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江蘇首富朱興良騰挪金螳螂股權疑雲:供應商討要欠款

2013年09月10日 14:28:33 來源: 中國證券網

  核心提示:針對部分供應商指責金螳螂涉嫌做局等質疑,本報記者未能獲得確切證據。但朱興良被監視居住已一個多月,圍繞這家中國建材裝修業龍頭本身的問號的確是越來越大。

  “我們的貨款,大致都被2.6折到2.9折處置”,作為蘇州格瑞特木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瑞特木業”)的木皮供應商,廣東省佛山市的企業主歐先生一臉無奈:“是金螳螂派駐的工作組處理,但我們不知道,格瑞特與金螳螂到底是什麼關係。”

  金螳螂進入大眾視野,是其創始人朱興良7月27日起被檢察機關監視居住之後。朱因包攬奧運鳥巢、國家大劇院、人民大會堂江蘇廳的裝飾而名聲大噪。

  “我的確是出面處置這批債務的負責人。”9月9日,記者聯係上格瑞特木業總經理曹春華,但問及金螳螂工作組處置格瑞特債務的詳情,曹表示在電話裏不便回應。

  格瑞特及其背後的金螳螂間的曖昧而略顯神秘的關係,令如歐先生這樣被拖欠貨款的供應商們感到無所適從。歐先生的累計貨款為100多萬元。記者獲得的一份債主名單上,共有類似情況供應商達60多人,“我們這批人的債務大致有1500萬,還有一部分,沒參與進來。”廣東供應商歐先生介紹。

  有供應商反映,此前格瑞特的人表示公司是金螳螂旗下的,因此才放心賒銷,沒想到格瑞特如今無力還款。

  本報記者調查獲悉,2005年格瑞特成立之初,金螳螂持有其60%股權。後將股權轉手。2009年1月,格瑞特木業一分為二,一家仍保留原名,一家成為金螳螂的子公司。

  針對部分供應商指責金螳螂涉嫌做局等質疑,本報記者未能獲得確切證據。但朱興良被監視居住已一個多月,圍繞這家中國建材裝修業龍頭本身的問號的確是越來越大。

  “監視居住”疑雲

  朱興良的去向,目前還像一個謎。

  “我們至今沒聽說過任何信息。”9月5日,關于朱興良的案情進展以及被“監視居住”的相關情況,金螳螂總部所在地江蘇省、蘇州市兩級檢察院相關人士說法基本雷同。

  而關于朱興良此前的去向,金螳螂公司在7月28日傍晚6點的一份公告顯示,“公司于2013年7月27日接家屬通知,檢察機關于2013年7月27日起,對公司董事、實際控制人朱興良先生執行監視居住。”

  此後,具體詳情至今沒見進一步公示。一種說法是,朱興良是被山東的檢察機關實施監視居住,但記者咨詢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稱並不知情。

  而另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朱興良此次牽涉到一名官員,當地政法係統或不知情。

  山東一名專職從事刑事辯護案件的律師認為,一般啟動了“監視居住”的司法程序,說明當事人已經涉嫌刑事案件,但情節並不嚴重。

  “朱興良先生雖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但其在公司上市前就只擔任公司董事職位,平時不參與公司實際經營事務,該事件對公司經營活動影響有限。”金螳螂公告如此撇清。

  但令供應商們恐慌的是,朱興良以及其關聯的親友在集中減持股份。

  金螳螂集團和公司第二大股東金羽(英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羽公司”)同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朱興良控制。7月1日公司公告,金螳螂集團和金羽公司持有公司股份數合計由 588,176,708 股減少到 572,376,708 股,本次減持後佔公司總股本的比例合計由 50.10%減少到 48.75%,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仍為朱興良先生。

  根據今年半年報顯示,本期股份增持三甲分別為董事總經理楊震、董事長倪林、副總經理王潔。減持的是副總經理朱興泉、財務總監嚴多林,以及副總經理王泓。

  公開資料顯示,朱興良雖然還屬于這家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但卻在慢慢“疏遠”,而公司的高管則在慢慢進駐。

  2009年即是個比較顯著的時間節點,公開的資料顯示,金螳螂集團與倪林等43人簽訂《股份轉讓協議》,倪林等43人以協議轉讓方式受讓金螳螂集團持有的金螳螂有限售條件的流通股(發起人股份)2200萬股,佔金螳螂總股本的10.34%,轉讓價格為每股1.00元。而這只是一個開端。

  目前,朱興良只是金螳螂的一個董事,公司章程規定,公司董事長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在本月中旬,金螳螂公告開董事會,其中,公司章程更改也是議題之一。

  “實際控制人涉事,對于上市公司而言,影響實際上可大可小,目前沒辦法看清。”一名證券分析師認為。

  從公示的信息判斷,金螳螂公司業績看上去後市可期。截至6月,金螳螂擁有訂單138億,現金收款68億。截至7月26日業務跟蹤信息量2266億,據此判斷7、8月新簽訂單會超過25億。

  格瑞特卻在此關鍵時刻資金鏈告急。7月中旬,這批供應商與格瑞特頻頻接觸,洽談債務處置方案。這也是這批債權人不甘心讓自己的債權被如此低處置的緣由之一。何況,現在朱興良被監視居住的情況不明,令他們更加堅定地認為,或許格瑞特木業就是朱興良的一個資本運作之殼,所以期待後期會有監管機構出示明確的結論性公示。

  格瑞特“分身”術

  “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格瑞特與朱興良、金螳螂三者之間有千絲萬縷的關聯,但具體有無法律層面的追責證據,則應屬于監管機構與政法係統的權責范疇。”

  上海一名參與洽談的木皮供應商告訴記者,“我們之前業務往來時候,業務人員都說是金螳螂旗下的企業,所以賒銷也比較放心。”

  然而,令這批供應商始料不及的是,格瑞特貨款無力償還。經多方洽談,在7月中旬之際,大部分供應商選擇了2.6到2.9的折扣予以處置。但也有一部分供應商表示將通過法律途徑討說法。

  “我們希望格瑞特能通過破產清算程序來明確財務狀況,否則不會心甘就此放棄余額債權追訴的權利。”上海一名企業主認為自己落進了一個資本運作的“局”裏,而這個局的背後控制人,很可能就是朱興良或者金螳螂相關高管,“反正不會就此罷休。”

  同時,多名供應商反映,格瑞特的法定代表人、80後的莊海東是朱興良的親外甥,但記者未能向當事人核實。

  根據記者調查,格瑞特與金螳螂之間的確存在股權騰挪。

  工商資料顯示,格瑞特木業成立于2005年8月18日,注冊資本4200萬元。金螳螂出資金額為2520萬元,股份佔比60%,莊海東出資額為1113萬元,股份佔比26.5%,王傳義出資567萬元,股份佔比13.5%。

  金螳螂2008年10月份一則公告顯示,金螳螂擁有的60%股份以2428.47萬元轉讓給了莊海東和王傳義。其中莊海東受讓39.75%,王傳義受讓20.25%。截至2008年9月底,金螳螂尚欠格瑞特木業往來款1771萬元。但具體款項往來明細,公告未曾顯示。

  此後,格瑞特木業施行“分身”。

  2009年1月,格瑞特木業公司一分為二,一家公司名稱保持原名,另一家公司名為蘇州市格瑞特裝飾裝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瑞特裝飾”),注冊資本為3700萬。格瑞特裝飾被金螳螂收購成為旗下的全資子公司,金螳螂一份編號為“會審字【2011】3258號”的審計報告顯示,2009年4月22日,格瑞特裝飾更名為蘇州格格木業有限公司。21世紀經濟報道 李伊琳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691253599831