天立地。”

據北京市外企服務公司稱,他們所管理的北京市近3萬名外企職員中,男女的比例基本上是1比1。女性在工作崗位任用和薪資方面與男性享有同等待遇。這些女性絕大多數是本科生、研究生甚至博士,擁有學歷,收入越豐厚。

不可否認,日益激烈的社會競爭也對婦女的社會地位構成挑戰。在中國進行的大規模産業結構調整和企業改革中,許多婦女面臨下崗再就業的嚴峻考驗。她們中的多數人年齡在40歲左右,所受教育十分有限,而且家庭負擔很重,“我們必須通過學習新的技能,掌握更多的知識才能重新找到工作,找回自為。”曾被評為北京“再就業明星”的劉瑞仙,本中一名飯店的下崗女工,但她經過重新學習掌握飯店管理知識後,最終成長為另一家飯店的經理。

家住北京市西城區福綏境街道的喬麗,曾經在一家鐵路工廠工作,由于技能單一,2002年4月成為失業人員。當她得知政府為下崗失業人員提供一次免費的技能培訓機會後,主動走進了北京市西城區職業技能開發集團,她選擇了學習計算機辦公軟件。從對計算機一無所知,到獲得計算機操作員中級職業資格證書,再到獲得集團第四屆“技能杯”大賽計算機圖文混排二等獎。結束培訓後的第二個月,她就在一家科技有限公司找到工作,每月有了穩定的收入。

在北京的公交車上,記者聽到了這樣的議論:“三八婦女節裏,真正該反思的應是咱大老爺們。如今男人明明是遲鈍寡言卻被説成憨厚誠實,明明言而無信卻被説成頭腦好使,難道這‘大丈夫’的形象真的要被女人們湮滅了?”

 



打印本稿

發表評論

  推薦給朋友:
   

新華網新聞檢索
組合檢索 幫助
版權所有:新華網 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制作單位:新華社網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